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世界終將為你們殉葬、01

 01、


*內含微量的CP、哈維恩x褚冥漾,然x辛西亞。

*保證會HE,請大家放心的觀賞。

*時間點在褚冥漾大學畢業之後。

*以下正文開始。


 

白陵然坐在妖師本家中,面無表情聽取著夜妖精的例行匯報,最近各地諸種族異動越來越頻繁,明裡暗裡打探妖師一族的種族突然急遽增加。

當年妖師協助封印陰影的事件,讓被遺忘已久的古老兵器,又再次回到眾人眼前,足以擊殺任何敵人的那份強大,勾起了那些白色種族蠢蠢欲動的野望與貪婪之心。

 

敵方在暗、我等在明,眼下的局面非常不利。

 

白陵然心中滿懷憂慮,最近的情況逐漸嚴重,讓他連面具般的微笑都無法維持,他揮退了夜妖精之後,起身拉開身後的門。

 

裡面柔軟的床上躺著當代先天能力者,夜黑的長髮在床上如蛛網散落,部分則是被汗水打濕黏在臉上,在他白皙到有些慘烈的臉頰、手臂上,一連串黑色的陣法紋路就像流水般,不停的從他皮膚上流過。

 

褚冥漾彷彿只是承載的中轉容器,任由那些力量沖刷過身軀百骸,可以想像得到、在被衣物遮蓋的部分恐怕也是如此之景。

 

那些不停起起伏伏如活物的線條、甚至會從皮膚下突起巨大水泡般的醜惡腫塊,而後又平復回正常的光滑皮膚,劇痛引起褚冥漾痛苦的呻吟,連眉頭都緊皺出深深的刻痕。

 

「我真是個……不襯職的首領、不及格的表哥。」有些頹然的在床邊坐下,白陵然握住對方的手貼在額頭上,「漾漾,為什麼你要自願連接陰影的意志,我怎麼會不明白。」

 

即使知道與如此之多的陰影相連,會對身體造成劇烈的負擔、對心理造成無可逆轉的傷害,但當代能做到這件事的,除了他白陵然之外、就只剩下褚冥漾一人。

不想要讓他面對這樣的痛楚,所以他比誰都善良的表弟挺身而出,接下了最難熬的任務。

 

但他卻沒有阻止、沒能阻止。

 

因為就首領的判斷來看,這是必要的犧牲,在一族之中,總必須有人能夠掌控住陰影的現況,身為首領的他只是最佳人選「之一」,在有替代者的情況之下、他不被允許親涉險境。

所以在褚冥漾自願接下這份任務時,迫於族裡的壓力,他沒能阻止這孩子的心意,只能在放手後、如同現在這樣毫無意義的後悔萬分。

 

「唔!」就像是某種徵兆般,那隻被白陵然握住的手突然收緊,淬不及防的痛楚讓他吃痛悶哼了一聲。

 

「不、不要這樣,拜託住手啊啊啊啊──」就像是被什麼突然攻擊一般,褚冥漾強烈的哀鳴後,全身開始抽搐、忍受不了似的緊緊蜷起,然後睜大眼清醒過來。就像跑過幾千公里的虛脫感,讓他只能緊抓著白陵然的手用力喘氣,汗水隨著顫抖在被單上留下點點圓圈。

 

「漾漾!」白陵然焦急的伸出另一隻手,在他的背上輕輕拍撫,看褚冥漾的呼吸逐漸平復下來,他有些猶豫的開口,「……情況又更惡化了嗎?」

 

褚冥漾虛弱的點點頭,聲音微弱的開口說道,「那些妖精族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,陰影意志開始不受控制的瘋狂起來,連我的聲音都開始無法干涉,夢境越來越難連接上,下次……恐怕必須從現實阻止他們了。」

 

「然、對不起,如果我當年沒有貿然出手馴服陰影的話……現在我們也不會被那些種族惦記上。」褚冥漾痛苦的握緊拳頭,封印母石的事一直是他心頭的刺,如果當年他沒有在湖之鎮協助了各方封印陰影,而是使用了母石,妖師是不是依然能在螢之森安穩的隱居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再次成為被覬覦的目標。

 

「不是你的錯,當年霜丘的夜妖精會行此下策,同樣是我們妖師一族的責任。」對自家表弟直到如今仍然單純善良的性格,白陵然有些哀傷的微笑,那些在暗處妄圖吞噬妖師的醜惡嘴臉,不知道會在他身上刻下多少難以抹滅的傷痕,「況且事態會發展成這樣,要負起最大責任的是那些愚蠢貪婪、永遠無法靨足於自身力量的白色種族。」

 

「既然已經知曉我們的種族責任,這些問題就不能置之不理,我會召集所有血緣者,畢竟這次動亂的陰影封印太多,即使不是能使用陰影的能力者,應該多少能起到一些安撫的作用,到時候希望能減輕一點漾漾的壓力。」白陵然語帶安慰的對漾漾說,而此時門外正好傳來輕輕的敲門聲,打斷了褚冥漾想獨自承擔的拒絕之語。

 

「看來我們漾漾的專屬騎士已經來了,你現在全身都是汗,快讓他帶你去清理一下、不要感冒了!」充滿欣慰的調侃之語讓褚冥漾的臉色泛起微紅,沖淡了剛剛慘白的印象感,即使早就跟哈維恩互許下伴侶誓言,甚至是位已婚人士了,每次被人打趣都還是會讓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

而得到許可的哈維恩此時已經走了進來,恭敬的行過禮後將褚冥漾一把抱起,姿勢仍舊是每次都會被抗議的公主抱。然而今天的他已經半點力氣都不剩了,只能默默祈禱今天本家裡的人不要太多,他的形象或許還能保留下一點點。

 

 

 

 

在血緣者召集的那天,所有妖師的能力者齊聚一堂,原本只是例行性的一次族內會議,異變卻在此時突然發生。

 

奇特的香氣瀰漫在整座森林之中,正在討論陰影應對方案的妖師們,連抵抗都來不及就已經紛紛倒下,眾人驚愕的發現除了身體無力之外、術法等力量也幾乎無法凝聚成型,才發現事態的嚴重程度超乎想像,連隨侍在側的夜妖精們都跪倒在地。

 

「這是……毒藥?」白陵然訝異的說,犀利的眼神轉向旁邊的褚冥玥身上,「冥玥,能夠解的開嗎?」

 

「是還沒有在世面上流通過的複合式毒藥,恐怕是為了針對我們而秘密調製的,這種類型的毒就算知道藥劑的成分、要解開至少要花上半年來調配。」褚冥玥咬牙切齒的說著,臉色猙獰卻依然美艷不已,「但我們現在……恐怕是沒有時間了。」

 

所有人聽聞後都有些絕望,連族中最擅長藥學的褚冥玥,都無法解決眼下的情況,可見對方是真的有備而來。

 

「由我留下來。」褚冥漾閉了閉眼,然後堅毅的說道,「里歐、由你們這些還能活動的人,帶然他們出去找螢之森求援,我會盡量拖延時間和追兵!」

 

「『漾漾!』」對著還想說些什麼的白陵然跟褚冥玥,褚冥漾用從未有過的嚴肅姿態打斷了他們的話,「然、姊,這是最犧牲最小的解決方法了!我們不能就這樣結束在這裡,『我可以做到、所以由我留下來阻擋所有追兵。』」

 

「沒時間猶豫了,現在、行動!」

 

震懾於先天能力者頭一次展現出來的強烈氣勢,多少還能行動的夜妖精,帶著在場的妖師們撤離。

 

然而有一名夜妖精並沒有聽命離開,哈維恩將手穿過褚冥漾的頭髮、把人緊緊抱在懷裡,「這是我最後一次違抗您的命令,但不管前面是怎樣的地獄深淵,都請讓我跟您一起面對。」

 

「……我知道,所以我剛剛才點名里歐帶他們離開,而不是命令你。」把臉深深埋在對方懷裡,褚冥漾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模糊,對方胸口傳來一如往常的心跳聲,漸漸平復他的不安。


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個擁抱了,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留下來拖延時間,哈維恩願意留下來,他覺得悲傷又幸福。

 

最後的寧靜沒能維持太久,妖師本家外的結界終於不堪負荷,被入侵者給擊破;大量的敵人湧入結界之內,手握武器不善的盯著他們,即使是同樣有尖耳的妖精,但眼前的「正義之師」卻只讓褚冥漾感到厭惡。

 

被哈維恩扶著撤入身後的妖師本家之前,褚冥漾刻意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音量,挑釁的笑著開口說道,「『在殺死我之前,你們所有人都別想離開此處一步。』」

 

心可化言、言可化靈,妖師之力以被打破的結界為基礎,建構出有強烈束縛感的新術法,膚色白皙的尖耳妖精們被激怒,舉起手中握著的長刀追入妖師本家,陣陣瘋狂殺聲高喊、揭起了世界終結之戰的序幕。

 

 
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會打這篇的起因,是因為我之前做的一個夢。

是夢見重柳重生回到漾漾入學前,然後開始保護他,還灌輸漾漾奇怪的觀念。於是漾漾一直以為所謂的妖師,大概就是類似某種因為皮毛漂亮(力量強大),所以大家都想獵一隻回家的稀有動物(X),不能說種族是因為怕他被拖去做標本,不是妖師很討厭。

 

然後就想把這個段落打出來,但總必須有個前因後果,才能讓重柳回到過去這麼做,這跟我最近又打開的腦洞設定相當符合,於是這篇就開始了~我想大家看到標題大概就明白我又腦洞什麼了,這邊就先不破梗了XD

 

而這篇會和前幾篇短篇的時間點,隱約有些互相關聯倒是始料未及的一件事,不過我保證就算是看起來像BE的走向,我也覺對會給出HE的!我是HE星人,可以有虐但堅持要HE!

 


评论(8)
热度(17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