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 冰漾】奇蹟、01

*特傳同人現代架空,時間點為近未來。

*主CP為冰炎x褚冥漾,副CP有亞那x凡斯、然x辛西亞出沒。

 


最近Atlantis的廚房眾人心情非常糟糕,身為一間精緻路線的西餐廳主廚,每天要應付的客人雖然不能算多,但繁重瑣碎的工作不允許任何失誤,壓力之大可想而知,尤其是其中被稱為冰與炎的殿下,以能完美調和冷熱兩種食材口感,讓料理口味層疊交錯而聞名的冰炎更是如此。 


雖然平時就是相當不耐煩的個性,但最近跟冬日一波接著一波到來的寒流相反,主廚的脾氣就像在跟冷空氣相鬥一般越來越暴躁,對料理龜毛挑剔的程度也越發見長,連帶著廚房內的副手們都跟著兢兢業業起來。


雖然真名是颯彌亞,卻被諸多料理人直接以冰炎簡稱的綽號完全不是空穴來風──冰冷高傲的外表,火爆到讓人退避三舍的脾氣。


所有廚房人員都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,但只能默默的將苦水倒在肚子裡,然後滿懷血淚的祈禱那位拒絕了主廚大人的告白,接著就請假人間蒸發的第一副手褚冥漾能快點回來啊啊啊啊──!! 


* 


好不容易捱到下班,眾人從後門逃難般迅速離開,只剩冰炎一個人收拾著東西準備落鎖,對著眼前安靜一片的空氣,沒有平時嫌棄太吵的聲音,也沒有平時讓他舒心的溫暖笑容,只有一個人窸窣動作的磨擦聲,對著空曠的屋子冰炎難得發起了呆。


被褚冥漾拒絕──這種發展完全在冰炎的意料之外,畢竟他對自己的觀察力很有自信,尤其是對那個跟他從料理學院裡一路走來的學弟更是如此,對方的眼神、對方的態度、對方洩漏出來的每一絲情緒,都明顯的表示出了對方跟他有一樣的感情,畢竟一起走過那麼多年,經歷了各種風風雨雨,他們兩人之間有用時間相壘、堆砌如城的默契,就只差彼此一個明確承諾而已。


但那一天捧著花束的他卻被拒絕了。


明明是艷麗的晴天,但冰炎的心卻像被極北冰原一寸一寸侵占,又緩緩凍裂。


「學長,謝謝你,但我不能接受。」褚冥漾的臉色慢慢發白,緊抿的雙唇想拉出微笑,卻又失敗的下垂,前不久瞇著眼睛微笑的歡樂表情就像是一場幻覺。 


「真的,非常謝謝你。」 


那天最後到底是怎麼收尾的,冰炎其實有點不記得了,為數不多的印象是褚冥漾轉身離開時小聲卻不停重複的對不起,夏碎從一堆躲藏在後面的助攻小精靈中,把手搭到他的肩上擔憂的說了什麼。

然後再回到他和褚冥漾稱之為家的地方後,發現桌上只留了一張字條,大意是「我需要一點私人空間,請讓我請假一段時間,不要來找我。」,從那天起,便是褚冥漾人間蒸發的開始,不論是誰都再也連繫不上這個人。 


問過和褚冥漾交好的喵喵、千冬歲等人,卻沒有得到對方去借住的消息,褚冥漾這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那樣,而這一切的不尋常幾乎無跡可尋,但那一天告白那天,褚冥漾的眼神他曾經見過,冰炎滿眼寒霜的想著。 


那對漆黑的眼睛裡醞釀著某種宛若泥沼般的痛苦情緒,像是什麼都沒有注視、單純望著虛空的某個地方,但那也只是短短幾秒的事情,之後馬上又回到平時溫和又柔軟的模樣,就像剛剛見到的都只是幻覺。 


那時候他只是半夜醒來去廚房倒杯水,看到對方同樣捏著水杯呆呆坐著,也沒有想太多只是叮囑對方早點睡。


現在想來那絕對不是自己想太多的幻覺。


「嘖!」冰炎用力的揉了揉頭髮,對自己的失察痛悔不已,他喜歡的人似乎有了某種痛苦,但他卻一直對此視而不見。


由於想著事情有點心不在焉,將後門落鎖的冰炎被突如其來的招呼聲打斷思考時,一雙紅眼狠戾的瞪了過去,卻發現對方是高中時期曾經相處過好一段時間的學長阿斯利安。 


「學弟,好久不見了!」留著一束馬尾的阿斯利安笑著跟冰炎打招呼,「雖然用這句話當開場白有點冒昧,但我有重要的事必需跟你說,方便跟我走一趟嗎?」


眼前的青年在學校裡就是個脾氣非常好相處、樂於助人的前輩,是冰炎為數不多認可的好友之一,但對方自從畢業後就飛往國外往醫學方面深造,時間一久又因為彼此生活都忙碌不已,不知不覺就淡了聯繫。


今日突然相逢雖然令人驚喜,但因為褚冥漾依然沒有消息的緣故,冰炎不打算在敘舊之類的聚會上浪費時間,省下來還可以多跑跑幾個褚冥漾可能會去的地方,早點把撬家的準戀人抓回來好好審訊一番,但阿斯利安的下一句話讓冰炎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
「是關於褚冥漾這個人的。」


 

 


「就是這裡了。」阿斯利安推開了一扇鑲嵌著彩繪玻璃門,門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叮噹聲,無視於冰炎因為不耐煩越來越糟糕的臉色,逕自帶他走到一個包廂。


厚厚的門看起來隔音非常優良,裡面不大的空間除了桌椅沙發之外,擺滿了各種柔軟的布偶,感覺能讓人不自覺得放鬆下來,還有一扇非常漂亮的窗戶,可以直接欣賞到外面一片翠綠繽紛、花樹錯落的園景。


阿斯利安拖開靠著牆壁的椅子,試探性的按了幾下,一塊大人高的牆壁就像門一樣啪一聲彈開,露出後面可以塞下一個人的空間,冰炎錯愕的看著對方的動作,開始懷疑他去過的店家有多少有這種奇怪的機關,阿斯利安迅速把裡面的清掃用具拖出來,直起身來看著冰炎。 


「不好意思因為時間非常趕,所以我就長話短說了。」阿斯利安滿臉歉意的說道,眼底隱隱的透出一絲揣揣不安,「照理來說我接下來要做的事,違反了我的職業道德,今天是我約見我的病人褚冥漾來作例行談話的日子。」 


「你是說……!」冰炎睜大了眼,反應過來對方話裡的意思,雙手反射性的揪住對方的衣領,指節用力到有些發白「褚他生病了?到底是怎麼回事?!」 


「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!」 


「這件事說起來很長,一下子沒辦法解釋清楚,為了能跟學弟你連繫上花了太多時間。看來你的背景相當不簡單呢,連私人時間表跟路線都被保密的那麼好,我在你經營的餐廳旁邊蹲點了好幾天都沒找到人,還好今天終於碰上了。」阿斯利安一邊苦笑的把領子從冰炎拳頭裡拯救出來,握住那雙用力到有些顫抖的手,眼神卻如同下了某種決心般越發的堅定起來。


「今天主要是為我的病人作心理上的疏導,所以不如直接聽聽當事人的說法吧,但我怕你直接把人嚇跑,所以委屈你待在這裡旁聽了,放心這個空間裡面通風良好,不會有窒息的問題。」微笑著把冰炎塞進空間裡,順便放了一隻小手電筒在對方手上,不容置疑的關上門前,阿斯利安說了最後一句話。 


「有些事我想也該讓當事人的家屬有選擇權才對」

 


TBC.


作者的話:

慢慢把文搬過來XD~但我還沒想好該怎麼外連肉,只好先從沒有慎入的文開始放~這樣看來不能放的還真是不少哈哈哈

然後冰炎被塞小黑屋了(*´ω`)人(´ω`*)本來是要讓他在玩偶堆或是盆景堆裡藏著的,但我想漾漾應該沒那麼好騙,只好開個密室給冰炎住啦!

本來這篇只是想練練狗血梗而已,結果不知不覺就越來越宏大了,這一定就是命運(咦)。


评论(12)
热度(21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