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世界終將為你們殉葬、03

03. 


*有路過的便當出沒,但不是主角吃,還是請大家小心食用。

*修了一些之前沒有處理好的內容,還有一些語句不順的地方。

*以下正文開始。



退到妖師本家中的褚冥漾與哈維恩,兩人的目標是後天能力繼承者的訓練房,身為族內第一流的製藥師,褚冥玥平常有不少練習作品會擺在那裡,在現在幾乎無法動用力量的當下,不需力量就能使用的藥物是最佳之選。

 

在經過一條走廊時,褚冥漾刻意讓哈維恩放慢速度,讓後面妖精族的敵人產生能抓住他們的錯覺,然後在被喊打喊殺的追上前、讓老頭公做出結界擋住大批敵人,尖銳的鐵箭從牆上隱藏的陣法連貫射出,讓不少攻入本家的妖精血濺當場。

 

知道靠著老頭公的結界無法阻擋太久,於是在轉離敵方妖精們的視線時,哈維恩直接帶著褚冥漾沒入暗門裡,這些外人無法得知的陌生通道,是他們最大的藏匿倚仗。

 

兩人在漆黑的通道裡前行,其間還暗暗激發了不少機關,讓正在妖師本家裡亂竄的敵人陷入混亂之中,無法捕捉他和哈維恩的正確位置。

 

終於抵達了目的地,牆上整齊的羅列滿各種瓶瓶罐罐,褚冥漾讓哈維恩盡量把藥瓶放置在他的身上,他能動用的力量早已在重改結界時耗盡,此時身為累贅他其實是有些抱歉的,如果只有哈維恩一個人,行動上或許會更加安全。

 

然而哈維恩也不愧是把「讀取褚冥漾臉部表情」這個技能修練到滿等的強者,對方自以為隱蔽的無聲嘆息早就落入他眼裡,嘴炮技能同樣強大的夜妖精哼了一聲,諷刺的駁回了對方腦內的想法,「想都別想,就算您想當自己是一次性的鋁箔包、把內容物擠完就沒有價值了,但如果時間充裕、您多少還是能恢復點力量的。況且我留下來是希望能輔助您共同面對來敵,而不是在您耗盡所有之後,將無力再戰的主人隨意拋棄。」

 

被對方直白的形容詞給噎到,褚冥漾還帶點感傷的表情瞬間僵住,他咬著牙狠狠磨了兩下,明明對方說的內容是關於不離不棄,但那鄙視的眼神跟語氣,這種莫名的欠揍感、讓他突然很想用力在哈維恩身上咬兩口洩憤。

 

「混蛋誰是鋁箔包了啊啊啊啊──?!」這簡直是在嫌棄他現在的無力狀態,就像那瓶底最後總是吸不到的飲料殘留一樣,對方那副「只剩一點點、可是扔掉似乎又有些浪費」的微妙表情,就算是戀人這也不能忍!!褚冥漾即使現在狀況不佳,卻還是有氣無力的伸出手,在哈維恩身上掐了好幾下。

 

看著褚冥漾氣哼哼的瞪著他,整個人終於恢復到平常的狀態,哈維恩暗自鬆了一口氣。

 

即使已經是立於崖上、瀕臨危險的局面,但只有一點點也好,他想盡力的讓所侍奉之人忘懷痛苦,生氣也沒關係、咬牙切齒也不要緊,至少不要是那種緊繃著悲傷,感覺即將斷裂的模樣。

 

在兩人加速收拾東西時,暗道裡卻傳來大量又微弱的腳步聲,打破了他們之間還算溫馨平靜的氣氛。

 

不敢置信的回頭警戒,哈維恩護著褚冥漾退到房間的角落裡,握著剛剛取得的毒藥,只等敵人出現就要立刻反擊,然而來人卻不是他們所想的敵對者,早該離去的夜妖精們,一個不漏的回到了褚冥漾的眼前肅立著。

 

對於出現在眼前的十多名夜妖精們,褚冥漾震驚的說不出話來,以他對夜妖精這個種族的了解,轉念一想就明白了箇中原因。

 

然和老姊他們一行人、大概已經遇見來自螢之森的援助,甚至還成功被辛西亞幾位精靈給帶離,所以身為輔助種族的他們才會轉而出現在這裡,他好半晌才從嘴裡吐出無奈的嘆息,「你們該跟然他們一起走的……」

 

當初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活下去,他才挺身而出、選擇最艱難的道路。

 

但即使如此,對夜妖精們執著熱烈的義無反顧,褚冥漾還是被感動得無以復加,最早時將要赴死的那份淒涼悲哀,在這些支撐他的人面前,轉而燃成了滿腔壯烈意志。

 

褚冥漾忍不住笑了,有這麼多人與他同在一起,即使是注定要折斷的棄刀,他也能在死前轟轟烈烈的留下些什麼。

 

「那麼、我的劍與盾們,在抵達命運的終點之前,就讓那些來犯之敵見識我們的強韌吧。」掃過那些不曾露出半絲後悔的臉龐,褚冥漾眼神閃爍著明亮的光輝,在略顯黑暗的房間裡也能感受到那份堅定。

 

「謹遵您的吩咐!」夜妖精整齊劃一的聲音響起,這時候的他們還能微笑、還能懷抱希望,能為了深愛之人的幸福可能,而拼上所有力量。卻不知道命運的深淵已經在眼前,張開嘲諷的血盆大口,幾乎將第八種族的所有未來、給吞噬的一乾二淨。

 

 

 

 

森林外的日影逐漸西斜,但褚冥漾累積的疲憊太過沉重,神經麻木到無法感覺時間流逝,只能緊緊握住哈維恩的手,讓自己不至於鬆懈倒下。

 

在躲藏反擊的游擊戰中,妖師本家已經成為了一地廢墟,再也無法起任何遮蔽的作用,後來又回來幫助他禦敵的夜妖精,也早已經全數陣亡。

 

米納斯跟老頭公也完全耗盡了力量,被褚冥漾在混亂中藏到了亂石堆裡,就怕這兩樣陪伴了他多年的好夥伴,落入敵人手裡後遭遇不測。畢竟他對這場混戰的結果,已經有必死的心理準備,只能默默祈禱這兩個不可多得的好幫手,在未來能找到更好的主人來跟隨。

 

最後只剩哈維恩還護著褚冥漾維持著結界,在一片廢墟中與敵人對峙著。

 

被他們以屋裡殘留的機關和藥物的作用下、取巧殺傷了不少人,人手的損失導致那些妖精有所忌憚的不敢妄動,只敢握著武器等他露出下個破綻。

 

由於言靈的力量還持續在運作,因此只要他還沒斷氣、那這些人就休想離開這裡,追上他先離開的族人。

 

 

為了讓離開的族人能夠更順利的逃跑,他無論如何,都得再撐久一點才行,褚冥漾深深吸了一口氣,不敢放鬆任何一條神經。而對方似乎也在顧忌些什麼,一直沒有對他下死手,比起他旁邊大小傷不一的哈維恩,褚冥漾簡直可以說是完好無損,但敵人的這種作態卻反而讓他更覺得警惕。

 

「你們這邊怎麼還沒結束啊?」打破僵持氣氛的是突然到來、從服飾上明顯不同族的妖精們,來人身上全都乾淨整齊,唯有手上的武器、還有手裡好幾個裝飾精美的袋子,上面有深紅的鮮血不斷滴落,點滴滲透到腳下的土地裏。

 

「要不是你堅持要我拿出證據,確認那些低賤骯髒的東西確實都死透了,哪裡還需要浪費我這些漂亮的容器來裝。」提著袋子的妖精嫌惡的晃了晃袋身,裡面圓球狀的物體也跟著搖動,然後對方把袋子一丟,裡面骨碌碌的滾出了好幾顆染滿鮮血的頭顱,「吶、拿去,我可是比你還要早完成任務了,晚點我賭贏的東西可別想要抵賴啊。」

 

「怎麼會……?!」褚冥漾震驚的看著地上散落的人頭,那些熟悉的面孔有老人、有青年、甚至還有好幾個半大的孩子,都是他們一族中沒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,被哈維恩握住的手一瞬間傳來失控的力道,但他已經無暇顧及這些,只是本能的微微顫抖。

 

那些頭顱的主人,有好幾位熱心大媽還有阿姨的孩子,在他以前學習妖師的專有術法時,稚齡的幼童們經常會在他旁邊,滿載歡樂跟前跟後的玩鬧著。

 

還有好多、更多的臉孔,都同樣是那些沒能繼承力量的血緣者;就算平時交際的不深,但在原世界偶爾遇見時,褚冥漾看著那些族人身邊聚集的、充滿善意的人也能明白,他們每一個都是帶著笑容在認真生活,然而現在他們臉上只剩絕望的表情,被恐懼還有痛苦永遠的定格。

 

那些妖精對他們族中普通人,進行了刻意的獵殺行動!雙腿有些無法控制的發軟,褚冥漾完全不敢去想,自己母親的頭顱,是不是正躺在後面的某個袋子之中,同樣的如此面目猙獰,再也不復一絲安詳。

 

在褚冥漾搖搖欲墜的同時,另外一批人類和獸王的團體也同樣到來,不同的是他們身上沾滿了血汙,甚至上面還有屬於精靈、泛著微亮銀光的血液。

 

精靈的血……褚冥漾絕望的心想,這是不可能的,然跟姊姊他們肯定是平安無事,眼前令人想要放棄一切的畫面,肯定是敵人要動搖他意志所做出來的假象。

 

然而為首的人類打破褚冥漾的自欺欺人,對方丟出了兩束長髮,讓他的腦袋像是被轟炸過一般隆隆暈眩。

 

那淺棕的色澤是他只要閒來無事,就會幫著打理的熟悉,深黑如絲綢的夜色,更是跟他如出一轍的無法錯認。

 

「我也已經收集完了,你這邊是最後一名妖師。因為屍體的血液都被抽乾,臉太醜我就不想拿回來了,只有這兩束頭髮勉勉強強看上去還可以,就割回來當作是證明了。」為首的溫文儒雅的拿下了金邊眼鏡,輕輕擦去上面沾上的血點,帶著某種估價般的惡意眼神打量著褚冥漾,「只剩兩個人你也能磨這麼久,但妖師一族真的是強的可怕,明明能動用的力量都已經剩不到千百分之一了,剛剛我那邊還是被負隅頑抗的人,配合著精靈給殺了不少手下,準備了這麼多年就為了先廢掉妖師的力量,真是個正確的決定。」

 

「這是、什麼意思!」褚冥漾語帶顫抖的問,連哈維恩的呼吸都有些不穩起來,兩人咬牙切齒的怒瞪著對面的人。

 

「意思是從你們在鬼王大戰時露面開始,這一切就開始策劃了,世界上沒有密不透風的牆,你們掌控的世界兵器,就該交給能夠發揮他價值的種族來使用,而不是封印著讓它蒙塵。」妖精中的領頭者露出了瘋狂的笑容,嗜血的眼神裡都是對力量的渴望。

 

「因此我們多年來一直在尋找古老種族的蹤跡,沒想到會在當時得到這麼多情報,七陵、螢之森,如果你們沒有自己跳出來,誰會想到世界上最黑暗的種族,居然會在白色的庇護之下呢?」

 

「要把毒分別下在你們的能力者身上,可是件大工程呢!不覺得這裡有些面孔很熟悉嗎?」對方滿懷惡意的打了個響指,有好幾位妖精、人族同時向前,褚冥漾看著這些彷彿曾經見過的臉,某個可能性讓他搖搖欲墜的幾乎崩潰,「只是在你們族人面前隨便受點傷,幾滴血就能把人給主動引過來,還以為黑暗種族能有多警戒呢、結果不過渾身都是破綻。真以為救幾個人就能洗掉你們身上骯髒的臭味,變成鳳凰族之類的嗎?真是低賤又愚蠢的種族哈哈哈!」

 

「然後再透過七陵裡一些能被收買的人,我們從食物、飲水多方同時下手,直到最近才讓你們身體累積了足夠的份量,再按照你們族人的聚集動向,順藤摸瓜把你們的零散住地給找出來,一網打盡不是太難的事情。」接話的人類傭兵團長依然笑得一臉溫和,但話裡一字一句都讓褚冥漾冷到骨子裡,就像發現了他的絕望般,哈維恩將自己的身軀更貼近了一點,擔憂的低喊,「大人……!」

 

「等等,你們想要解放陰影?!」沒能顧得上回應哈維恩,對那些策畫感到膽寒的同時,褚冥漾對敵人的另一項目的更加震驚,他所感受到的陰影騷動可不是一兩處,幾乎已經是全部的碎片了,連時族管理的本體都因此有些不穩,「那是只有我們妖師一族才能使用的歷史兵器,你們這麼做會毀了整個世界!」

 

「殺了你們這些妖師,這種問題可以完美的被解決。用你們的鮮血、就能做出最好的控制法陣來,並且再也不會有人可以干涉我們掌控陰影,到時候、全世界都將臣服在我們之下!」狂笑著的妖精、和他身邊的跟隨者們,隱隱散發出扭曲的味道,但他們只是一無所知的緊握野心,完全沒能發現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

「所以你是最後一個妖師了,不過需要的血量已經足夠,看在你浪費了我們這麼多時間的份上,我們不會讓你死得太痛快的。」為首的妖精看了一眼人類傭兵團長,得到對方的首肯後,直接提著刀殺了上來,而剛剛在一邊觀望的敵人,也像受到鼓舞般的一擁而上。

 

最後的結界承受不住大量攻擊,被殘忍的撕裂開來,即使哈維恩拼了命的想擋在褚冥漾身前,兩人還是一起被壓制在地上,充滿嘲弄的笑聲從四面八方穿透他的耳膜。

 

劇痛從他們的四肢傳來,封禁力量的咒具上帶著尖刺,緊緊在他們手腳上扣出血痕,花紋似的陣法線條閃著美麗光芒,斷絕了兩人所有生存逃逸的可能性。


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我也好想要一個跟哈維恩一樣男友力高高的對象,就算在危難之中也想撫平你的傷痛,怎麼能這麼蘇。゚ヽ(゚´Д`)ノ゚。

這章算中間過度,結果哈漾便當要跳到下一回發啦~原本想寫得輕鬆一點,結果好像還是莫名的沉重了起來(´・ω・`)

沒辦法這、這篇的主旋律就是便當,但他真的會HE的我已經開始撸了,還準備了兩條路線,看在我這麼真誠的份上,拜託下回的便當吃完後鞭我鞭小力一點。


评论(5)
热度(12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