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 冰漾】奇蹟、03

 

漫長的談話從傍晚直到天色全黑,好不容易送走了自己的病患,阿斯利安嘆了口氣回到包廂將門打開,毫不意外看到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已經自行脫離那個小空間,正坐在褚冥漾剛剛坐過的位置上,阿斯利安也拖開對面的椅子再次坐下。

 

「抱歉讓你在裡面待了那麼久,雖然我的本意是讓你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,但沒想到情況居然那麼無可挽回了。」阿斯利安充滿歉意的說,思及剛剛的那份調查,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。

 

然而即使情況已經如此惡劣,但阿斯利安卻沒有半分後悔的感覺,因為他看見眼前冰炎的眼睛,讓他覺得自己做出的選擇並非錯誤之舉。

 

『哎、果然就跟漾漾形容的一模一樣呢。』經過剛剛大段沉重的對談,心情有些低落的阿斯利安,此時忍不住微笑起來。

 

冰炎那雙深紅的眼睛的確非常耀眼,就像火焰一樣、奔騰燃燒著永不熄滅的光芒,讓看著的人也忍不住覺得,不管面對什麼樣的絕境,都還會有希望等在前方。

 

「不要緊。」回應他的是冰炎銳利的眼神,臉上是一貫冷靜自信的表情,那雙緊抿著的唇吐出的話語鏗鏘有力,「因為一切並沒有無可挽回。」

 

「以我颯彌亞‧伊沐洛‧巴瑟蘭之名起誓,我會為他帶來奇蹟。」端起剛剛褚冥漾留下的可可,冰炎就著對方喝過的位置抿了一口。

 

絕對會!

 

 

禮貌的向阿斯利安道別,帶著從對方手上要來,屬於褚冥漾的現居地址資料與日常行程,冰炎幾乎是萬般忍耐,才壓制住心中想立刻過去的強烈衝動。

 

再等等、至少再忍過過幾個小時就夠了,冰炎用力的閉上雙眼,把緊緊握成拳的雙手慢慢鬆開,他會在今晚先為他深愛的人鋪好所有的路。冰炎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慶幸──慶幸自己出身於科研路線的醫藥世家,並在當時把選擇的主攻項目定為基因分析替代與重組,這是讓他聽聞噩耗卻不曾失態、亦尚未絕望的最大底牌。

 

他過去因為這項研究的成果太過輝煌,提前獲得了家族內的認可,即使後來依照自己的興趣,隱藏了家族背景跟身分往料理界發展,選擇了跟家業毫不相關的大學主修,也依然擁有僅次於家主的資源使用權,以往覺得麻煩的家族事業與資源,在此時變成無比重要的助力。

 

所以在明天清晨來臨前,冰炎會動用他所能使用的一切,預先掃除褚冥漾所有的恐懼跟顧慮,然後踏著晨光、將希望帶去給他。

 

冰炎回到了他們同居了好久的家,從梳子上細細挑出一縷一縷的黑髮,慶幸對方留下了非常多的日用品,讓他有足夠的基因樣本來為接下來的行動做準備。

 

打開手機輸入了一串未曾見過的號碼,對方接通的速度非常快,「是我,請幫我預約亞那瑟恩‧伊沐洛接下來到明天早晨前的所有行程,然後幫我準備S等階的基因分析計畫,與搜尋基因庫的前置預備動作,我會在三十分鐘後到達第一研究室,謝謝。」

 

一邊交代事項一邊迅速的移動,冰炎很快的就在預定的時間內到達目的地,那是位於郊區的一座研究中心,上面的標誌是環繞著火焰的冰簇,只要是明眼的人一看就能曉得,這是目前國際間最大的兩間醫藥商業龍頭──冰牙與焰之谷的聯合研究中心。

 

冰炎直接把車往最中心的大樓開去,路上森嚴的戒備對他視若無睹,有些人甚至會在車子開過之後向他躬身致意,就這樣一路暢通的直到門口,冰炎早先預約的對象已經站在門口等候了。

 

「父親。」冰炎禮貌的向亞那瑟恩招呼,對方優雅的回了一個微笑,然後用難以拒絕的氣勢狠狠給了他一個熊抱,用力的在冰炎臉上蹭了兩下後,亞那瑟恩心滿意足的掛在自己兒子身上。

 

「小亞怎麼突然來了,我記得你之前有說最近店裡會有點忙……啊、難道是想爸爸了嗎?」亞那瑟恩依然掛著優雅的笑容,但內容物的思考逐漸往某些蠢萌的的方向前進,比如說他想像中『會抽抽噎噎說很想爸爸的兒子』之類的。

 

「不,父親,我這次來有重要的事要請您幫忙,是關於我未來伴侶的。」在往研究室的路上,冰炎簡略的將大致的情況向亞那瑟恩解釋了一遍,「所以我想拜託您使用您的查詢權限,若是由我自己查詢的話,有些加密的人選無法比對,為了不錯過任何一個可能性,我希望您能幫我。」

 

「當然沒問題!這可是小亞難得的要求呢,而且我也想看到未來的兒媳婦平平安安,但是……」望著自己懇切請求的兒子,亞那瑟恩露出了不滿的表情,一副小孩子鬧脾氣的模樣,「這裡一個外人都沒有,小亞別對爸爸用敬語嘛。」

 

「……好。」收回原本想脫口而出的敬語,冰炎無奈的嘆息,自家父親總是在沒有外人的時候相當跳脫,能制住他的永遠也只有那麼一位,但現在的時間點雖然不算晚,那位卻已經被勒令去休養生息了,沒辦法來救場,「那麼基因庫的配型就拜託……爸爸了,我這邊先一邊去做基因分析計畫,排定第二治療預定方案,您那邊的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,我們爭取明天早上就可以直接去找褚。」

 

確認亞那瑟恩進入鑒定室後,冰炎走進專門配給他的研究間裡,開始埋首編寫基因的替換計劃初稿,時間在全然安靜的房間裡,不知不覺的流逝過去。

 

先是一聲小小的砰擊聲傳來,之後一串凌亂的腳步聲延續到冰炎門前,第二聲砰擊這次直接在他的耳邊炸開,正專心致志的冰炎被如此一嚇,手下的筆一歪、畫出一長條意義不明的粗黑抖線。

 

然而他一回頭還沒來的及說些什麼,就先被喘著粗氣、臉上卻掛滿淚水的亞那瑟恩嚇了一大跳,雖然自家父親感性又跳脫,但冰炎看過他流淚的次數卻屈指可數,一次是提起他失去的母親時,一次則是他的『摯友』幾乎瀕死那天。

 

還有一次就是現在。

 

「亞!那個孩子、那個孩子是凡斯的親人!!!」亞那瑟恩幾乎是用撞的衝出鑒定室,一路慌不擇路的跑過來,然後又再次撞開冰炎的門,「太好了!當年、當年真的還有人活下來!!」

 

「而且血緣關係很近,那孩子恐怕是要喊凡斯一聲叔叔或是舅舅!!」冰炎一臉驚愕的看著一邊哭又一邊笑,把整張臉弄得一蹋糊塗的父親,他沒有想到自己一直相處的學弟,居然是他凡斯叔叔的血緣者。

 

 

那個赫赫有名、曾經一手統領了整個黑暗地下世界的王者,在黑暗所能及之處,「妖師」這個稱呼被人敬畏的傳喚,不知是從何而起、也不知道繼承人選究竟是如何決定,充滿謎一般的強者,在黑暗世界裡所向披靡。

 

在歷代的妖師之中、凡斯亦為無人能及的最強者,明面上擁有強悍的攻擊體術、暗地裡使用的殺人技巧更是高明至極,充滿影響力的說話方式,不管是有意或是無心、亦總是讓傾聽者忍不住臣服遵從。

 

但最為人所知、卻聞者皆噤的是他的藥學能力,一滴藥足以殺萬人、亦能救萬人,當時沒有聽聞妖師之名而不顫抖的人,雖然後來這名黑暗之首突兀的消聲匿跡,但他知道在自家父親別墅裡休養、渾身傷痛的人,就是當年赫赫有名的妖師。

 

而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冰炎也只是略知一二,雖然亞那瑟恩曾愧疚萬分的提過往事,但黑暗血腥的部分都被掩下,大部分都是關於凡斯曾經為了救他做出的犧牲。

 

以及當時若不是因為他亞那瑟恩這個人,在得到凡斯信任、身懷重大秘密的情況下,依然太過輕信一名叫安地爾的朋友,被強制催眠洩後漏了所謂「妖師」的真實身份背景,凡斯的親人們也不會被當作搏弈的籌碼、威脅的人質、復仇的對象,最後在多方的傾軋中被屠得一乾二淨。

 

但在亞那瑟恩的解釋之下,冰炎知道凡斯從未怪過自己的父親,甚至在亞那瑟恩被安地爾惡意陷害,中了凡斯自己調配出來、號稱無解的劇毒時,瘋了似的拿自己作試驗品以求解藥。

 

雖然最後不愧於妖師之名,凡斯真的成功拿出了完全的解毒劑,但他的身體卻在試藥的過程中耗損太過,完全、徹底的敗弱下來,再也不復當年的健康靈活。

 

因為沒有比親身體驗更精準的測量,為了求出最完美的解法,凡斯一次又一次的拿自己紀錄試驗,讓不完全的解藥重複施加在身體上。

 

而為了能在抗藥性的作用下,讓自己的身體再次達到最佳模擬狀態,凡斯重複加重吞服的毒藥量,不斷交錯累積的藥性超過負荷,被破壞的神經和身體機能最終無法挽回。

 

免疫力下降導致的病痛不斷,各種體虛畏寒的毛病,也不停的在天氣寒冷時折磨他,即使身為藥學的第一人,比任何人都擅長治療與調養,凡斯也無法再取回已經失去的所有。

 

沒有足夠的把握能夠繼續應對各種危險,昔日呼風喚雨的王者也只能先退出黑暗世界,美其名是收斂羽翼暫且休養,但那雙翅膀還能再次綻羽的日子,說不定再也不會來了。

 

聽完這些往事,當年還小的冰炎躊躇猶豫的觀察了凡斯好幾天,最後偷偷溜進凡斯臥室,小心翼翼的拉住被角,像在碰觸某種易碎物品一樣,用難得一見的畏縮不安磨蹭了許久,最後才終於問出一句,「為什麼不生父親的氣?」

 

對這個沒頭沒腦的問題愣了一下,半臥在床上的人稍微轉了一下腦筋,幾乎是立刻就想通了前因後果,從鼻子裡哼出了一口氣,裡面滿滿都是不屑,「你爸爸他就是個笨蛋,從頭到腳都寫著蠢字,現在居然還傳染到你身上了?!」

 

凡斯瞇起充滿了怒氣的眼睛,用力把手放到小冰炎腦袋上,狠狠將那一頭紅白分明的頭髮揉成鳥窩,語氣裡滿滿都是質疑,「是他動手狙擊了我的家人嗎?是他把我的家人作為籌碼拿來交易嗎?還是他舉起刀砍死他們了?」

 

眼前的人氣勢太過強烈,小冰炎覺得他如果敢回答一聲是,凡斯絕對會現場捏爆他的腦袋,只能沉默的搖了搖頭。

 

「哼!」眼前的人又不屑的哼了一聲,像是在說『算你識相』一樣,凡斯放在小冰炎頭上的手壓緊又鬆開,「所以颯彌亞你聽好了,你那笨蛋老爸沒有做錯任何事,錯的是那些心懷不軌、舉起屠刀殺人的兇手,還有欺騙了亞那信任的那個混蛋安地爾!」

 

「如果要把錯都怪到你那個蠢老爸的頭上,的確是很簡單又輕鬆的發洩方式,畢竟他肯定會哭得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淚的跟我道歉,還躺平認打罵、連命都能賠給我。但是啊……輕鬆的路不代表是正確的路。」凡斯漆黑的雙眼裡滿滿都是堅定,裡面閃爍著連自己都不知曉,究竟有多明亮的熠熠光輝,「心懷善意的相信他人、對人性抱有美好的期望從來就不是錯誤,我不想、也絕不會否定這樣的亞那。」

 

如此的美麗乾淨、如此耀眼的亞那,是照亮他所有黑暗的光和熱,那是凡斯一生中得到過最好的奇蹟。

 

「不過原來亞那居然一直都在想這種事嗎,晚點再多揍幾拳看看他會不會清醒一點好了……」凡斯煩惱的皺起了眉毛,用小冰炎聽不到的音量低聲呢喃著。

 

「而且如果不是這樣,我這個可疑份子和你爸也不會成為朋友了,我那時真正該做的是趕快好起來,然後去碾掉那些兇手。」終於放過那頭被蹂躪成團,凌亂程度已經超越鳥窩等級的頭髮,看著頭髮亂翹還一臉認真的孩子,凡斯覺得心底某處似乎也柔軟了下來。

 

伸出雙手捧住小冰炎的兩頰,看著眼前和亞那瑟恩像了個十成十的孩子,凡斯一直都相當嚴肅的臉上,露出了幾乎從未出現過的溫和微笑,連眼睛裡都浸潤了幸福的笑意,「所以小孩子別想那麼多了,好好吃飽、然後快樂長大才是你現在的第一要務,嗯?」

 

那樣的表情太過美好,連還是孩子的小冰炎也忍不住看呆了,連對方開始捏起他的臉頰都沒有反應,直到在外面偷聽的亞那瑟恩一邊抽噎一邊撲過來,才不得不把空間讓給兩個大人。

 

而等到冰炎明白當時談話的隔天清晨,自家父親即使被用一顆枕頭從房間裡揍出來,卻還是一臉滿足幸福被揍的理由,那就是更之後的事了。

 

 

TBC.

 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凡斯不愧是妖師,他在做解藥時可是抱著「如果解藥做不出來,那我至少可以跟亞那用同一種方式死(殉)去(情)。」的想法在奮鬥的,然後亞那你這傢伙,真是嘖嘖嘖的令人羨慕啊,我也想娶一個專情又強悍的妖師回家啊!!我也想(咳咳)之後被枕頭揍出房間啊!!!!

 

然後冰炎似乎是不小心暴露癡漢屬性了,間接接吻什麼的,太久沒有漾漾在旁邊,他也終於不行了嗎(*´∀`)~


评论
热度(13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