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 冰漾】奇蹟、06

「不好意思打擾幾位。」一個溫和平穩的女聲突然打斷了他們的交談,回頭就看見一位漂亮的女性正站在圍牆門口,溫柔的氣質讓人不禁對她心生好感,她看著眼前轉過來的人、尤其是看到凡斯的時候,眼神閃過了一絲驚訝,「我是辛西亞‧愛德兒,雖然冒昧前來實在是太過唐突,但有個人想讓褚冥漾先生見上一面。」

 

「妳想讓他見誰?」有些警戒的擋在褚冥漾前方,冰炎想起隱藏在暗處的第三方,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查到任何有關他們的情報,來人甚至有可能是當年被亞那瑟恩跟凡斯,兩人聯手挑掉的鬼族殘黨。

 

「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,所以他直接來了。」辛西亞無奈的看向門口旁邊停著的車,平凡又低調的款式完全不引人注目,一個和辛西亞有幾分像的男人,在後車廂搬出了一台輪椅,小心翼翼的從後座抱出了一個人。

 

從褚冥漾他們的角度來看,視線正好被車子擋住,只能等人被推過來。然而當輪椅上的人一離開車子的遮擋,褚冥漾跟凡斯幾乎是同時向前跑去,「『然!』」

 

「漾漾,還有凡斯叔叔,好久不見了。」來人帶著溫和的笑意,一頭淺棕色頭髮,正是當年在白陵本家被大火付之一炬後,就下落不明的白陵然。

 

「然,你的腳!」褚冥漾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,對白陵然坐在輪椅上有了最糟糕的心理準備,凡斯則是直接伸手搭上了對方的脈博,臉色同樣難看。

 

對兩人緊張的表情,白陵然難得一臉尷尬羞愧,「我的腳沒事,只是昨天不小心崴了一下,其實我可以自己走的,坐輪椅只是為了移動方便而已。」

 

對此凡斯只是瞪了他一眼,在他身上、腿上試探性的按了幾處,然後狠狠的數落他,「身體有餘毒在肺裡殘留,支氣管恐怕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害,身體肌肉跟骨骼上暗傷不少,你虛弱的連拐杖都沒辦法自己撐,現在給我坐在輪椅上是最佳選擇!」

 

「是的。」迎著在場大部分人責備的眼光,白陵然再怎麼想證明自己其實沒那麼虛弱,也沒敢開這個口。

 

「啊、難道你是辛亞嗎?」在旁邊一直盯著推輪椅過來的人,越看越覺得有些面熟,亞那瑟恩靈光一閃,就差沒有用手指著對方了。

 

「伊沐洛先生,好久不見了。」辛亞笑著和亞那瑟恩打招呼,然後在肩膀上被輕敲了一拳。

 

「都是一家人,雖然你們在國外難得回來,也別喊得這麼生疏啊。」對自家恪守禮儀的大表哥沒轍,亞那瑟恩一臉埋怨的看著辛亞,「你們怎麼會和凡斯的姪子在一起?不過當年既然是被你們所救,那伊沐洛這邊找不到情報也是當然。」

 

「這件事倒是說來話長,其中牽涉了不少對象。在大街上說這個不太合適,還是先回你們那邊再來詳談吧。」辛亞嚴肅的對亞那瑟恩說道。

 

 

原本只是三人出行,卻浩浩蕩蕩的帶回了超過兩倍的人數。

 

在前往接待重要客戶的會議室之前,凡斯猶豫了一下對冰炎說道,「颯彌亞,拜託你帶漾漾先去做全身的指數測量好嗎?這個空檔我想先幫然看看他的身體狀況。」

 

聽出了凡斯支開開褚冥漾的意思,白陵然有點著急的張開了口想要挽留,卻被凡斯充滿懇求的目光掐斷在喉嚨裡。

 

白陵然帶著不諒解的眼神緊緊抿住了唇,最後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,即使在他看來這種隱瞞並不明智,白陵然還是妥協接受了對方的決定。

 

冰炎對這個要求有些訝異,但秉持著對他凡斯叔叔一貫的信任,他沒有開口多問些什麼,直接點頭應允。沒有發現他們私底下已經迅速無聲的交流過,褚冥漾對突然沉默下來的現狀還有些不解時,就已經被握著手往另一邊拐去,「褚,走這邊。」

 

兩人經過安靜無聲的白色走廊,踩在光可鑑人地板上的扣扣回音、是這裡唯一的聲源,幾乎是與世隔絕的環境,讓褚冥漾心裡有些忐忑的握緊冰炎的手。

 

而走在前方的人即使完全沒有回頭、也明白了他的惴惴不安,冰炎的手臂稍微向前用力,讓褚冥漾從落後幾步的位置、改為走到他的身側。

 

用一種懷念的語氣,他開始為褚冥漾介紹起周遭的環境,例如從哪邊走會到他專屬的實驗室、哪個門裡的機器曾經被他意外弄壞過,就連他曾經炸過半個實驗室、差點被抓起來打屁股的糗事,都被拿出來分享了。

 

屬於冰炎過往的點點滴滴,就這樣慢慢隨著走過的地方開始鮮明起來,褚冥漾彷彿能看到一個小小的孩子,正帶著笑容從他旁邊跑過,讓原本冰冷無機質的環境,逐漸添上了溫暖的色彩。

 

左拐右彎、他們倆走過像迷宮般的路線,最後褚冥漾被帶到一間檢查室裡時,他早先產生的退縮已經完全被消弭,冰炎從空無一物的牆壁拉出螢幕,輕點幾下、複雜的儀器就如同魔術般冒出來。

 

褚冥漾依照冰炎的指示小心的躺下,檢查專用的床意外的舒適柔軟,和他過去在醫院使用過的任何一張都完全不同,他突然蠢蠢欲動得出現想左右翻滾的慾望,然後馬上就被一根手指戳著額頭無情的鎮壓,「給我躺好,別亂動。」

 

房間的燈光暗了下來,正被精密儀器不斷掃描的褚冥漾眨眨眼,從他的角度只能看見一塊方型黑色、逆著他發亮的操作面板背部,而那些熒熒光芒全都照亮在冰炎身上,替對方的輪廓、銀紅色髮絲都鍍上點點光暈。

 

現在他所處在這微暗的室內、冰炎就是唯一的光明,就如同對方過去無數次,像太陽一樣降臨在他永夜的國度裡,為他心中死寂的空城帶來溫暖和光明。

 

看著冰炎操控儀器的認真臉龐,褚冥漾忍不住開口呼喚他,「學長。」

 

「嗯?」冰炎疑惑的抬起頭來,看著他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戀人,黑暗的環境中、只能看到對方一雙翦水黑眸,正粼粼瀲灩的閃亮著。

 

「學長學長學長。」

 

「什麼事,叫魂呢?喊一聲就夠了吧。」冰炎哼了一聲,檢測的掃描燈在完成使命後緩緩熄滅,他坐到床旁邊握住褚冥漾的手,偏冷的溫度讓冰炎皺起眉,把自己另外一隻手也覆上開始搓揉,企圖充當人型暖暖包。

 

「沒什麼啦……只是覺得今天簡直像作夢一樣,發生了好多預料之外的事,感覺一點也不真實……有點怕等一下就會突然醒來,發現我還是孤伶伶的一個人躺在床上,學長出現了什麼的、凡斯舅舅跟然其實沒有死之類的,都只是我的一場美夢而已。」

 

看著褚冥漾此時充滿猶疑、不自信的話語,冰炎只是挑起了一邊的眉毛,突然伸手箝住對方的下巴、然後吻上去。

 

溫暖的唇先留戀磨蹭著,然後舌頭靈活的從對方唇縫鑽入,冰炎勾起褚冥漾柔軟的舌頭,強勢的吸吮掠奪,呼吸間鼻端都是彼此溫熱的吐息。

 

隨著深吻的動作逐漸轉為濃烈,冰炎鮮紅眼眸裡滿滿都是侵略的光芒,伴隨那份強烈的佔有氣勢,讓褚冥漾恍惚產生奇異的錯覺,彷彿眼前的學長其實是某種野獸化身而成,身為獵物、他會就這麼被吞吃入腹,連骨頭都不會剩下。

 

他幾乎忘了該怎麼呼吸,只覺得變換親吻角度的縫隙間,他能攫取到的空氣越來越少,褚冥漾腦袋裡的思緒糊成一團、只剩追逐彼此的本能還在運作,在眼冒金星差點昏過去之前、學長率先放開了他。

 

「……怎麼樣,夠清醒了嗎?」冰炎打開旁邊的電燈開關,兩人紅腫的雙唇顯示了剛剛的吻到底有多激烈,褚冥漾對自家學長邪魅微笑紅著臉說不出話來,只能用因缺氧而泛淚的眼睛瞪著對方,只能拼命大口呼吸、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 

「看來是不夠清醒……」用帶點惡意欺負人的心態,冰炎刻意曲解對方沒能回覆的原因,他刻意壓低聲線、然後貼近褚冥漾,他知道對於自己的這張臉,即使是相處時間比任何人都長的學弟,就算平時看得再怎麼習慣、關鍵時抵抗度只會在零以下,「那就再來一次吧。」

 

趁褚冥漾為他難得刻意的表情呆愣、臉紅時,冰炎已經再次欺上,把對方所有嗚嗚的抗議聲,都和著一起吞下了肚。

 

剛剛敞亮的檢查室,不知何時又被關上了燈,在一片黑暗中、只留滿室旖旎的粉紅泡泡,還有令褚冥漾臉紅不已、交換親吻時,自己情不自禁洩漏的喘息呻吟。

 

 

 

 

相對於另一邊甜蜜到足以閃瞎人的氣氛,被留下的五人在沉默中抵達會議室,關好厚重的門確認沒有竊聽之後,白陵然皺著眉開口詢問,「為什麼要支開漾漾?這是我們白陵一支的事務,有些重要的情報他也必須要知曉,否則無法防範有心人的算計。」

 

「我當然知道,但絕對不能是現在,漾漾剛被檢查出罹患了白血病變體I型。」凡斯有些頹然的扶住額頭,將瀏海往後梳理,「雖然這在現在的醫療科技下已經不是絕症了,但是我剛剛看了漾漾的情況,開始治療的時間有點太遲了,現在情況恐怕有點危險,所以在這半年的治療過程內,漾漾最好都要保持心情的正向平穩,不要有太過起伏的負面情緒。」

 

對這個充滿震撼的消息,白陵然驚愕反射性的想從輪椅上掙扎下來,想立刻去追剛剛離開的漾漾、確認他的安好,然後被辛亞強硬的壓回去,過度急促的換氣讓他不禁嗆咳起來,「咳、咳咳,怎麼會!」

 

「我也是今早才知道這件事,而我想你帶來的情報恐怕不是什麼好消息。」辛西亞擔憂的輕拍著白陵然的背幫他順氣,凡斯苦笑的倒了一杯水,拿出隨身攜帶的藥盒丟了一顆進去,天藍色的藥錠瞬間融化,但水的色澤卻依然透明無味,他把水杯遞給白陵然,「於是我決定支開他,先聽聽你要說些什麼,再看到底能告訴漾漾多少。」

 

白陵然接過水小心的啜飲,原本胸腔因嗆咳產生的不適、還有每每呼吸時會有的滯澀感都消失無蹤,那是在螢之島調理了多少年,換過多少醫生、藥物都達不到的效果。

 

而凡斯光是這麼一顆隨手拿出的藥丸,就大幅緩解了他的痼疾,這讓他了解到傳說中、歷代最強妖師的名號,究竟有多麼名不虛傳。

 

「只是治標不治本,先將就一下,晚點再專門幫你調理,如果一切順利的話,身體恢復到正常人的八、九成應該不是問題。」對白陵然敬畏的眼神,凡斯只是揮揮手示意對方不用在意,然後坐上亞那瑟恩拉來的鬆軟皮椅上,「那麼,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、說說看吧。」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終於把然放出來啦!!!嚇了大家一跳的然被訓了ヽ(✿゚▽゚)ノ為什麼然會這麼剛好的冒出來,一切都是有原因的,突然想起當初打這篇的另外一個目的是要盡量蘇妖師們,漾漾GOGOGO!!

 

其實當初有考慮過要讓然陷入修羅場,在辛亞和辛西亞之間被包夾,但護玄大大寫的翻外實在是太甜啦!!最後還是決定然辛1V1不動搖了~

 

啊啊終於稍微開始挖過去了,打著沉重的橋段,就忍不住想打點甜甜又單蠢的情節,好想把漾漾和冰炎的校園生活耕出來喔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想吃食戟PARO的特傳,但我覺得我會想菜色想到撞牆_(:3_Z)_該來看菜譜了嗎……


评论(5)
热度(14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