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關於「褚冥漾」並非真名的驗證與種族推斷。

 

*主要是推斷原作裡面一些令人在意的地方,如果護玄大大有說過不喜歡讀者這樣猜梗的話,拜託請通知我迅速的撤下來QQQQ,然後因為書不在手邊,除了一些以前在討論時就儲存好的對話之外,肯定會有誤字。

 

 

 

在原作第二部中,烏鷲曾經在夢裡用「以褚冥漾的真名限制靈魂,進行永恆的束縛。」打算把漾漾永遠留下來,當時的重柳用「眼前之名非真實之名」、「真實之名還未被束縛」幾句台詞來喚醒漾漾,這是發現「褚冥漾」恐怕不是真名的第一個徵兆。 

再來第三部的時候,萊恩在餐廳裡滅團29軍團時說,「敢污辱雪野、鳳凰、史凱爾……」說著,他看了我一眼,勾起淡淡的笑,「四大家族,萊恩‧史凱爾讓你們今日踏不出餐廳大門。」 

只有漾漾的姓氏是被消音的,這樣是否也代表漾漾可能也知道,自己的名字恐怕不是真名了。畢竟原著裡面有說過,他沒有隱瞞喵喵他們陰影事件的情況,那烏鷲束縛他的事可能多少有提起,說不定他們幾個其實還有用雪野家的咒術做過某些測試,比如說真名尋人之類的。

這部分當然也有同好跟我反應過,這裡不提到名字,有可能是妖師不能太高調的關係,但在被原著打臉之前,就讓我再稍微懷抱希望一下吧(痛哭)。 

然後再看看原著另一位使用化名的人,沒錯就是學長! 

冰炎的這個化名就原作看來,應該是是從冰牙精靈和焰之谷的能力、血緣演變而來,也可以看為他本源力量的體現。這樣看來「冥漾」這個名字如果是化名,也取得相當符合護玄大自己訂下的規律,控管陰影的妖師和(目前種族未明的)水系力量。 

 

再來說說漾漾除了妖師以外的另一種可能血緣。 

當初在他被水火妖魔抽取生命力時,曾經被這麼說過,「自以為是人類的半妖師。」 

【而妖師隸屬於人類這點、個人是從妖師的種族壽命、人物介紹,以及學長在第一部最後時,對漾漾說「妖師也是人類。」的地方來驗證。】→(此處有謬誤,詳細更正請看最下補充之[*註1]) 


那漾漾的另一半血緣從力量來看,應該是和水系相關。 

在第二部後來解開陰影封印時,約略可以推斷是哪一支水系種族。

 

當時原作裡有提到陰影封印的主要種族,有精靈、羽族、時族;輔助的有獸王、鱗族、妖精。 

而原著中為了要開啟封印,需要有封印種族的血,被明確放血的已知人選有重柳(時族)、越見(鳳凰族)。

夜妖精血包們(妖精族)、五色雞頭和九瀾(獸王族),這兩種則是有受傷,但不確定有沒有被封印取血,而我暫時先以有被取血來推斷。

 

最後在封印搖搖欲墜時,安地爾放了漾漾的血,然後封印被開啟。這裡說是用妖師的血緣開啟封印感覺有點微妙,畢竟製作封印的都是白色種族,用黑暗種族的血緣來開啟似乎有點奇怪,但如果漾漾另外一半的血脈是鱗族的話,這樣或許就比較說得通了。 

順帶一提,鳳凰到底算是羽族還是獸王呢,原著裡一直沒有提到這點,當時封印還剩兩個,需要的開啟主、副種族血液算總共四種好了,那邊沒有精靈族,所以精靈可以忽略不計了,而且因為鳳凰有翅膀、最後我就暫時把鳳凰歸類在羽族。

 

因此從我的角度來看,解除封印的方式是:

封印1號:母石已失落,無作用。

封印2號:以重柳(時族)為主+夜妖精(妖精族)為輔的血液解除。

封印3號:以越見(羽族)為主+九瀾or西瑞(獸王混血[*註2] )+褚冥漾(鱗族混血)為輔的血液解除。 

因此就以上的推測來看,暫時可以把漾漾的另一半血緣定位在鱗族,這推測未來說不定會隨著原著而變動,請大家先看看就好XD莫要認真。 

(*註2:西瑞的原型為獅鷲,而六羅/烏鷲變回獸型時是長著翅膀,類似獅子的四足野獸,詳細請見第二部02透過夢境奪回學長的地方。因此推估羅耶伊亞父方的血液為某種獅類,母方種族西瑞的應該是鷲族的某支,九瀾則確定是鳳凰族,兩人皆為混血,因此獸王的血液純度不足以開啟封印也是種可能性,最後由漾漾的血脈添上最後一根稻草。) 

 

看完這些,再來就是我的陰謀論啦!!腦洞大大的,感覺會被作者狠狠的打臉,我好害怕啊Q口Q!!!! 

如果說漾漾不只是人類的話,那給他另一半血緣的父親「褚項」恐怕也不是人類種族了吧,這樣看來以往的某些情節讓人想想就覺得驚恐。 

就以漾漾出生時的情況來說好了,以守世界的無所不能、比如說使役或傳送鎮之類的,漾漾的父親照理來說,應該不會無法準時趕到產房外,畢竟是自己家中的情報,老婆的種族又是算比較容易招敵的。 

這是否代表當時恐怕有某種「意外」讓他沒辦法守著漾漾出生呢? 

再依此類推到漾漾出生時就已經在母體裡死亡,然後出生後又突然活過來的情況,會不會其實褚項是去阻止了某種術法,為了方便先推斷是某種指定目標的咒殺好了,所以當時漾漾才能活下來。 

那時候接生的醫生也曾經說過,他不敢細想已經死到發黑的嬰兒,是怎麼活過來的,更添加了一點伏筆的感覺,原著越是挖細節,腦洞就不可遏止越來越大了! 


因此再來說說關於漾漾為何沒有真名的推測,第一部漾漾喚醒鬼王那邊,耶呂惡鬼王曾經對學長說過,沒有真名就不是世界上的活物。 

如果當時最初的咒殺目標是「白鈴慈身體裡孕育的孩子」,那在漾漾出生之後,為了避免再次被咒殺,不讓他使用真名感覺起來似乎就說得通了,因為沒有名字不是活物,能被詛咒到的目標某種意義上就算「不存在」了。 

而我沒有認為這是漾漾的妖師之力帶衰,是因為那時候漾漾還沒有自主意識,要自衰似乎也不太容易。用外洩的力量吸引衰運來解釋的話,只是普通人的白陵慈應該會受牽連,然後發現不對勁吧? 

 

那麼漾漾為什麼非得要在出生前就被殺死呢?原因推論說不定可以從恒遠之晝第二集番外「夜歌」來看,哈維恩曾經說漾漾身上潛伏了某種強大的力量,一旦踏錯就可能危及世界。 

所以當初會不會有某些人,比如說會預言之類的先知者已經感覺到了這份力量,秉持著把危險扼殺在搖籃裡的想法,作出這種決定? 

這樣看來無所不知的學長,說不定也知道這件事,畢竟前面第一部曾經的女鬼事件,學長對漾漾這麼說過「生命不該抹殺純潔的生命,縱使他將來千罪萬惡。」,搞不好其實是某種提前的安慰。 

讓漾漾以後發現這些事時,能記得曾經有人這麼認為,不管未來是好是壞,都得先活過才知道,無論如何你都不該被剝奪生存下來的權力。 

這樣看來學長的鋪路真的鋪得有夠遙遠!天啊好萌(痛哭)!!

 

好啦腦洞就到這邊結束~坐著等原著之後打我臉,感覺會被打腫XD但實在是無法阻止自己胡思亂想啊啊啊!!

 

 

[*註1]

關於上面的部分BUG修正。 

突然想起來之前曾經有回應過別的同好,關於陰影封印陣法的七句啟動句,分別是對應哪幾族。

我那時後的推測是照第二部舊版第七集《黑色寶藏》的開頭八句來看。

 

第一句詩獻予持續生命的足跡 / 黑白精靈隱遁世界、

第二句話獻予護衛歷史的支流 / 時間引退歷史不現。

第三句謠獻予傳遞紀錄的翅膀 / 羽族天空展翅肅肅、

第四句訴獻予擔負責任的雙手 / 妖精錯落遊走凡間。

第五句語獻予捍衛種族的力量 / 獸王喻如狂風極雷、

第六句說獻予創造新生的搖籃 / 海民水中旋舞翩翩。

第七句言獻予統一族群的秩序 / 人類好比猛火流連、

第八句是 / 凶影像只暴雨閃電。/

 

所以在上面,我把妖師歸類在人類的種族之下,可能有點不太對,因為漾漾那時候的自稱是第八種族、終結世界歷史之刃。

這樣看來他們的體徵會貼近人類,應該是像第二部最後一集白陵然提到的,是經過漫長的混血之後,所以種族感才逐漸趨向於人類,畢竟被追殺了這麼多代,恐怕純血的妖師(第八種族)應該已經算是不存在了。

學長那句話如果讀成「妖師也(算)是人類。」,感覺也可以接受,所以在這裡稍微修正一些上面的推論BUG~



评论(13)
热度(66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