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世界終將為你們殉葬、04

04. 


昔日蒼翠的森林被燃起熊熊大火,橘紅的火光在夜晚的映照下更加鮮艷,四周的敵人慶功般大聲喧嘩,肆意踐踏著妖師們殘破的頭顱,死去的夜妖精們被拖曳著聚集起來,即使已經是一具具屍體,依然像是某種取樂的道具那般被玩弄。

 

在早些時候哈維恩為了將敵人的怒火、惡意都引到他身上,刻意用充滿挑釁的方式、對抓住褚冥漾的妖精族說了不少惡言惡語,因此屬於同族夜妖精的屍體們,遭到最多的蓄意毀壞。

 

已經殺紅眼的敵人們放棄即死的術法,抽出兵器故意慢悠悠折磨起還活著的兩人,然而所有加諸在身上的痛苦,褚冥漾都可以忍受下來,但看著哈維恩為了他,吐出言語的舌頭被割下來扔在地上,引以為傲的黑色血肉被一片片削下,零零碎碎痛苦到不成人型的斷絕生機時,褚冥漾覺得自己的世界被瘋狂摧毀,破碎成片片尖刺絞爛他的心臟。

 

旁邊力量強大的獸王族哈哈笑著,抓住夜妖精已經殘破不堪的屍體、旋轉甩了幾圈之後瞬間向上放手。當屍骸在天空劃出最高弧度的瞬間,就像在玩活動標靶一般,後面拿著弓箭的妖精和人類同時彎弓,攀比誰能最早射中目標、又能把目標用衝擊力射的最遠。

 

隨著屍體一具具被射入林中,甚至還能聽到後面傳來『準頭不錯啊』、『給我們當靶子都算是抬舉他們了』之類的嬉鬧叫囂。

 

褚冥漾想要大喊阻止這一切、想要悲傷痛哭宣洩這一切,然而抓住他的敵對者們,就像怕了妖師的言靈心語般,第一時間就是將腐蝕性的毒藥灌到他喉嚨裡、廢掉他的聲音,被疼痛灼燒著的聲帶、讓他連氣音都發不出來。

 

『為什麼,就不能讓我們好好的、像平凡人一樣的活下去啊?!!』

 

然而褚冥漾悲痛的無聲哭喊沒有任何人聽見,亦得不到任何的回答;在這最無助的時刻,能給他溫暖擁抱的親人已經全數死去,發誓護衛他的戀人也已經永遠不在了,最終、他只能孤身一人面對所有的惡意。

 

自從發現自己越是流淚掙扎,那些落到身上的痛楚就越重、嘲諷的笑聲就越大,褚冥漾開始盡量抽離自己的意識,想像自己的身體是某種無關緊要的肉塊,而喧囂的聲音也離他越來越遠。

 

他隱隱約約之中感覺到,好像有某種溫熱水滴從眼角劃過他的臉頰,引起一連串細麻的刺痛感,但穿過身體的咒縛如鋼鐵般沉重,浮腫充血的眼皮阻礙著視線,讓他連睜開眼睛確認都有些勉強。

 

那催眠般的想像似乎成功了,褚冥漾覺得劇痛開始變得麻木起來,任由身體像塊木偶被人切割操弄,最後敵人對於沒有聲音、沒有反應的俘虜,終於玩得有些膩味。於是全身佈滿凌虐傷痕,只剩一點意識的褚冥漾,感覺到頭皮傳來拉扯的觸感,換他被拖著向前、高高拋起。

 

獸王族的人同樣將褚冥漾大力丟上天空,後面準備好的人隨即射出好幾隻利箭,強勁的衝擊力將他刺入背後燃燒成片的樹林裡,落地時、旁邊倒著的是剛剛在他眼前斷氣的哈維恩。

 

失去所有血脈親人的悲傷,親眼目睹戀人被折磨致死、卻連屍體都還要被糟蹋的絕望,太過劇烈、從身體上深及靈魂的殘忍虐待;這些難以忍受的傷害,終於泯滅褚冥漾心中所有的溫柔和善意,如燒紅鐵塊般的憤怒,在他心底烙下無法抹滅、充滿憎恨的醜陋印記。

 

被陰影侵蝕而埋下的黑暗種子,在白色種族那份污穢惡念的推波助瀾之下,在此刻終於開花結果。

 

『我想殺、想殺想殺想殺──!!想讓那些兇手全部去死──既然不讓我們留存在世上,我就詛咒這個該死的世界!!!』

 

褚冥漾咳著血沫,在心中反覆的用殺意起誓,他永遠也不會放過這些加害者,他詛咒這個世界上、所有明知妖師被如此對待,卻只是冷眼旁觀保持沉默的種族們。

 

但是……即使他憎恨這個世界上所有對妖師的迫害,眼下這種無力報仇的局面,卻已經是妖師一族最好的報復,甚至連自己的手都不必弄髒,就能夠回報這世界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所有殘忍。

 

被刻意略過要害的褚冥漾,迴光返照那般的掙扎著爬起,緩緩將腦袋枕在哈維恩失去心跳、有些破爛的胸口上,就像今天之前他千百次滿懷眷戀的倚靠,然而那平凡幸福的日常、卻已經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

體內溫熱的鮮血從褚冥漾腹部大開的血洞中不斷流出,因為撞擊而散落出來的腸子內臟,在他勉強的移動下從地上拖出一條血痕。這個部位的傷勢太過嚴重,讓他被折斷的雙腳、身上深可見骨的劃痕、還有胸口幾個箭矢透穿的孔洞,都算不上什麼致命傷了。

 

褚冥漾的意識不停運轉,就算那些愚蠢的白色種族再怎麼妄想得到黑色力量,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一切、終究不會為他們所掌控。

 

歷史不斷重蹈覆轍,而後來者永遠不會從中吸取教訓。

 

在與陰影相連的那段時間,他也讀取到了許多過去爭戰的記憶,曾經有過艾曼達時代的終結、繁盛的伊多維亞殞落,當時愚蠢的世界種族們,就已經嚐到屠盡黑暗之首的苦果。

 

他也曾經堅信現在已經不是過往的時代,妖師能與所有種族和平共處,過上平穩又不受打擾的生活。

 

然而直至今天、妖師一族又再次被貪婪者葬送,就為了只有他們能碰觸的黑色寶藏,那麼、接下來要發生的一切,大概也是因果循環,是所謂「時間與歷史的必然性」。

 

四周的火焰越來越高漲熾熱,開始逐漸往他的方向蔓延過來,褚冥漾露出了虛弱又嘲諷的笑容,但這種傷勢、在他感受到燒灼之前,或許就會先斷氣了。

 

不過這些都無所謂了、全部都無所謂了。

 

褚冥漾安靜的閉上眼、不打算再做任何的自救,曾經最乾淨的靈魂、在世界種族的迫害之下終究也被扭曲,被鮮血和憎恨染滿了身心,連嘴角的笑容都隱隱散發著狂亂。

 

『啊啊、這個時代恐怕也要結束了。』

 

他滿懷惡意的憎恨想法不斷沸騰,這整個時代……不、說不定是整個世界,在今天的屠殺之後,都將為他們所失去的族人、所流淌的鮮血付出代價!

 

他將以妖師之名、詛咒這個世界的覆滅,詛咒那些加害妖師一族的兇手,他們會遭受更百倍、千倍的痛苦,然後瘋狂而死。

 

失控的陰影將會覆蓋大地,而造成這一切的白色種族,都得驚恐的哭嚎逃竄、體驗他們今天無處可躲的悲哀折磨,最後在無可逆轉的絕望之下、邁向終焉。

 

而能夠阻止這一切的妖師,早已經在今天被屠殺殆盡、一個都沒能倖存。

 

褚冥漾嘲諷的想,歷代妖師一族的首領會放棄抵抗,任由自己被殺害的動機,他原本只是覺得滿滿都是心酸和忍讓,但現在多多少少能了解一些了,那些藏於其後的惡意。

 

殺吧、殺吧,世界是公平流轉的啊。

 

所有妖師一族流過的斑斑血淚,拖曳著傷口罵名、卻依然得為了種族使命而掙扎前進的悲哀,最後都將贏來公平的終結。

 

事到如今,這個走上末路的世界啊……終將只能成為他們一族血淚哀鳴的陪葬品。

 

能有這整個世界來為妖師殉葬,已經什麼都、無所謂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喀擦。」輕微的破碎聲從旁邊傳來,打斷了褚冥漾逐漸往黑暗墮落的負面思考,他有些遲鈍的轉動雙眼,一顆因高熱而產生裂紋的水晶小球,就這樣映入他的視線。

 

閃著細芒的美麗圓珠在火光下熠熠生輝,那是重柳和學長一起製作給他的結婚賀禮,是祝他一生幸福順遂的護符,他一直都相當珍惜的隨身攜帶,現在會滾在旁邊沾上灰塵和血污,應該是剛剛被大力甩進來時意外掉落的緣故。

 

褚冥漾冷漠的看著上面裂痕慢慢擴張,一點一滴的融解成金色的液體,裡面一朵如同烈焰般的寶石小花靜靜開放。

 

即使知道重柳是回去時族領地履行首領之職,順便傳遞必須加固陰影本體封印的消息;學長是在冰牙找尋盟友,為了世界將迎來的陰影征戰增加援助籌碼,千冬歲、喵喵、萊恩等其他人都有各自的種族使命……

 

但在被圍剿後他也曾傳出過求救的使役,那是和夜妖精一起凝聚所有力量、滿載希望的祈求,卻沒有任何一支援軍前來相助,直至現在連回復都不曾收到。

 

褚冥漾情不自禁生出了被背叛的感覺,惡意的細語告訴他,從前沒有的出賣、或許只是他人許下的籌碼不夠高而已。

 

但是,即使如此、即使現在是如此痛苦……

 

那些過去美好的種種回憶,卻全部都是貨真價實、他曾經擁有過的珍貴寶物,褚冥漾以為自己早已經乾枯的眼淚、又再度落下。

 

或許、或許,他們只是有其它來不及趕到的原因而已,褚冥漾鬼使神差的捏起那朵小花,猶豫掙扎著、為自己所永遠失去的一切。

 

褚冥漾茫然看著花上凝聚力量的陣法,剛剛如果不是這個陣法不停的吸取、轉換外界的力量,他在本家時或許沒辦法拖延那麼久的時間。而上面複雜的力量感傳來陣陣波動、早在褚冥漾收到禮物的當下就知曉,他所有認識的朋友們,幾乎都在這份賀禮中悄悄添加了祝福。

 

所以在最後的時刻,他還是決定給學長、給大家留下一個潘朵拉之匣;褚冥漾用鮮血染上幾個陣法關鍵點,被他所繼承、屬於凡斯的先天之力,將會透過鮮血在他死後被吸取轉移到這朵花裡。

 

褚冥漾不帶感情的想,就算發現了這份力量,說不定也只是讓他們懷抱希望前行,然後最終死在絕望的黑淵裡而已,他將寶石的花朵握在手心,漠然傾聽死亡預感逐漸踏近的腳步聲。

 

如果世上還有妖師存活,希望他能活在溫柔又公平的世界裡,不要像他過往的族人那般,被踐踏在污穢跟骯髒之中,如同此刻這樣、連死去的方式都毫無半點尊嚴。

 

然而不管他們能不能發現紅色花朵的秘密、現世還有沒有妖師的倖存者能繼承,這些都已經不是他所需要關心的未來了。

 

感覺到身體越來越冷、景色逐漸模糊發黑,褚冥漾依然沒有閉上眼睛、就這樣睜著黑沉空洞的雙眼,連四周跳躍的火光都無法在其中點燃任何一點光亮,靜靜倚靠在哈維恩懷裡呼出了最後一口氣。

 

因為他已經、因為『他們』已經……再也不會有未來了。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 

這篇標題的目標終於出現了~其實在打完第一章時,這章的主架構就已經順便OK了。

我一直覺得其他知道妖師真正使命的種族,沒有把妖師好好保護起來實在是太不科學了(´-ω-`),明明是數量稀少卻又掌握世界命脈的種族欸,大家的反應都是殺殺殺也太沒前瞻性了吧。

看第二部就能知道,如果湖之鎮那天沒有漾漾在的話,死傷的情況會更恐怖吧!漾漾曾經覺得當年沒有妖師要出手制止陰影,如果其實是當代的妖師已經死到沒有能力者,跟本沒能制止陰影的話又是怎樣呢?這樣看起來就只是其他種族自作孽而已_(:3_Z)_

所以我默默的又陰謀論啦,歷代的妖師首領放棄掙扎被殺,除了想平復妖師的強大名聲之外,是不是還有一點點的報復心態呢?讓陰影自在的亂跑、反正妖師不受影響,這些加害者們也能嚐嚐自己愚蠢的苦果這樣,被屠殺的族人陰影總會幫他們殺回來的。

 

然後這篇就這樣長出來啦!這些魚唇的種族居然殺害萌萌的漾漾他們,沒關係、就讓整個世界為妖師殉葬吧( ゚∀゚)o彡゚在這個前提要下不BE真的超艱難的,不過我還是辦到了,詳細請等下一篇的1號HE路線!!

2號就是第1章提到的重生系列,重柳加油啊、你是可以改變未來的勇者!!


评论(12)
热度(12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