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 冰漾】奇蹟、02

 

 

冰炎在黑暗中微微閉眼,雙手環在胸前用食指輕點手臂,不知道過了多久,終於聽到門喀擦被推開的聲響,他知道他等的人來了。

 

「你好,阿利醫生。」熟悉的聲音穿透牆壁而來,但跟過往充滿活力的聲線比起來,卻多了一種虛弱無力的感覺,看不到對方的臉色,冰炎也只能擔憂的在心裡描繪對方的容顏。而外頭能夠直接看見真人的阿斯利安更是被嚇了一大跳,忍不住擔憂的皺起眉頭,有點遲疑的開口,「漾漾……你現在看起來不太好。」

 

雖然最近的褚冥漾因為持續接受治療的關係,氣色一直都不能算得上健康,卻能看得出還抱有堅定的信念在支撐,有種從裡到外的堅定感。


但現在眼前的人情況看起來非常糟糕,慘白的臉色配上失去焦距的黑色眼睛,整個人空洞又失魂落魄,像是某種燃燒殆盡的灰燼一般,雖然褚冥漾很努力的在縴起微笑,但阿斯利安只想讓他好好哭一場、或是胡亂發洩一番都好,就是別再這麼笑了。

 

「是的,阿利醫生,我現在覺得很糟糕。」不等阿斯利安說些什麼,褚冥漾直接拉開對面的座椅坐下,有些無力的把大半的重量都放在旁邊的牆上,那正好就是冰炎所在的位置,「我等了那麼久的潘朵拉之盒,今天終於打開了……裡面卻沒有希望。」

 

接下來褚冥漾便沉默了下來,雙手交握的底在額頭上,讓對面的阿斯利安看不清他現在的表情,總是溫和笑著的青年表情凝重起來,忍不住伸手摸上眼前的黑髮,像安撫幼犬般的輕拍,「不要緊的,我在這裡,發生了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,不要一個人忍著,我們這些醫生就是為了這個時候才存在的。」

 

「這是我剛剛先點點的飲料,先多少喝一點吧,這些糖分的攝取對你的身體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。」滿懷擔憂的望著褚冥漾,阿斯利安伸出另一隻空著的手,倒了一杯預先叫好的熱可可推過去,希望甜食能讓眼前的人心情好上一點,但一貫喜歡甜食的病人卻一反常態的馬上喝掉,只是握住杯子讓溫暖穿透手心,讓手不再顫抖。

 

這之後又過了好長一段的沉默,阿斯利安都以為對方會如此閉口不言直到最後,擔心旁聽的冰炎會不會忍不住衝出來時,褚冥漾終於開口了。

 

「其實在發現罹患重病的時候,我還是樂觀的,想著就算醫院裡骨髓資料庫裡的配型沒有結果,但是這個世界這麼大,人的血緣這麼寬廣,總會有我的一兩位親人還在世上,到時候不管要付多少金額作為捐獻骨髓的報酬,只要能活下來我都沒有怨言。」終於肯抬頭正視阿斯利安,佈滿血絲的眼睛可以看出他其實非常想痛哭一場,褚冥漾依然只是嘆息著打開包包將一疊文件推過去。

 

阿斯利安遲疑的打開翻閱,裡面是他的病患調查血緣親屬下落的結果,正規的政府申請或是委託徵信社的調查都有,但裡面唯一顯示的結果就是──褚冥漾的現有親屬已經全數死亡,各種意外、猝死疾病、自殺、他殺,所有的血親都因為各種原因而早早離世。

 

而褚冥漾身上的病,正確名稱為「白血病變體I型」,在醫療發達的現在早已經有治癒的方法,不再被歸類在絕症的範疇之中,只要有親屬能夠捐獻健康的骨髓,以此作為治療基礎,很快就能代謝掉身體中病變的骨髓細胞,偏偏他的所有親屬都已經不在人世,能夠治癒的希望硬生生被掐斷。

 

「簡直就像某種詛咒一樣。」像是沒看見眼前的人的震驚,褚冥漾拿起湯匙放入眼前的可可裡,機械式的攪拌帶起一圈一圈的奶泡花紋,想起這段時間的種種,忍不住苦笑起來「虧我還特地去找了一堆的貸款資料,連爸媽姐跟我生活過的房子都打算抵押了,就為了湊足醫藥費,為了好起來我可是非常的努力……結果卻是這種結果。」

 

還不只如此、還不只如此啊,失去的、破碎的,還遠遠不只如此啊。

 

心中不斷反復呢喃的悲聲細語,讓褚冥漾深深吸了一口氣,他用力的閉上雙眼,不去聽不去看不去思考,但若是能輕易的脫離負面的窠臼,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絕望滋生?

 

褚冥漾緊緊摀住胸口發疼的位置,滿是哀傷的想著,如果即將失去的只有性命,那該有多好。

 

如果不曾體會過愛與被愛,此時此刻是不是就不會有如此撕心裂肺、如此痛苦的窒息感?

 

「……我還傷害了我最重要的學長、最喜歡的人。」想起這件事,褚冥漾忍不住又用力的咬住嘴唇,一直以為已經枯乾的淚意又湧了上來,就因為這個打亂他人生的病症,他讓自己最重要最重要,這個世界最珍貴、最該幸福的人心中有了裂痕。

 

「我永遠不會忘記學長那天的表情,就算學長之前因為意外受傷時,都沒有見過他露出那種表情。」努力忍住的眼淚終於還是掉了下來,但即使精神已經幾乎崩潰、他還是不想讓對面的醫生更加擔心,於是褚冥漾用手摀住眼睛,低頭遮擋住所有悲傷的表情,他痛苦又慶幸的宛若告解般說道,「如果在早幾天聽到告白,我肯定會接受的,賭一把世界對我們寬容的可能性之類的。」

 

「在被告白的那天早上知道醫院資料庫配型全數失敗的消息,說不定是命中注定。」

 

所以他逃了,從充滿兩個人幸福味道的家中遠遠逃開。一開始只是想一個人冷靜一下,但後來隨著天色漸暗,他越發明白自己的本能反應有多正確,這樣逃跑的舉動,可以讓自己心裡滿溢出來的黑暗絕望即使潰堤,也不會汙染到那個耀眼的人半分。

 

幾乎無處可去的在街上徘徊,隨意搭上的交通工具卻將自己送回小時後待過的家,當初在家人全都意外過世之後,被無良的親戚直接送去育幼院,再也沒能踏入的回憶之處。

 

幸好當初被親戚佔據的家現在已經荒無人煙,但傢俱等物品都蓋著防塵白布,意外的保存良好,自己的房子住起來當然是毫無壓力,於是褚冥漾依照自家親戚的習慣,在外面的花盆底下摸索出鑰匙,為不用露宿街頭小小的歡呼一下,暗嘆自己的幸運終於降臨了一次。

 

現在想想,當初會這麼想的自己根本天真的過分,完全沒發現這其實是命運留下的惡意伏筆。

 

自嘲的感嘆了一下,褚冥漾的思緒隨著敘述出來的回憶一樣,逐漸飄的越來越遠,沒有看到眼前的阿斯利安眼神微妙的糾結,頻頻飄往旁邊那堵開始散發某種黑暗氣壓的牆壁,總覺得裡面的人下一秒就要破門而出了,阿斯利安深感不妙的迅速提出新的問題。

 

「但是怎麼不考慮接受呢?跟你的學長解釋狀況,讓他陪你走過最後這段路,不留下遺憾不是比較好嗎?」阿斯利安雖然是為了轉移強裡那人的注意力,但對褚冥漾的獨立也是貨真價實的心疼。


一般來說不該都是選擇接受告白的嗎?既然是生命的最後了,反而把喜歡的人遠遠推開,一個人扛過所有的恐懼跟負荷,這種絕望孤獨足以壓垮任何人,「就算能相處的未來所剩不多,但說不定你的學長會選擇陪在你身邊跟你一起承受。」

 

「所以呢?答應對方的告白,用僅存的幾個月溫存幸福,然後讓在最後讓他被痛苦折磨到瘋掉嗎?」

 

褚冥漾把覆在臉上的手拿下來,臉色已經回歸平靜,僅從殘留沙啞的聲音可以窺看剛剛的失態。

 

「如果沒有互許誓言,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就只是他生命中某個階段裡微微惆悵的遺憾,想起來或許還會笑著懷念當初我們青澀的模樣,但如果我們相愛了……我比任何人都明白,眼睜睜看著珍惜的人死去,會是多痛苦的一件事。」

 

就像當時他們全家的車子意外翻覆時,他被坐在後座的母親跟褚冥玥緊緊護住,看著扭曲變形的車體穿透她們,堅硬的鋼鐵此時再也不是保護,而是完全泯滅離車求救機會的堅固牢籠。


在那天他大聲呼喊救命到了喉嚨沙啞,眼前的人還是漸漸從溫暖變得冰冷僵硬,自己卻毫髮無傷,不知道最後過了多久,但終於被救出來時,生還的只有他一個人,幸福的全家出遊變成了他一個人的夢魘。

 

「那是我最珍惜、最深愛的人,我不想……讓我的愛只能折磨他接下來的人生。」

 

無法拯救自己珍惜的人,即使是不可抗力的因素,那份悔恨絕望與無力感依舊會成為附骨之蛆,吸吮心中的幸福與快樂為糧食、呢喃的耳語總會在耳邊響起,『這樣誰都沒能拯救、獨活下來的你,怎麼有資格幸福?』

 

縱使知道能活下來是家人對自己的期望,但為什麼沒有在那天一同死去的假設,仍然在褚冥漾心中不斷被反覆想起。


那份殘忍的痛苦會在心中劃下深可見骨的傷痕,至少他如今胸中仍會隱隱作痛,在午夜夢迴時甚至會突然驚醒,身陷漆黑如死水的漫漫長夜中,莫名的寂寞與恐慌縈繞在心頭無法停歇,過往有多美好、孤獨一人時身側的冰冷就有多刻骨刺人。

 

在與冰炎兩人同居,但尚未同睡之前,他甚至會偷偷的在半夜爬起來,躡手躡腳的去試探冰炎的鼻息,小心的把手指留在不觸碰到的距離,當帶著暖意的鼻息慢悠悠的劃過指節,褚冥漾才覺得那份冰冷稍稍的退去了一點。

 

他很怕、很怕再次失去重要的人,所以反過來也一樣,褚冥漾不想他學長那無所畏懼、熊熊燃燒起來比光更亮眼的雙眸變得跟他一樣,即使是臉上笑著,在眼中最深的地方卻染滿痛苦、染滿憂懼、患得患失。

 

他不要這樣。

 

 

 

TBC.

 

 

作者的話:

對於自己能真的已經舉目無親這件事,其實漾漾大概也多少有點預感了(´;ω;`)所以他才會逃的那麼快,但不要緊我們有冰炎在呢,萬能的冰炎大大能解決一切問題!


放文容易修文難QWQQQ我當初為什麼要留下那麼多BUG給未來的自己啊啊啊?!!

评论
热度(21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