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幸福進行式。(出書版試閱)

 

又是一個久違的假日晚上,褚冥漾難得回家一趟,結果自家人像是約好了般,全部都有事出門去了。

或許這不能說是巧合,因為為了能製造出和哈維恩單獨相處,又不會像學校黑館裡那樣隨時會被打擾的環境,他甚至為此動用了妖師之力來祈願。

聽著浴室傳來嘩啦的水聲,已經先洗得暖呼呼又香噴噴的褚冥漾,磨磨蹭蹭地從行李裡拿出自己匿名訂購的包裹,像是要鼓舞自己一樣,他深深吸了一口氣、然後用力拆開外包裝。

握著手裡的東西,褚冥漾滿臉通紅的走進房間裡,再三確定門有關好後、他開始一件件脫掉睡衣,同時在心底發誓,今天他絕對要做到自己訂下的目標!

「大人……?」已經洗好澡的哈維恩有些疑惑,此時雖已入夜但時間還不算太晚,通常他所侍奉之主會在客廳看電視作為每日休閒,但左顧右盼都沒有見到人影,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夜妖精決定去房間看看。

走到房門前不意外裡面傳來了氣息,夜妖精有些擔憂的伸手敲門,裡面卻像是被嚇到一樣傳來東西掉落的乒乓聲,「哈維恩!我、我沒事,你直接進來就好。」

得到主人的許可,哈維恩豪不猶豫的推門而入,一貫冷靜自制的夜妖精難得屏息,為眼前美好的風景呆愣了好幾秒,然後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將門反鎖,為房間設下大量的隔離結界。

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長襯衫、下襬堪堪遮到大腿根部,正滿臉通紅的褚冥漾坐在床上看他,看起來非常想拿旁邊的被子把自己蓋住,畢竟兩人即使已經互表心意,該做的也全都做過了,但穿著這種邀請似的裝扮在對方面前出現還是第一次。

 

「呃、那個,哈維恩,如果可以的話,希望你可以跟我一起把這個喝掉。」被哈維恩用充滿慾望的眼神盯著看,褚冥漾有點顫巍巍地遞出手上的玻璃小瓶,泛著薄紅的臉看起來非常可口。

粉紅色的液體份量不多,看起來差不多是一人一口的量,雖然褚冥漾內心已經害羞到快要炸掉,但他還是筆直的盯著對方,沒有移開視線,「嗯……你可能有一些問題想問,但我想直接用做的會比較簡單易懂。」

「您應該明白,只要是您的願望我都會替您達成。」露出了有些無奈的寵溺表情,哈維恩接過瓶子喝了一口,然後看著褚冥漾把剩下的液體全部喝光。

依照對方希望喝下不明液體的哈維恩,覺得身體開始有些燥熱,頭上和尾椎的部分長出了黑豹耳朵和尾巴,就如同他的種族一般,是隱藏在黑暗之中的捕獵者。

對面的人也同樣的冒出了耳朵和尾巴,但和他的種類有些不同,是屬於家貓的尖耳和長尾,柔軟如同小動物般的輕輕顫動。

看著表達出主人不安心情的黑色貓耳,褚冥漾現在的形象單薄、脆弱,卻又充滿不自覺的誘惑,讓人想不顧一切的禁錮他、然後狠狠蹂躪佔有,哈維恩突然想讓對方更加無助的哭出來,然後只看著他、只依靠他。

對洶湧而上的暴虐想法有些皺眉,哈維恩覺得自己似乎有點不對勁,他下意識地張開手掌又緊緊握拳,壓抑著身體裡不停鼓動的慾望,然後不斷提醒自己──眼前是他誓言要守護侍奉的主人,他想讓對方每一次的體驗都充滿美好。

「等一下你也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動作跟感覺,不過這是我的……嗯、命令,今晚無論想做什麼,我都允許你。」跪坐的褚冥漾撐起膝蓋,似乎是看出對方的猶豫跟不適應,露出有些羞赧的微笑,他伸出雙手環住哈維恩的脖子往下勾,將自己的雙唇送上。

雪白的大腿隨著起身的姿勢從襯衫下滑出,褚冥漾眼神純真、形象卻又媚惑的反比,格外有股讓人瘋狂的吸引力,哈維恩覺得自己腦內像有某條名為自制的線被崩斷,他再也無法克制地扶住對方的後腦勺,加深了這個吻。

 

 

TBC.


评论
热度(3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