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 冰漾】奇蹟、05

睜開眼又是新的一天,褚冥漾眨眨酸澀不已的眼睛,兩眼無神的躺在床上,他知道應該要起床吃點東西、然後吃藥,但就算再吃多少藥,恢復健康的那天永遠都不會到來了。

 

人在知道自己要死的時候,真的是脆弱得不可思議。

 

安靜無聲的房間裡只剩時鐘滴答響動,他的生命也正如此慢慢邁向死亡,太過具體的感覺到自己即將迎來終結,褚冥漾被突然湧上的恐懼淹沒。

 

他是真的真的快要死了,在沒有人的房間裡、不被任何人發現的地方逝去,然後從所有朋友、從學長的記憶中淡去。

 

「不要緊、我不會怕的!這是、我的選擇,我一點都不在乎!」他把手緊緊握在胸前,拼命的想忍住顫抖,但『好可怕、不想死』的念頭還是俘虜著他,褚冥漾在心裡無聲的吶喊著,祈求有誰來發現他的惶恐不安、是誰都好拜託來帶他走──

 

而在他最脆弱的時候,不管多少次的告誡過自己,不可以依賴、不該再靠近,但想伸出手求救的卻只會有那個人。

 

『救救我啊、學長──!』

 

 

 

「叮咚──!」

 

巨大的聲響突然在房屋內響起,在空曠的房間內反覆迴盪,被嚇到彈起來的褚冥漾還沒回過神來,只是茫然不解的瞪大了眼睛,剛剛那是……門鈴聲嗎?

 

就像是為了回應他的猶疑、門鈴再次響起,一聲接著一聲頗有催促的味道。

 

「來、來了!」就算知道門外的人不會聽到,褚冥漾還是習慣性的回話,匆匆忙忙的下樓還被自己絆了一下,才打開門就被擁入一個熟悉的懷抱之中。

 

對方抱緊的力道堅定又有力,卻一點也沒有弄痛他,清冽的冷香猛地湧入鼻端,不曾忘卻過的氣味讓他紅了眼眶、一直以來被褚冥漾苦苦壓抑的思念傾洩而出。

 

簡直就像是、聽見了他的求救聲那樣,他永遠的、無敵的學長,真的出現了。

 

沒能來得及去想為什麼為冰炎會在這裡,所有因為替對方著想而必須遠離的念頭,都在此刻都被拋到九霄雲外,溫暖的懷抱太過安心,褚冥漾只能埋首在學長肩膀上,把這陣子所有的忍耐、不安、痛苦還有絕望,都化成他最信賴的稱呼,然後用力哭喊出來。

 

「學長、學長、學長──!!」

 

「褚、我在,有我在這裡,所以別怕。」冰炎對自己懷裡才消失了幾天,就消瘦到驚人的少年心疼不已,忍不住更用力的將對方壓入懷中,彷彿要將對方刻進自己的血肉裡一般。

 

他還殘存輕柔的舉止,就只剩磨蹭對方頭髮的力道,對方的眼淚一滴一滴浸濕他肩膀,冰炎覺得那塊地方就像是被通紅的鐵水淋上一般,連心臟都疼的抽搐。

 

 

不知道哭了多久,褚冥漾終於止住了眼淚,但他在頭腦逐漸冷靜下來之後,開始心驚膽跳的細數這段時間發生的事,反射性的瑟縮了一下。

 

在那麼多人面前駁了學長的面子──他其實也有看到後面樹叢藏著的助攻小精靈們;一聲不吭的鬧失蹤、隱瞞了自己生病這件事,現在學長找到這裡肯定是已經全部知道了。

 

雖然說種種行為都是為了對方著想,但總歸來說是他做得不道地,會不會等等拳頭就直接落在他的腦袋上面?

 

「知道心虛了,嗯?」冰炎低沉好聽的聲音在褚冥漾耳邊響起,但在他聽來簡直是魔王的呢喃、是暴風雨前的寧靜,充滿了威脅感,讓他下意識的護住後腦,但意料之中的重擊沒有從頭上傳來。

 

「現在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放過你,等你好起來了,這筆帳我們再來慢慢算!」對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偷瞄,冰炎沒好氣的彈了他的額頭一下,眼神裡滿滿都是擔憂跟無奈。

 

「好起來……?」褚冥漾疑惑得睜大了眼睛,因為哭過的關係讓他眼睛微紅、黑眼濕潤又無辜,可憐兮兮的模樣格外惹人心疼,冰炎也不賣關子,讓開身體露出被擋住的兩人。

 

亞那瑟恩和凡斯不知道已經旁觀多久了,銀髮的人露出了一臉欣慰的表情,另外一位黑髮黑眼的男人眼眶發紅,眼中的水光在朝陽的照耀下隱隱閃爍,褚冥漾覺得自己其實現在還在夢中,不然怎麼會看到去世多年的舅舅站在眼前呢?

 

然而對方朝他張開了雙手,熟悉的呼喚出只有家人才會喊的暱稱,「漾漾。」

 

「凡斯舅舅?」褚冥漾的聲音非常輕柔,就怕不小心打碎了眼前所見的畫面一樣,手向前伸又縮回來,然後被凡斯一把握住。

 

帶著暖熱又柔軟的觸感,是活生生的人才有的溫度。

 

「舅舅,你居然還活著……!這實在是太好了,當年我們全家收到訃報時都不敢相信,媽還偷偷哭了好多次。」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,褚冥漾連眼睛都不敢眨的盯著眼前的凡斯,小時後雖然不常見面,但對他和姊姊疼愛非常的長輩還活著,對已經舉目無親的他來說,簡直像是救贖一樣。

 

「是啊、我原本是真的差點死了,不過後來被颯彌亞的父親給庇護,不過沒想到漾漾你也還活著,這真的是……太好了。」凡斯同樣笑著,他輕輕整裡褚冥漾的額髮撥向一旁,看著過去還小的孩子已經成長到這麼大了,他難得鬆懈自己一貫的隱忍克制,放任自己流露出感情,「我這些年來,一直都很想你們。」

 

「我也是!很想舅舅、也想爸媽他們……」緊緊抱著凡斯確認對方確實存在,被手掌拍撫著背後的熟悉節奏,草藥香繚繞著和過往的記憶重疊接軌,然後還沉浸在感動裡的褚冥漾,突然一個機靈反應過來,他的血親現在還有人存活著,這不就代表說……!!

 

「所以我的病……有機會可以治得好了?!」有點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,褚冥漾揪緊了手下的衣料。

 

「是百分之百可以痊癒!!」用力把手壓上黑髮頭顱,原本差點順手把人巴下去的冰炎,在最後緊急剎車改成重重揉亂髮絲,「說實在的,褚你該不會到現在都還沒發現,我的姓氏究竟代表了什麼吧?」

 

看著眼前的人滿眼問號、一臉稱得上『蠢』的呆萌表情,冰炎嘆了一口氣說道,「冰牙和燄之谷這兩間醫學方面的商業龍頭集團聽過嗎?」

 

褚冥漾疑惑的點點頭,這兩間集團的大名他還是知道的,畢竟這兩間集團的子公司遍佈全球,還經常在醫學上有巨大的突破,聽新聞報導也知道了不少相關的訊息。

 

「冰牙的現任最高負責人就姓伊沐洛,焰之谷那邊的則是姓巴瑟蘭。」冰炎一臉無奈的說,雖然知道他的學弟有時候很遲鈍又神經大條,但沒想到居然這麼嚴重,連把情報洩漏給他了都沒想到過去查查看。

 

但若不是褚冥漾滿心滿眼的都只看著『他』這個人,無關背景、無關身分、無關任何的其它,冰炎也不會一頭栽進對方毫無雜質的奉獻裡,最終不可自拔的把整顆心交出去。

 

「等等那不就是學長你的姓氏嗎!」褚冥漾被震驚到有些凌亂,原來他的學長這麼有來頭,他真的一點都沒有發現!

 

但即使有這麼強大的背景,褚冥漾覺得即使沒有這些做後援的學長,也依然會靠自己強悍無匹的能力,登上最顛峰的王位摘下皇冠,他的學長一直都是最強、最好的。

 

「可是學長你不是要往料理餐飲方面發展嗎,這樣你家裡的人不會有意見?」對於集團繼承人該負擔的責任,褚冥漾多多少少還是有在各種電影小說裡了解一點,想起那些演到乏濫的狗血劇情,讓他忍不住疑惑的發問。

 

「料裡是我個人的興趣,而且我也已經通過家族裡的檢核了,大約七年前的我在基因分析這塊做出了一些成果,所以自然不會有人多嘴說什麼。剛好你現在病症需要的療法、就是我當年的主攻方向,當然這幾年我在空閒時間,也有繼續一些研究權當休閒娛樂,要治好你的病還算綽綽有餘!!」一邊說著、冰炎一邊對褚冥漾險惡的微笑,那猙獰的模樣讓他很想直接躲到自家舅舅的後面,擋掉所有尖銳的目光。

 

「真是個大笨蛋!一個人藏著抑著,早點說出來問題就解決了,居然敢不相信我的能力,褚你的膽子很大嘛!」

 

褚冥漾苦著一張臉說不出話來,雖然他知道他的學長無所不能,但他哪裡知道會這麼驚人!唯一一次沒有給予他的學長信賴,就得到了這種結果,他自己都想撓牆了好嗎!

 

「好了,先回我們冰牙的總部再繼續敘舊吧,我們還要幫漾漾做不少檢查。」站在旁邊的凡斯無奈阻止冰炎再繼續故意戳褚冥漾,拉過一直用欣慰柔和的微笑表情,滿是包容看著兩個孩子的亞那瑟恩,對褚冥漾介紹道,「這位是亞那瑟恩‧伊沐洛,颯彌亞的父親,也是現任冰牙的負責人之一。」

 

「媳婦你好啊~!」亞那瑟恩一開口說話,就毀滅了那張臉帶來的氣質,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剛剛還一臉高貴典雅,像個活動藝術品的人瞬間形像崩壞。

 

「等等!媳媳媳媳媳婦是指什麼?」褚冥漾連耳朵都紅透了,就算他和學長互相喜歡,但名份還沒定下來啊啊啊啊!現在就見家長會不會太快了一點?!而且他才剛起床而已就來開門,沒有洗臉沒有刷牙沒有梳頭換衣服完全亂糟糟的一片──!!

 

想到自己給學長家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模樣,褚冥漾就覺得羞恥感淹沒全身,他好想像鴕鳥一樣挖個地洞鑽進去,再也不用出來面對現實。

 

「不是媳婦嗎?」亞那瑟恩呆了一下,指責的眼神望向冰炎,「小亞你打算始亂終棄嗎,爸爸可不記得有這麼教過你!」

 

凡斯有點慘不忍睹的摀住眼睛,慶幸自家外甥還沒有看到亞那瑟恩把自己倒吊在樹上的模樣,凡斯略為安慰的想,幸好颯彌亞比較像自己,沉穩又成熟可靠,歡脫到脫線的人有一個就夠了。

 

「褚還沒答應我呢。」冰炎一臉無辜的聳肩,「不過放心好了,他絕對是你的媳婦,跑不掉的。」

 

還正在欣慰的凡斯征愣了一下,什麼時候颯彌亞也變成這種會口頭調戲的人了?!

 

不過想到剛剛在車上聽到對方的解釋,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問題真的太過突然又傷人,雖然颯彌亞說得輕描淡寫,但那種幾乎失去摯愛的痛苦和煎熬,凡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,看來颯彌亞是真的很高興,才會忍不住跟亞那一起鬧漾漾。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終於讓他們見到面啦!!可憐的漾漾就這樣白白傷心了那麼久,不過這也是他的選擇,他是真心誠意的祈求冰炎能夠幸福,才那麼努力忍耐的,所以雖然有些怨念、不過一點也不後悔。

之後他們會好好談談這個問題的,情侶間最重要的就是溝通,溝通可以改變世界(?)


然後冰炎果然還是太嫩啦,他能那麼愉快的走上廚師之路,那些反對聲音都得感謝凡斯跟亞那先幫他掃掉了,冰炎到底會不會發現呢~

 

昨天忘了發,所以今天發兩篇~!!


评论
热度(12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