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。(出書版試閱)


地點:水妖精聖地

時間:晚上八點三十五分

 

經歷過烤河童、烤尖叫黃金芭樂之後,望著那鍋有靈魂正在沸騰的魔女火鍋,我默默挑了許多然烤出來的正常肉,在被強制推銷之前把自己餵飽,至少不用留空間給那些詭異的東西。

隨著天空越來越暗,水妖精聖地四周開始出現各種飄浮的光球,讓整片場地看起來很明亮,不知道是原本就有這種功能,還是其實是這些火星人的手筆,連樹林裡都飄了好幾顆在晃來晃去,微微的柔光看起來很有氣氛。

不過雖然旁邊的場景看著很美很治癒,但現場都沒什麼人注意,一群人開始玩得越來越嗨,桌上烤肉花樣跟火鍋料的種類多到爆炸,兩邊簡直就像是在互相比拼一樣,盤子和碗裡越堆越多的數量,光用看的就覺得飽到不行,尤其是空氣中食物交雜的氣味混在一起,讓已經吃撐的我開始有點反胃了。

「那個、學長,我去附近散步消化一下再回來……?」我有點遲疑的在心裡跟學長發問,可以嗎?會不會走到迷路或是被未知的……給拖去做掉?火星好可怕我只是個區區的地球人,但是這邊的氣味越來越重了,再這樣下去我會對食物有陰影的嗚嗚嗚……

學長銳利的紅眼瞥了我一下,裡面滿滿都是嘲諷,「都已經擁有幻武了還這麼肉腳,放心吧、這附近水妖精他們已經清理過了,至少附近的樹林裡沒有太危險的東西,只要別走太深都不會有問題。」

「那我去樹林裡走走,等等就回來。」聽了學長的話我才終於有膽去逛逛,而不是龜在這裡被食物折磨,雖然學長很常巴我,但是在某些安全問題上是絕對不會騙我的。

於是我放心的往樹林的方向走去,果然氣味比剛剛要好很多,難不成火星世界的樹造氧能力都比較好嗎?淨化空氣的速度是十倍高速之類的。

我也不敢離烤肉的區域太遠,畢竟真的被不知名生物拖去吃掉,大家玩太嗨又忘記順手救我一把就完蛋了。

所以我挑了株樹當目標物,就算走到那邊、也只要回頭就能看見學長他們,決定好要來回的距離後,我在樹林中間慢慢踱步,打算走過去在那邊待一會,等氣味沒那麼重了再走回來,順便動一動消化胃裡的東西,沒想到才走到樹下就立刻被一大團黑影從頭上直擊。

「嗚呃啊啊啊!」眼前一片漆黑還有金光飛舞,我完全體會到了漫畫小說裡常出現,那種被東西打到頭、腦袋只剩暈眩時會有感覺了!

趴倒在地上完全動彈不得,壓在我上面的物體也沒有要移開的意思,直到我的視線終於恢復過來,眼前是一隻黑色的蜘蛛,牠正用八隻藍汪汪的複眼和我對看,正要尖叫出來時,後面突然有隻手迅速地摀住了我的嘴。

 

「安靜,別叫。」

 

我全身都僵住了,這是什麼綁架或是搶劫的情節?學長不是說這邊已經清理過了嗎,怎麼還會有這種狀況發生啊啊啊啊?原來學長也是會騙人的嗎!

重點是我沒帶錢包或是什麼值錢的東西,對方沒有搜到想要的把我喀擦掉怎麼辦,而且嘴巴被摀住了連米納斯都叫不出來,完全反抗不能啊!

最讓我渾身發抖的是,壓在我背上的人傳來了非常恐怖的殺氣,那種以前曾經在五色雞頭身上出現過一次,讓人心裡發寒的感覺,一旦親身體驗時、才能理解那種生命面臨威脅的冰冷感,身體完全動彈不得。

好可怕、真的很可怕!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?

眼淚開始模糊我的視線,但我還是沒有想出應對的方法,身後開始傳來衣服窸窸窣窣的磨擦聲,感覺我身上的人正在起身,但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移動的,我被對方翻了過來呈現面對面的狀態,但摀在我嘴上的手還是一點都沒有鬆開。

真的看到人時不禁讓我心中越發絕望,壓住我的這個人氣質非常的冷酷,全身都用黑色包得緊緊的,連臉都蒙到只露出雙眼,很明顯是做壞事時會穿的標準裝扮,那雙冰一樣的眼睛半點溫度都沒有。

難道今天我真的要交待在這裡了嗎,阿嬤你孫子的人生只有短短十六年就要結束了……

原本想閉上眼睛等死,但對方卻表現出非常奇怪的反應,連我都可以看出黑衣人在見到我的臉之後,那雙冰藍色的眼裡流露出非常錯愕的情緒,原本冷酷的氣質動搖得非常厲害,很明顯轉變成了不敢置信。

然後對方整個人柔和了下來,像是尖銳的冰刺都融化成水了的感覺,甚至還低下頭靠近我的臉。

原本以為他只是想近距離觀察我,結果居然是小動物撒嬌般磨蹭我的側臉,還用蒙臉布蹭掉我眼角溢出的淚水。

「褚冥漾。」

這次換我錯愕了,為什麼對方知道我的名字!難道我在奇怪的地方惹上了奇怪的人、或是在哪裡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,然後自己沒有發現,結果現在來被討債了嗎?

還在努力思考問題,對方卻直接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「你沒有在奇怪的地方惹上我,也沒有在哪裡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。」對方的眼睛流露出笑意,可以感覺到剛剛針對我的殺意已經完全消失了,就跟這個人的出現一樣突然。

但是這次換我眼神死了,現在的火星人到哪都不給人人權了嗎?到處竊聽別人的心聲,好歹給我留點隱私權吧!

「我沒有竊聽你的心聲,是你的表情太明顯。」對方開始解開臉上的黑布,雖然能看見他的臉是比較有安全感,畢竟遮住就看不見表情,很多情緒單純靠感覺難以判斷……

但是麻煩先從我身上起來好不好!難道我已經地位低落到只能當肉墊了嗎?而且這個姿勢說真的有點尷尬,彷彿我就像正陷入危機的良家婦女一樣,如果喊非禮也絕對不違和!

「我們是認識多年的朋友,但不是在這個時間點。」據說可以讀取我表情的朋友先生,開始自顧自地介紹給我聽,完全打算忽略我的期盼,但我有點不太理解他的話,不是在這個時間點是什麼意思?

「你可以喊我……」正當我眼神死的時候,對方突然暴起跳開,中間還不忘把我帶上,我們原來的位置兩邊突起許多尖刺,上面戳穿的是他剛剛解下來、蒙臉用的黑布。

目測看來如果沒有躲開的話,他會被做成肉串,但是我會毫髮無傷,所以說他把我帶走的行為似乎是有點多此一舉,剛才嚇我一跳的蜘蛛也順勢跳到我肩膀上,毛茸茸的長腳蹭著我的脖子,讓人覺得有點癢。

 

「重柳一族的人,放開他!」

 

因為蒙臉的布掉了的關係,他的臉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,精緻漂亮的感覺跟學長很像,但氣質沒有那麼自然空靈,有種沉著嚴肅的自律感,讓我一瞬間有點看呆了。

目前被稱為重柳的朋友先生動作飛快,他用右前臂卡住我的腰,迅速的將我攬到懷裡緊緊固定住,手掌上反握了一把不知道哪時候拔出來的透明短刀,另一隻左手則是覆蓋在我的頸動脈上。

而他手上寒冷溫度傳來的瞬間,讓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好冰! 

「嗚……!」

像是發現我的不良反應,那隻手掌稍稍往外拉出了一點距離,雖然不再貼著我的皮膚、但位置沒有移動分毫,他順著退勢轉過身體面向來人,我變成側貼在他胸前的姿勢,雖然視線有點彆扭,但我還是能看得很清楚,現在正趕過來的人是學長跟然。

這個組合說真的有點奇怪,畢竟他們兩個看起來就是沒什麼交集的人,再說學長過來我還能理解,但是自來熟的然會跟著一起來就讓我太不明白。

而且現在的然看起來很憤怒,表情非常冰冷,原本掛在臉上的微笑完全消失了,看我疑似被挾持的樣子,反應甚至比學長還要劇烈,身體周圍的氣壓低的嚇人。

但我們認識不到多久,這種反應真的很怪異,就好像我是他某個……很重要的人一樣?

 

 

TBC.


评论
热度(6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