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綠繡眼。(出書版試閱)

自從經歷過封印陰影的事件後,受到古老陣法的影響,褚冥漾時不時就會陷入某種黑暗之中,感覺提不起勁、滿腦子都是負面思想,也比平時更容易生氣、只要一點小事就能勾起他的怒意,所以這時候他都會盡可能的留在房間裡,聽聽音樂、看個影片,或是乾脆什麼都不幹,單純的懶在椅子上閉目養神。

而這天又是這樣的情況,褚冥漾正靠在沙發裡閉眼假寐,特地買的窄小沙發讓一個人卡進去剛剛好,而且扶手和椅背齊高的設計,可以更舒服的將頭靠在轉角連接處,不用怕因為睡著後脫力而滑落。

在半夢半醒的朦朧間、褚冥漾感覺到似乎有人進到了房間裡,熟悉的氣息讓他知道來的人是誰,對方踏著無聲的腳步、動作輕柔的替他蓋上薄毯,傾身時屬於森林和大地的氣息籠罩著他。

雖然是不請自來的夜妖精,但卻意外讓褚冥漾感到安心,即使沒有睜開眼睛、他也能聽到對方留下的聲響,對方窸窸窣窣的在附近擺弄了些什麼東西,空氣的氛圍頓時變得不太一樣。

原本房間裡只有褚冥漾在時,周圍安靜死寂的宛若空氣被凝為固體,黑館裡原有的住民也突然銷聲匿跡,那份無聲重得讓人感到沉悶,總是讓他不自覺的更加焦灼,但現在卻開始有種鮮亮、明快的氣氛蔓延開來,彷彿有風在房間裡流動。

他的大腿上、肩膀上也突然多了些小小的重量,褚冥漾終於忍不住睜開眼,然後和一堆黑汪汪的無辜小眼對望。

「啾!」

「欸、綠繡眼?」

他的大腿上停了五隻小鳥,明亮濃郁的綠色熟悉到讓他覺得親切,有兩隻甚至翻出白白的肚子,像人類睡著時那樣仰躺著、雙腳朝天,但頭還是靈活的擺來擺去,活潑逗趣的模樣、配上秋冬特有的蓬鬆羽毛,這些鳥球讓褚冥漾超想伸手戳戳看,又怕把他們嚇走。

「您可以摸摸看沒有關係,這些都是養鳥人所飼養的鳥,並不會特別怕人。」聽到聲音回頭,褚冥漾忍不住為哈維恩的新造型笑出來,夜妖精身上也停了好幾隻鳥,胸前掛了一隻、頭頂上蹲了兩隻,甚至還有一隻像停在棲木上那樣,穩穩的站在哈維恩的尖耳中段,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特別愜意,連黑豆眼都瞇起來了。

 

「噗、哈哈哈哈哈哈──!!」

 

『天啊、這畫面實在是太有趣了!』褚冥漾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,因為身體劇烈震動的關係,原本在他腿上的幾隻小鳥振翅飛起,又替哈維恩身上各處增添幾個新客人。

明明是寫滿「難以接近、我很難搞」的臉,身上卻都是超可愛又軟蓬蓬的小鳥、或許這就叫反差萌?笑到氣喘吁吁的趴在沙發扶手上,褚冥漾一邊擦掉生理性的淚水、一邊伸手接過了幾隻鳥,任由牠們滿是好奇的在他身上亂竄,「怎麼會有這麼多鳥,而且還是原世界的綠繡眼?」

「正巧有認識的養鳥人,對方的興趣是飼養原世界的鳥類,最近恰好發現他那邊有這種鳥,對方也願意出借。」哈維恩抬起手、拿出鳥笛,在口中輕輕吹出了聲哨音,一隻綠繡眼訓練有素的跳到指節上,他挨個將鳥呼喚過來,然後一隻隻排到褚冥漾對他伸出的手上,整齊的毛團擠在一起,從食指一路排排站到前臂上,可愛的模樣讓人心底都軟了下來。

「至於為什麼、您喜歡小動物不是嗎?」看褚冥漾愛不釋手的幫鳥順毛,哈維恩的眼神也柔和下來,他藏在心中沒有說出口的原因,其實是聽說動物有安慰人心的效果,他才特地去找了這些鳥。

每次看自己侍奉之主被黑暗影響、卻總是咬牙默默忍耐下來時,哈維恩就很希望為對方做點什麼,而不是只能焦急的乾等那份痛苦被時間洗去。

「您想養嗎?我有詢問過、對方表示只要我們能善待這些鳥,他願意讓我們接手兩隻。」為了不造成反效果,讓自己排斥守世界生物的主人更有壓力,他還仔細查了許多原世界常見的鳥類,最後才忐忑選了這種名為綠繡眼的小型鳥,個性活潑、外型也很可愛。

「你這麼說讓我很心動啊。」褚冥漾稍微撐起了身體,招了招手示意對方蹲下,他把頭靠在哈維恩肩膀上,手上的群鳥發現沒有舒服的摸頭後,又拍著小翅膀四散開來到處竄動,「不過沒關係、暫時先不要好了,畢竟我們現在還住在學校的黑館裡,養寵物可能需要先跟賽塔申請?而且現在時不時還要出任務什麼的,如果牠們發生了什麼問題,沒辦法馬上處理、或是總得麻煩尼羅也不太好。」

「我現在有你在我身邊就夠了。再等等吧,等世界慢慢淡忘那些關於陰影的記憶,等我們畢業有了自己的家之後,除了鳥以外、我還想養隻狗,要大一點的。」聽著房間裡的啁啾聲,發現自己已經不再煩悶的褚冥漾,有點後知後覺的意會到、原來哈維恩難得帶來動物的舉止是為了他,這些都是哈維恩無聲的體貼和關心。

突然的發現讓他不好意思起來,有種暖暖的熱流湧上胸口,一直以為只能靠自己努力跨過這些,哈維恩卻發現了他的痛苦,悄悄用自己的方式給予幫助。

褚冥漾被感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繼續把臉悶在對方肩膀上,胡亂的抓緊哈維恩背後的衣襬,「……謝謝、哈維恩。」

被抱緊的夜妖精挑挑眉,對這個有點客氣答案不算滿意,他原本預估應該會聽到「我愛你」之類的,但他還是把手放上對方的頭頂輕撫,「這是我該做的,但不客氣。」

 

「不過、我想養狗或許不是那麼必要。」對自己主人預想的未來藍圖,哈維恩難得露出強勢的不滿表情,他握住褚冥漾的腳踝稍微使力,在人還沒反應過來時,就已經天旋地轉的被拉下沙發。

即使身下有柔軟的地毯,哈維恩還是小心的避免了所有撞擊,他把手墊在褚冥漾的後腦杓和尾椎,眼神看起來有種微妙的晦暗在搖曳,褚冥漾莫名覺得有些膽寒、卻又為了這樣的夜妖精怦然心動。

腦內的直覺警告他、或許現在選擇推開對方會比較安全,但褚冥漾卻只是蹭了蹭腦袋旁的手臂,在夜妖精的懷裡緩緩放鬆身體──直到他聽到哈維恩超不妙的發言為止。

 

「那種會把您弄得濕漉漉的存在,有我一個就很夠了。」

 

「咦?」褚冥漾手忙腳亂地掙扎著,伸手抵住哈維恩湊過來的頭顱,「等一下、等等啊喂!這個結論是怎麼出來的?」

「還有你的手這是在做什麼?」握住正在解開他褲頭的手,制止自家戀人無時無刻都想吃他豆腐的行為,褚冥漾哭笑不得的問。

「如果有狗的話,您的注意力會被分走不少、或是都放在牠身上吧。」哈維恩滿臉怨念,莫名有種正在控訴不公的感覺,「不管是逗您開心、幫您暖床、或是把您舔濕,這些我都能做得更好,不需要能影響我地位的存在!」

『所以你是認為自己和狗的角色重覆了嗎?快想起你其實是人、不對是個妖精,還是相當罕見的古老種啊!』褚冥漾在心底用力吐槽,就算身為始作俑者,他也已經不會良心痛了,但每當這種時候、他都依然會默哀一下──為了哈維恩那已經粉碎光光,在兩人初次見面時帥氣又冷酷的形象。

「而您問我想做什麼……我有去查閱相關的資料,據說在痛苦低潮的時候,若能給予適當的安撫和陪伴、讓您感受到被愛著,有助於增加您心情的恢復速度,我想過許多方法,感覺沒有比做愛更適合的活動了。」看著一本正經的哈維恩,褚冥漾分辨不出來他到底是在開玩笑,還是只想趁機揩油而已,只能繼續沉默的打算隨機應變。

「另一方面,是我也很想要您,當然如果您不希望的話,我、我也能夠忍耐。」遲遲沒有得到褚冥漾正面的回答,即使哈維恩表情沒有改變,但耳朵卻沮喪的往下垂,忠實反映出夜妖精心情。

「一切以您的意願為主,我絕不違背。」猶豫著把沉默當作是無聲的拒絕,努力把失望收拾乾淨的哈維恩,說完就真的打算抽身離開,褚冥漾忍不住抓住對方的衣襬阻止。

「我也沒說不行。」薄紅染上圓潤的耳垂,褚冥漾握緊手裡的布料,眼神游移著完全不敢正視對方地說道,「聽起來感覺是滿合理的說法,那就試試看吧。但不准太超過、我明天還有課要上。」

 

 

TBC.

 


评论
热度(6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