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《當過去遇上未來》番外、未來的婚禮。(出書版試閱)

 

「歡迎回來。」進到了空間通道後,同樣穿著黑色禮袍的褚冥漾,在空間通道裡笑著迎接兩人,他身上唯一不同的地方,是從頭頂上往下蓋到鼻尖、層層堆疊到幾乎不透光的美麗黑紗。

最裡面甚至還有一塊黑色的綢布,覆蓋在他眼睛的位置,只留下淺粉色的雙唇彎起微笑,「啊!為了怕我不小心看見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,所以大家幫我做了一點防禦措施,視線只盯著地板還是看得見路的,不用擔心。」

完全沒打算採納對方的解釋,哈維恩直接將他的現任伴侶攔腰抱起,隨著袍角的拉高,褚冥漾白淨的裸足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,茶晶刻成的葉子串成一串在腳踝上晃蕩,「您沒有穿鞋就過來了,要是著涼了該怎麼辦。」

「欸、我沒有那麼脆弱啦。而且這可不是我的問題,為了怕我跑出空間通道,他們一致決定不給我鞋子穿,降低我亂來的機率。」猝不及防的被抱起來,褚冥漾收緊環過對方肩頸的手臂,訝異於哈維恩的敏銳、明明自己的服裝蓋過腳踝,不掀開來看就難以辨認是否赤足,「不過你怎麼會知道?」

「您的腳步聲聽起來不對。」夜妖精將人稍微顛了顛,穩穩抱成了更舒適的姿勢,讓懷裡的人終於能空出手來解開眼上的黑布,褚冥漾環顧了失去蒙臉布的重柳,和衣著有點凌亂的夜妖精,他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、表情變得有些嚴肅。

 

把手從哈維恩的脖子上放開,褚冥漾有些擔憂的摸上對方的嘴角,那邊還殘留了一點剛剛留下的黑血,「怎麼回事?那邊出了什麼意外,你怎麼會受傷?重柳還連蒙臉布都不見了?」

「不是遇上什麼危險。」看褚冥漾滿臉不相信的懷疑表情,哈維恩低頭在對方額頭安撫地落吻,親暱的舉動最後落在眼睫上,羽毛般的搔癢感讓褚冥漾笑著往後縮,夜妖精那隻扶在他腋下的手,也趁機往身側的癢癢肉進攻,「欸、等等,哈哈好癢!快住手哈哈哈……!」

「噗哈、停下來哈哈──!」在因為笑得太累而脫力之前,褚冥漾伸出手抓住在他腋窩作亂的大掌,用另一隻手固定住哈維恩的側臉,看著那雙始終清澈的黑眼,裡面滿滿都是戲謔寵溺的笑意,對於自家戀人為了逗他笑出來,經常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動手,褚冥漾每次都只能沒轍地敗下陣來,「好了好了,知道你沒事、不擔心你了,所以快點跟我說吧。」

「只是有件一直想做的事終於得償所願,僅此而已,詳細請容我之後再向您報告。」哈維恩的回答意外的輕描淡寫,兩人間長久以來的默契,讓褚冥漾感受到他似乎有不能當場解釋的理由。

「是嗎?」褚冥漾有些猶豫的頓了一下、然後無奈的選擇縱容,要不是感覺這兩個人的心情都不錯,他大概會繼續追問下去,現在很明顯就是還有發生其他事情,他決定晚點再抓夜妖精來逼供,現在得先回到他們的世界才行。

「那就走吧,該回去了。」

 

 

地點:螢之森

時間:下午三點二十五分

 

「太慢了!你們是在只有一直線的通道中迷路了嗎?」褚冥玥臉色猙獰地走來,短裙兩側綴著長長的紫紗拖尾,隨著前進步伐充滿氣勢的翻飛,看著那張充滿怒火的美麗臉孔,褚冥漾本能反射的想逃跑,才想起自己現在不但被人抱著、甚至連鞋子都沒穿,只能徒勞的在哈維恩懷裡試著縮小體積,然後被自家老姊揪住臉頰用力拉扯。

「尤其是你、褚冥漾!都說裂縫對面有和你相同的靈魂在,居然還敢趁亂偷跑過去?那群守著通道的夜妖精欠修理是吧,婚禮結束之後通通給我等著!」褚冥玥從最早的擔心到生氣,在確定有把褚冥漾的臉捏紅後,她哼了聲才丟出治癒術法,無視褚冥漾努力說著「不關他們的事啦」的變形音色,滿臉不耐煩地朝剛回來的三人嫌棄說道,「嘖、一群沒有時間觀念的傢伙,典禮要來不及了,快點過來整裝!」

話語剛落下、旁邊待命許久的夜妖精頓時一擁而上,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三人就被迅速地打包進更衣室裡,該換衣服的換衣服、該去整理被弄亂衣飾的也沒被放過。

 

因為基本上沒有什麼要增添的,重新穿上鞋子、被戴好頭飾後褚冥漾自動溜到隔壁,微笑著看哈維恩等人陷入一片忙亂中,對於眼前的畫面,他安靜地站在門邊沒有出聲打擾,心底卻突然有種微妙的不真實感。

太幸福了。

褚冥漾原本以為自己會衰一輩子、單身到老還得邊緣獨居之類的,現在除了有很多不可多得的朋友之外,連最好的戀人都有了,今天他們還會一起見證人生中重要的瞬間。

而比這還要好的,是同等珍貴的「瞬間」他們還會一起經歷過更多,只要有哈維恩在,每天都是最令人期盼的未來,想到這裡、褚冥漾的眼神忍不住充滿溫柔,嘴角也無可遏止的不斷上揚。

「您怎麼過來了?」終於能夠坐下來休息,哈維恩無意間看到鏡子裡倒映的褚冥漾,他充滿訝異的回頭,旁邊幾位完成自己任務的隨侍人員識趣地退下,甚至默默的帶上門,將空間留給兩位新人單獨相處。

「當然是來聽你的報告啊。」沒有說出自己剛剛在想些什麼,褚冥漾故意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,左顧右盼沒有看見多餘的椅子,他選擇直接側坐在哈維恩身上,環著對方的脖子問,「我從剛剛就很好奇了,所以是要告訴我什麼,還非得避開重柳不可?」

被緊靠著的哈維恩摟住自己主人的腰,看起來對這問題正在強自冷靜,眼神游移了一下才開口,「……我替過去的您擋了個耳光。」

「耳光?」對這答案愣了好半晌、褚冥漾才想起他們初次見面時發生的意外,他手指在對方嘴角先前還帶血的位置摩娑,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,「你就這麼介意當初那個巴掌嗎?我都已經快忘記有這件事了!」

「用您常用的原世界說法,那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黑歷史,沒有之一。」哈維恩滿臉怨念,看起來恨不得衝回過去阻止自己,「當時誤傷您,那簡直是我難以抹消的污點。」

「欸、明明是我自己衝上去的,怎麼說得好像都是你的錯一樣,都已經說沒關係了,你也不要一直糾結啊。」對哈維恩老是追究些奇怪的點,今天還因此而受傷了,褚冥漾開始煩惱是否該撬開對方的嘴巴,問問看還有沒有其他像這樣的「黑歷史」。

「還有呢?」褚冥漾不認為哈維恩只是想說這件事,畢竟當時的巴掌現場重柳其實也在,這算不上是特別值得避開不提的事,他有點疑惑的眨眼。

「他問了我們的秘密、問您為什麼不怕失去我。」把手貼在褚冥漾心口的位置,對於重柳的這個問題,哈維恩這次露出了炫耀似的笑容,看懷裡的人先是訝異地睜大眼睛,然後滿臉無奈縱容的跟著笑了,「那就沒有辦法了。」

 

 

TBC.


评论(2)
热度(6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