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、04(主重→漾,副哈漾)

04、


「……這一條是當代先天能力者、褚冥漾對我方提出的要求,至於是否邪惡將由我判斷、並且由我親自執行裁決。」沒有理會我剛剛讓他坐下的暗示,依然跪著的重柳直直盯著我看。

 

雖然他的表情一直都很平淡,但說到要行刑那邊時,他的手用力到把衣料都抓皺了,我覺得他看起來好像非常痛苦。

 

是因為未來我提出的要求嗎?

 

「你果然是個遲鈍的笨蛋兼混蛋……居然要求一個喜歡你的人殺死你。」重柳丟出了核彈等極的超級發言,我被炸到連話都不會說了,連旁邊的然跟學長都一起被波及,頭一次在他們臉上看到『空白』跟『他在說啥鬼話』這種表情。

 

我覺得我現在肯定是在作夢,請學長巴我一下就會醒了啊哈哈哈……人生收到的第一次告白,對象居然是男的還疑似是敵對種族,媽呀我未來的人生到底是歪到哪邊去了!!!

 

「我為了向你贖罪,所以登上了族裡的最高位,就為了能扭轉必須殺死妖師的這個錯誤使命。雖然我已經放棄這輩子能跟你在一起的可能性,但如果我真的做了這種事,那我大概就連下輩子也沒機會了。」重柳看著我的眼神滿懷怨念,「你那時意外知道了你現在的伴侶曾經許下誓言,萬一你走上錯誤的道路,他會親手結束你的性命;而那邊的妖師之首允諾對方,如果他因此痛苦的想死,會親自送他下去跟你團聚。」

 

「你是為此才來求我這件事的,甚至還把這句放到條約裡。你說你不想他為你痛苦,所以萬一真有那麼一天的話,求我代替他動手殺了你。」

 

眼前的人看起來就像是受了傷的野獸一樣,雖然尊嚴與自持讓他不屑露出痛楚的表情,但是汨汨鮮血依舊從他的話語裡蔓延過來,我幾乎可以嗅到傷口的憂傷血味。

 

「真的很對不起……為了未來的我做的事情。」雖然我對未來發生的事一點概念都沒有,但還是被他的眼神跟流露出的難過刺得非常痛,總覺得無論如何應該要跟他道個歉,光聽就覺得未來的我做了相當殘忍的事,被喜歡的對象這麼對待,是我肯定會痛苦絕望的不得了。

 

「不過你可以拒絕我的啊,這個要求聽起來就很過份!」我忍不住這麼建議,他到底為什麼對我這麼言聽計從?

 

「我曾經發過誓,只要是你的願望,無論如何我都會為你實現。」重柳別開視線,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我這邊,「我剛剛說過要對你贖罪,是因為除了我們族人的迫害之外,我曾經在你的面前……襲擊了你的母親,如果當時不是一些意外,你和你的母親都已經死在我的手上了。」

 

「但即使是對著我這個殘忍的加害者,你後來也還是選擇了原諒。在我受傷時第一反應是要為我治療、被我誤會後卻先予以我歉意,最後甚至還為了我的失誤,替這個世界付出了重大代價。」

 

聽起來未來的我是個相當偉大的人,總覺得十二萬分的難以想像,我這個衰人沒有導致世界毀滅之類的就不錯了。雖然有點抱歉,但我忍不住還是以懷疑的眼光看向重柳。

 

所以重柳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逐漸喜歡上我的嗎?以我對自己的了解,大概沒有他說的那麼高尚,裡面大概有不少他沒有說的內情,跟這樣那樣的誤會吧我想……

 

 

 

 

這一大串的資訊讓我完全消化不良,裡面的問題點太多我不知道要從哪裡吐槽起了,聽到現在唯一讓人覺得還有點安慰的,大概就是至少未來的我居然有對象了。

 

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子,居然看上了我這個衰到爆的人,突然覺得有點感動,然也充滿興趣的開口問了這個問題,瞟向我的眼神欣慰到非常明顯,「不過你剛剛說的伴侶……未來的漾漾已經結婚了?方便跟我們說說是哪個種族的對象嗎?」

 

重柳卻露出了前所未見的嫌棄表情,除了剛剛對我們的愧疚之外,這是他少數幾次有強烈的情緒波動,這讓我們越來越好奇了,他沉默了好幾秒才有些不甘不願的開口,「對方是沉默森林的夜妖精,為妖師導讀黑夜的輔助種族,不愧妖精的自私之名,是個在伴侶未成年前就把人拐上床的混蛋。」

 

「那也比鬼鬼祟祟跟在後面,每天偷窺我家大人的跟蹤狂好的多了。」我從未聽過的低沉嗓音突然冒了出來,讓我們全部人都震了一下,再來一隻有黑色皮膚的手突然從空中冒出來,然後用力往下劃落。

 

空間就像被撕裂開來般,一個明顯與周遭環境不同、像是七彩調色盤被攪混的發光色塊,就這樣在半空中逐漸的往外擴展,拉出可供成人通過的狹長大小。

 

然後在漫畫裡才有的空間通道就這麼在我們眼前出現,一名膚色黝黑的妖精從其中跳出,落地的姿勢輕盈帥氣。

 

來人轉向旁邊的重柳,兩人臉上互相嫌棄的表情簡直是如出一轍,不知道為何讓我有點想笑。

 

「你這個在我和大人婚禮上鬧失蹤的混蛋!借酒澆愁還跌到時空裂縫裡,連留給你的正式禮服都沒有換,你該不會是刻意跑掉的吧?」

 

「而且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我所侍奉之主應允的,區區『外人』沒資格說三道四。」來人穿著非常繁複又華麗的衣袍,深黑色的服飾上用墨藍的波濤圖騰裝飾,還綴有不少水滴型的水晶墜飾,零零碎碎撞擊著發出輕脆的聲響。

 

左邊的頭髮全部都被後梳,在後腦勺固定成一束,非常長的黑紗從頭髮右邊的髮飾上垂落,如果沒有被對方挽在手裡,大概就會直接掃地了。

 

對方手中的那條黑紗看起來非常特別,最頂端黑得像是最深沉的夜空,卻從中間接近尾端的部分慢慢從墨藍轉為淺藍,最後變成雪白的泡沫狀,讓人直覺連想到海浪輕拍在夜晚沙灘上的景像,一整套就像是某種慶典場合會穿的正式服裝,真的非常莊重又好看。

 

而且不知道為什麼、我隱隱覺得他這身衣服帶有我的氣息……跟形象?看他穿著這套衣服,感覺就像是我跟他相濡以沫的同在一起、不分彼此,這個錯覺讓我的雙頰有點發燙。

 

明明是黑色的皮膚、黑色的衣服,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看起來就像在發光一樣。

 

目不轉睛盯著這個明明應該難以親近的妖精,我突然有點魂不守舍起來,心臟的地方蔓延出某種溫暖騷動,有種想看著對方不放、即使是發呆也好的慾望。

 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重柳超可憐XD不過大部分是他自作自受,誰叫他已經把殺妖師、微持時間秩序的形象牢牢刻在漾漾心裡了呢>WO

漾漾其實還一直認為重柳大概滿樂意做掉他的,這就是純跟蹤不交流會產生的大誤會~未來的漾漾跟本就不知道他當族長的原因,還以為他們只是打算全族轉職跟蹤狂了(爆笑)

 

然後本篇哈維恩正式上線!!重柳掰(揮手)他接下來大概就剩被戳痛處的戲份啦(看劇本)!

結婚禮服是照漾漾的形象做的唷,漾漾直覺正確~把對方的氣息穿上身什麼的,啊嘶──


评论(5)
热度(15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