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(凡斯重生系列文)00-02

00. Reset(初始)/ 01. Adventure(冒險)/ 02. Poetry(詩歌/韻文)


食用需知:

*凡斯重生,CP為亞那X凡斯,後段有拆為亞那X巴瑟蘭公主、亞那←凡斯。

*主要是凡斯自我補刀,亞那是無渣情節,純粹躺槍悲催攻。

*少量的颯彌亞→凡斯。

*所有原創姓名含意都是我隨機亂掰,與現實絕對無關。

*借用二十字微小說的題目,感謝題目的創作者,但內容大多是爆字數。

*每一篇都有些關連,建議連著看會更有劇情的完整性。

*以下正文開始。

 

00. Reset(初始)

 

他不記得自己在時間之流裡飄盪了多久,黑暗與混亂一直跟隨著他,心痛的悔恨某事、深沉的憎恨某人,都是太久以前就已經被消磨殆盡的過去,久到連世界的詩歌都已經不再流傳。

 

直到那一天,有著與他相同血緣的孩子衝到他面前,對他憤怒的大喊,「你害亞那的小孩、我的學長死掉了!」

 

他才像是被驚醒了一樣,感覺和思考漸漸隨著兩人間來回的對話清晰起來,滿臉氣憤的後代將一顆球遞給他,「這個,是你的。」

 

然後接過球的瞬間,所有該被時間沖刷遺忘的記憶,就像潮水般一擁而上將他淹沒,明明已經沒有身體了,那些回憶卻還是疼痛得讓人想流淚、幸福得讓人想微笑。

 

凡斯看著自己的靈魂化為碎末被捲走,只留下清醒的意識作為存在的痕跡,他以為自己就會這樣消散在世界之中,從他懷抱著遺憾一直不願踏入輪迴,就已經有如此的心理準備了。

 

但是他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捕捉,龐大的力量感讓他顫慄不已,凡斯從流入意識中的訊息明白,這份壓倒一切的力量就是所謂「世界的意志」。

 

「『繼承黑色力量的人啊,汝受現世之敵害而刻上傷痕、卻仍深愛此界不改,汝有成為安魂師之宿命,是否願意接受?』」

 

凡斯被這個聲音震懾壓制的無法動彈,僅存的意識幾乎被震碎撕裂,他甚至是無法回話,只能沉默的聽著世界意志的發言。

 

「『若是選擇了承擔宿命,汝可得到一次從頭再來的機會,要如何改變遺憾單看汝自身之抉擇。但安魂師之壽限將為唯一不可更改之錨點,汝死亡後將會再次回到時間之流,為黑之主平衡黑暗之力,直到世界不再需要為止。』」

 

那便是直到世界終結為止的意思了吧,但凡斯對這些條件完全沒有異議,他正為所能獲得的報酬而震顫不已,如果一切都能重來,那他是不是就能改變亞那的結局了?

 

而此時「世界的意志」就像是為了增添砝碼一般,對凡斯心內的假設給予了回覆,「『是。』」

 

就算對來路不明的發言者並不信任,但對僅存意識的凡斯來說、他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,況且這項交易實在是太過誘人,他跟本拒絕不了。

 

「我願意!」這份能夠更改遺憾的可能性,讓凡斯義無反顧的答應對方,只要能夠改變過去,讓亞那瑟恩獲得他應有的幸福,什麼代價他都能為此付出。

 

話語才剛落下,凡斯就感覺到龐大的力量迎面撲來,「世界的意志」急躁迫切得讓他有些意外,還來不及多想些什麼,他的意識便已捲入完全黑暗漩渦之中。

 

 

再睜開眼,四周一片陽光燦爛、鳥語啁啾,緩緩坐起的凡斯還有些茫然,不知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

突然大量的白色小花從他頭頂灑落,將他淹沒在花海裡,一回頭就看到他心中永不褪色的銀髮精靈,正笑吟吟的看著他,「凡斯~這些是大氣精靈剛剛送我的禮物,我想與你一同分享!你是否也感受到了春天的芬芳環繞在身側?」

 

還不太清醒的凡斯閉了閉眼又張開,只來得及勉強勾出一抹笑容當作回應,然後眼淚就無可遏止的不停落下,把亞那瑟恩嚇的手足無措,但還來不及開口說話、就先被凡斯突然的拉下抱住,「亞那、亞那、亞那瑟恩……」

 

從來沒有見過凡斯這麼惶恐畏懼模樣,想起朋友容易被追殺的種族血脈,亞那瑟恩眼神銳利起來、緊繃起的身體充滿爆發力,他動作隱蔽的護起懷裡的人,進入備戰狀態警戒著週圍,但卻沒有發現任何懷有惡意的威脅者。

 

多次確認週圍只有他們兩個生命體,滿懷疑惑的亞那瑟恩稍微放鬆手腳,卻反而被凡斯抱得更緊,但不管他怎麼溫和詢問都只得到搖頭作為回應。

 

最後無奈的亞那瑟恩別無他法,只能同樣緊緊回抱著凡斯,一遍遍拍著對方的背來安撫對方,用一聲聲的「我在這裡」回應凡斯悲傷的呼喚。

 

最後凡斯終於止住再次見到亞那瑟恩的激動,卻不敢把頭抬起來面對被他染濕大片衣衫的精靈。

 

亞那瑟恩感受到環繞在對方身上的悲傷之意終於散去,但凡斯卻一直不肯把頭從他的肩膀上移開,就像是在逃避什麼一樣。

 

有些好笑的看著淡紅色從凡斯耳根一直蔓延到脖頸,想必臉上也是相同的淺紅,這可是平常看不到的風景。雖然有些蠢蠢欲動,但亞那瑟恩只是體貼的拍拍凡斯的肩膀,出聲詢問他的疑惑,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 

「……做了一個很可怕的惡夢,夢見你永遠的閉上眼睛,再也不能看著這個你喜歡的世界。」沉默了好一下,凡斯悶悶的聲音才從布料中傳來,「所以剛剛才有點失控,不過夢都是反著來的,像你這樣的精靈禍害肯定會長命萬年。」

 

亞那瑟恩心裡有些無辜,雖然他常常闖禍被罵是事實,但他通常只是想和凡斯一起分享世界的美好而已,應該沒有到禍害那種程度吧?但他還是沒有抱怨什麼,任由凡斯繼續埋在他的身上。

 

而且精靈的直覺一向準確,今天的凡斯似乎對他有所隱瞞,如果只是惡夢、一貫強勢的好友不會哭得這麼難過,但亞那瑟恩選擇尊重對方的顧慮,體貼的不曾多加追問。

 

而始終低著頭讓亞那瑟恩看不清表情的凡斯,心中懷疑此刻並非現實的惴惴不安、也終於被懷中精靈實在的體溫和觸感給安撫。

 

他是真的回來了,不是作夢也不是幻覺,凡斯在心中狠狠的賭咒發誓,這一次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,那些鬼族跟麻煩通通會被他搶先毀滅。

 

這一次他會讓亞那瑟恩得到他該有的幸福。

 

 

01. Adventure(冒險)

 

再次回到最初三人的相遇,看著亞那和前面血淋淋的傷者鬼族。

 

到底要不要現在就殺了安地爾,這是個麻煩的抉擇。

 

凡斯揉揉額頭嘆了一口氣。

 

算了,亞那一直都很喜歡這個「新朋友」,只要亞那能開心、能露出笑容,那就沒什麼不可以的。

 

反正能避開亞那耳目的時候,他會好好的用上所有的力量,給這個居心不良的鬼族銬上枷鎖,只要一對亞那有任何異動的想法,妖師的絕對力量就會先扭斷他的頭!

 

於是,在亞那回精靈族地時,凡斯直接毫無顧忌的藥倒安地爾,捉著對方的腳就直接把人拖到地上的陣法中,過程中還「不小心」撞到了不少東西,讓鬼族那張英俊的臉佈滿灰塵和淤青,看著地上那個挑撥他和亞那之間的友誼,將兩人推向萬劫不復深淵中的鬼王第一高手,凡斯很想現在就乾脆讓他永遠不存在,但是不行。

 

因為亞那說他是朋友,直到最後的最後都一直這麼堅持,既然如此,那他會幫亞那守住他的願望。

 

「『我所說出之言將成為枷鎖,刻在此人的靈魂之上,第一、此人無法做出任何傷害亞那瑟恩‧伊沐洛之事,即使動念也會牽動限制。』」

 

「『第二、此人無法洩漏關於亞那瑟恩與冰牙精靈的任何情報給鬼族,不管是以何種方式、有心或是無心,一旦發生就會牽動枷鎖。』」

 

「『第三、不得洩漏關於我的任何情報給亞那瑟恩‧伊沐洛,以及其相關者。以上任何一點規約,只要觸碰一條就即刻繳殺,靈魂不留!』」

 

凡斯眼中帶著冰冷的笑意,看著契約爬上對方的身體,埋入心臟、頭腦、咽喉等位置,一有問題就會化作獠牙扯開對方的身體。

 

安地爾從頭到尾都保持昏迷的模樣沒有睜眼,也許只是對方用來麻痺他警戒的偽裝,但對凡斯來說這些都無關緊要,他會保持警惕直到最後一刻。

 

凡斯勾起嘲諷的微笑,對著眼前昏迷的舊友釋出殺意和威脅。

 

「之後的日子,還請多多指教啊,來意不善的鬼族朋友。」

 

 

02.Poetry(詩歌/韻文)

 

『鏡山的冰雪、凋零的枯葉、金色的夕丘、鋪沙的皓月,還有我們曾經走過的深遂湖邊。』

『蒂娜彈奏豎琴的聲音還猶然迴盪耳邊,那溫柔會伴你深深入睡。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摘自原作章節《丟失的骸骨、結界重塑》。

 

 

「凡斯你看~!這是你要找的金色藻對吧!」亞那瑟恩一臉邀功的遞出金色藻團,在完全沒有專業手法的拔取過程中,稀有藥物原料被蹂躪得不成模樣。

 

這種事情過沒多久就會發生幾次,凡斯每次都捏起拳頭想暴揍對方一頓,但看到亞那笑的那麼開心,他就完全下不了手,這次重來後、他對亞那的底線可以說是一退再退,光是對方睜著眼睛看他,他心底的火氣就會自動熄滅。

 

沒關係,被浪費的藥物、也有不浪費的作法,凡斯在心底嘆了一口氣,既然已經無法入藥了,就拿來做其他用途吧,他接過對方手上的一團,無奈的對對方笑著說,「是這個沒有錯,加點莫洛丘的岩鹽煮成湯會很好喝,晚點做給你吃。」

 

「好~凡斯做的食物都美味極了,我會期待的!」

 

那是因為被你毀滅的藥材原料都很高級,裡面都是珍貴的力量精華,當然好吃,凡斯默默的腹誹。

 

但這些東西就算再珍貴、再稀有,也比不上你的一個笑容來的重要,所以算了,只要是為了你的幸福,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。

 

一旁的安地爾看著兩人的互動,饒有興味的勾出了一抹笑容,雖然凡斯掩飾的很巧妙,但善於操弄人心的鬼族又怎麼可能看不出其中的貓膩。

 

一個妖師居然愛上了精靈,就算不提性別,黑色種族與白色種族的天塹終究橫在那裡,要怎麼讓情況變得更有趣呢?

 

不如讓他來伸手推一把吧。

 

安地爾噙著一抹邪氣的笑容,習慣性摩娑自己埋著枷鎖的脖頸,這可是在幫亞那認清感情,沒有包含任何惡意吶。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原本要發這篇時,發現他的文檔整個不見啦──!!!資料夾裡一片空白,當下整個心都涼了,還以為是自己手殘把整篇都刪掉了,還好只是放錯分類而已,心臟差點被毀滅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

 

然後這篇重生的凡斯其實有點壞掉了,他的心理狀態已經變成只要亞那好、他就覺得好,其他怎樣都隨便的自棄模式。

 

不過以我家凡斯的私設來說,不管哪篇的狀態大概都是這樣,他對亞那只有一個原則,就是「只要你要,只要我有;只要你想,只要我能。」,幸好亞那是個值得的人,不然凡斯肯定會很慘(´・ω・`)


评论
热度(9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