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中秋節腦洞,月圓人不圓。

*明明是中秋節,我腦洞卻GET了悲文的劇情WHYYYYYYYYYY?!!!!我還連TAG都一起準備了【#中秋節人團圓?呵呵。】,因為太報社了所以改今天發。


*短短篇,因為是BE走向,所以不會補完,太耗腦了。



「哈維恩──!!」在暴風雪中勉強著前進,褚冥漾喊著自己戀人的名字,狂風捲著雪片呼嘯而過,模糊了他的聲音和視線,「你在哪裡啊──!!」


眼淚在落下時就凝結成冰,褚冥漾覺得身體越來越冷,深深的絕望和惶恐淹沒了他,就像是身上覆蓋的積雪那樣沉重。


此時一雙手從身後環過他,阻止那繼續前進的蹣跚腳步,黑色的皮膚是他熟悉的色澤,褚冥漾茫然的感受身後冰冷的懷抱,他頭頂正靠著某個人的下巴。


『為什麼我不覺得溫暖呢?』


對了、因為現在正下著雪啊。


『為什麼哈維恩的長髮沒有落下來呢?』


是啊、因為是我幫他把頭髮綁成馬尾的。


『為什麼看不見哈維恩的臉呢?』


沒錯、因為他正從後面抱著我嘛。


於是褚冥漾安心的閉上眼,只要有哈維恩在、他就什麼都不必再多想了。


但睡著前的恍惚間、他隱約看見雪白的長絲飄過眼前,在風中細細翻飛。


不像是雪、那又是什麼呢?



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記憶有點怪,他偶爾會看見幻覺、看見哈維恩滿身是血的對他說,『請您務必要幸福』。


然而自己的戀人才剛剛做完早餐,看桌上熱騰騰的粥就知道,對方明明就還活得好好的。


就連身上斑駁的紅痕,都是對方存在的痕跡,腰痠腿軟的爬下床,褚冥漾坐到桌前拿起湯勺吃了第一口。


看吧、果然是最熟悉的味道。


安心的呼出一口氣,他美滋滋的吃完早餐、打理好自己,外套和背包都被好好放置在顯眼的地方,褚冥漾抓起東西就打算出門,但一貫喜歡跟著他的哈維恩卻一直沒有出現,他疑惑的偏頭開口,「哈維恩?」


雖然聲音不太清楚,但對方的回答從廚房裡傳來,褚冥漾甚至可以想像出哈維恩穿著圍裙,正在準備便當的模樣,「請您先去上課吧,我還有事必須要處理。」


「好吧、但你要早點過來喔!」被自己想像中的賢妻畫面逗樂,雖然很想等人忙完一起走,但身為課堂老師要以身作則、最好不要遲到,褚冥漾忍著笑意關上門,讓暖暖的陽光曬上他的黑髮。


正站在廚房裡的時間種族滿臉悲哀,他輕輕嘆了一口氣,手指劃過夜妖精留下來的食譜、生活記錄,還有許多讓他能維持這份荒謬的遺物。


這種日子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?


重柳很想停止這種生活,但他並不想失去褚冥漾,也不敢點醒對方。


人人都知道精靈專一、會追隨著已逝的戀人而去,從來沒有人知道、妖師也是。


「妖師和精靈本質上是相同的」這句話,讓他陷入眼下的困局,如果重柳不維持這種假象、那他就必須得眼睜睜看著褚冥漾瘋狂,在自毀的本能和必須履行承諾之間搖擺拉扯,直到成為碎塊為止。


他做不到。



++++++++自我流解釋&補充+++++++++


總之因為某種意外,所以哈維恩死在了褚冥漾面前,在斷氣之前,他請求所侍奉之主活下去、並且得到幸福。


為了能按照對方的願望活下去,褚冥漾每天都用妖師之力洗腦自己「我不難過、我很幸福」。


但他的幸福大半都和哈維恩有關,被從心靈上撕成兩半太過痛苦,他又選錯宣洩的方式,一味的壓抑自己的絕望和寂寞,最後褚冥漾終於崩壞,他忘了哈維恩已經不在的事實,以為那只是幻覺。


因為擁有者的不穩定,妖師的先天力量開始暴走,重柳不得已成為哈維恩的替身。

飯是他煮的、人是他上的、聲音也是他模仿的,但終於得到心心念念的人,結果卻是這種模樣,重柳寧可遠遠的看著他們幸福,再也不有一絲奢念。


但那都是不可能的。


最後不堪負荷的重柳會通報白陵然,妖師之力只能由妖師之力來抵消,漾漾會「醒過來」接受現實,雖然很痛苦、但他還是只能選擇向前走。


然後漾漾會和重柳道歉,因為他對重柳做了很殘忍的事,至於他們會不會在一起,那就要看天意了。


為什麼沒有學長的戲份?因為學長一出來漾漾大概就會馬上被揍醒,學長用踹的也會把漾漾從悲痛裡踹出來,搞不好還會用過來人的身分給出一些建言,這樣就不會有虐點啦~


评论(29)
热度(10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