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世界終將為你們殉葬、05

05.


*1號HE路線,以《世界終將為你們殉葬》04章為分支點的平行世界結局,原篇結局詳細情報請參閱作者的話。

 

 

 

「好、卡──!」

 

隨著旁邊拿著大聲公的和服少女喊卡,四周殘破的森林、充滿焦痕的草地都回復了原樣,維持幻陣的術師們幾乎累癱的坐倒在地,身兼導演和編劇的扇董事,正愉快的檢視拍攝效果。

 

而剛剛「死去」的人被一個個搬回來,排排躺在地上平穩的呼吸著,依然是包緊緊的重柳們快速的在人海中移動,閃爍著銀光的手摸過所有人的腦袋。

 

「唔、頭好暈……」張開眼睛後褚冥漾有些不適的扶額,搖搖晃晃的坐起來,他慢慢理清腦袋裡混亂的記憶,想起剛剛那些都不是真實發生的事情,全部都是扇董事為了要拍一部「愛護妖師宣傳影片」所做的模擬情境。

 

他們妖師一族和扇董事有著協定,畢竟族中需要出鏡的能力者們全都不是演員,所以為了追求真實感,必須特地封印關於拍電影的記憶後,再全體投入虛擬幻境形成的情節中,拍出真實性超高的電影,沒有刻意做作、不停頓出戲、百分之百都是演員的真實反映。

 

據說是想提高妖師一族對外的良好形象,所以需要每個人本能反應出來、毫無虛假的親和表現,以及要對無殿表達妖師一族對這部影片的重視,所以才會選擇真人上陣而不是找專業演員。

 

當然為了妖師的人身安全,拍片之前他們的臉就已經全都易容過了,薄薄一層的透明薄膜蓋在臉上,就能輕易的將五官轉換成不同的模樣。他摸了摸臉撕下偽裝,由無殿提供的易容工具,簡直就像是武俠小說裡的人皮面具一樣驚人。

 

但褚冥漾回想剛剛那些黑暗劇情總覺得不太靠譜,這樣他這個妖師感覺挺像滅世魔王的啊,會不會他一出門就會被幹掉了,防止他詛咒世界之類的,這樣的電影全守世界播放真的沒問題嗎?

 

在心裡再三衡量過各種可能,褚冥漾決定在電影播出之後,他每天都要用傳送陣移動,順便拉上哈維恩一起,絕對、絕對不隨便落單,即使現在已經不那麼衰了,他還是怕老天心血來潮又給他新的考驗。

 

而這個明智的決定,讓他在未來躲過許多Atlantis學院中,由黑轉粉的妖師追求後援會騷擾,這又是需要暫表不提的後話。 

 

 

不過……褚冥漾摸摸自己的腦袋,默默的感嘆重柳族的洗腦功力似乎又更上一層樓了,從只能把記憶全部洗掉、到能夠單純洗掉情緒,剛剛那些被虐殺、被傷害的的畫面都還留在腦海裡,但是就像在看不相干的影像那樣,所有憎恨和絕望的情緒半點都沒有留下。

 

感覺重柳們該不會又拿同伴來煉蠱……啊不是、練習洗腦的技巧了吧,褚冥漾甩甩腦袋卻還是昏昏沉沉,他有點想再躺回草地上睡一覺,看頭痛會不會好一點,卻被一隻黑色的手扶住後背。

 

「大人,請您不要就這樣躺下,您最好先補充些精神體力,不然再醒來時頭會更痛。」剛剛還躺在旁邊的哈維恩也同樣一張臭臉,看起來也有點不適,但行動力高超的夜妖精卻已經爬起,在褚冥漾做腦內例行運動時,拿了一瓶加工成罐裝的精靈飲料又回來了。

 

看褚冥漾因為手腳發軟到無法接過飲料,而略顯苦惱的表情,哈維恩直接仰頭喝了一口後渡到對方嘴裡,「唔!」

 

驚訝的呼聲被掩埋在雙唇交接之中,但平時容易靦腆害羞的人,此時卻完全沒有拒絕對方的親近,反而主動的向哈維恩索求更多,兩人黑白分明的手緊緊交握著。

 

即使知道剛剛經歷的一切都是假的、是電影安排好的劇情需要,但光是觀看記憶裡殘留的部分,無法守護彼此、被迫因死亡而分離的情節,還是讓他們相當躁動不安,非得進一步確認彼此的存在才行。

 

帶著有些壓抑的表情,哈維恩在兩人的唇分開時輕聲低語,「大人、我會變得更強更強,強到無論什麼樣的來敵,都能為您完全擋下,請您給我祝福、說我絕對可以做到。」

 

露出一個了然的笑容,褚冥漾對哈維恩提出的要求算是意料之中,因為他也有同樣的心願。

 

褚冥漾舉起手扶住對方的側臉,將額頭抵上對方的額,近距離望著那雙黑眼、他認真的開口許下言靈,「『以妖師之名,我祝福沉默森林的哈維恩能夠達成所願、又不因力量而迷失本心,無論何時、何地、與何人為敵,都能擁有守護住珍貴事物的力量。』」

 

「『而我亦同樣如此,我會強大到足以在任何危險下,保護重要之人不受傷害,以褚冥漾之名發誓,這些是必定會實現之言。』」帶著無可比擬的默契相視而笑,主從倆旁若無人的宣誓、接吻,正等再一邊電影相關的場務人員,和被請來輔助的醫療班藍袍,沒有心理準備的就這樣被閃光彈直擊,單身的表示羨慕嫉妒恨,不是單身也默默覺得心有點累。

 

就這樣分食喝掉了大半罐精靈飲料,感覺略為恢復的褚冥漾動了動身體,確定已經沒問題之後,把剩下的精靈飲料塞到哈維恩手裡,看著人把剩下的飲料都喝完,他才左顧右盼的找起自家血親。 

 

然而還沒找到人之前,褚冥漾就先被不遠處、滿含著哭腔的怒喊嚇了一大跳,「白陵然、你這個大笨蛋──!!」

 

任由眼淚一顆顆從臉頰滑落的美麗精靈,和旁邊手足無措的妖師首領,頓時成為眾人所矚目的焦點,白陵然臉上充滿驚慌、難得笨拙的安慰著戀人,「辛西亞、別哭了,那些都是假的,我們是在拍電影而已。」

 

「就算是在拍電影,那也是把記憶都封起來的真實反映!你居然想要丟下我、還有我肚子裡的孩子,以為自我犧牲很帥嗎,我最討厭了!」拍掉白陵然想搭上她肩膀的手,辛西亞哽咽的哭泣著,不過溫柔的精靈連罵人都不擅長,能想到最過分的詞就只到笨蛋而已。

 

褚冥漾呆住了,正在朝這邊走過來的褚冥玥也愣了一下,這個消息裡悄悄蘊含了某個巨大的訊息,讓在場所有人都安靜了好幾秒,最先反應過來的、是兩個血緣最近的親人。

 

「『孩子──!!』」褚家兩姊弟驚呼了一聲,快速撲到了辛西亞身邊,把白陵然都給擠到了一旁,妖師首領原本在兩人心中的地位頓時一落千丈。

 

「妳剛剛居然還背著然亂跑,是不要身體了嗎!」褚冥玥難得溫柔又擔憂的對辛西亞說著,然而一轉頭就立刻換了張表情,兇狠的瞪向旁邊待命中、剛剛沒敢上前打斷夫妻吵架的藍袍,充滿女王魄力的大喊,「醫療班的還不快點過來檢查,沒看到這邊有孕婦嗎?!」

 

「椅子、桌子、坐墊……啊、哈維恩,精靈飲料拜託再幫我拿一瓶過來!」褚冥漾則是七手八腳的從包包裡掏東西,然後強硬的扶著辛西亞坐下,旁邊的夜妖精神出鬼沒的已經將飲料端上來了,裝承的容器還從普通罐裝換成了高級水晶杯,甚至插了一支玻璃吸管方便對方飲用。

 

被兩人迅捷猛烈的反應嚇到,握著手裡的杯子、眼角還帶著淚的辛西亞還沒反應過來,就已經被醫療班的人員詳細檢查了一翻,坐在椅子上愣愣的聽著藍袍宣布結果,「恭喜,是一個月又兩周的健康寶寶,精靈的身體素質很好,所以剛剛那樣跑來動去基本上沒有影響,家屬可以放心了。」

 

「太好了……」褚家兩姊弟同時舒了一口氣,然後炮火轉向了一旁正坐立不安,心虛看著這邊的白陵然,褚冥漾一臉不贊同的說,「然,你實在是太不應該了,居然想做個不負責任的爸爸嗎?在危險時第一反應居然是拋妻棄子,辛西亞太可憐了!看看我家的哈維恩,他可是陪我到最後一刻。」

 

毫不講理、也沒打算顧慮邏輯的正確與否,褚冥漾把炮口直接對向了他最親愛的表哥。

 

被褚冥漾抓住不放用碎碎唸洗腦,白陵然也曾經想過兩人知道這消息後會有的反應,但他萬萬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被宣佈。

 

他知道自家的兩個親人,一個是由於不會有自己的孩子,所以對族內同血脈的幼子特別疼愛;另外一名女性純粹是個性使然,喜歡乖巧又聽話的孩子,看到族內遠親可愛的小朋友都會忍不住逗兩下。

 

尤其是在妖師族內低落的出生率,辛西亞腹中的這個孩子,算是和他們關係最親近的下一代。

 

但沒想到這份護短執著有一天居然會延燒到他身上,白陵然有點欲哭無淚。

 

然而聽著自家表弟說的這些,他又怎麼不明白,兩個人一起支撐著活下去、說不定就能跑出森林中限制傳送術法的範圍,又或是得到來自外界的救援也未可知。但是他白陵然輸不起,唯有辛西亞這個人、他無論如何都輸不起,所以他才做出這種傷害對方的選擇。

 

因為只有活下去,才能繼續感受世界的美好,即使有悲傷、有煩惱,但時間會沖刷一切苦痛,留下最美好平靜的回憶。白陵然相信他愛著的精靈、終有一天會明白他的祝福,他現在的確是可以誠心認錯,但如果有下一次、絕對還是死不悔改。

 

所以平時嚴正果斷的妖師首領,還想做垂死掙扎稍微為自己辯駁一下,「那個、漾漾你聽我解釋,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考量……」

 

但眼角的餘光瞥過旁邊,卻驚悚的發現、褚冥玥已經準備好某樣東西在背後等他了。

 

「來、辛西亞,這個給妳。」身為辛西亞好閨密的褚家長姊,在褚冥漾正和白陵然討論人生時,指點旁邊的精靈三兩刀削出了一塊木板,上面的波浪紋還被特別弄成了尖銳的角度。

 

然後褚冥玥帶著有點故意的微笑,把手上的東西遞給辛西亞,美麗的女性精靈疑惑的接過這塊木板,「這叫作洗衣板,是我們原世界非常流行,丈夫做錯事情時常會用到的反省器具,跪在上面可以讓人深刻了解到自己的錯誤,然後下次絕不會犯。」

 

對於白陵然懇求的眼神視而不見,褚冥玥愉快的把人推下火坑然後拍拍屁股走人,只留下深黑長髮俐落輕甩的背影。

 

拿著自家好友贊助的洗衣板,辛西亞默默的擦乾眼淚、收起哀傷表情露出了燦爛的微笑,但背後隱隱散發出來的黑氣,讓褚冥漾倒吸了一口氣後,默默在心中替自家表哥點了根蠟。

 

白陵然臉色有些發青,但還是握住辛西亞主動向他伸出的手,那一臉壯烈的表情逗樂了辛西亞,但她可沒打算就這麼把人輕輕放過,「然,我想今晚我們可以好好的『談一談』?」

 

「全部都依妳,我沒有意見。」預料到自己膝蓋悲慘的命運,妖師首領在心中表示,他一點也不期待晚上的談話,但看在辛西亞總算是破涕為笑的份上,白陵然覺得他偶爾這麼痛一下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

 

 

 

 

看著褚冥玥瀟灑離去的背影,剛剛被要求幫忙削木頭的精靈,嘴角勾勒出一抹溫柔的微笑,旁邊他同屬螢之森的朋友眨眨眼,看著此刻略有交集的兩人,露出了誠心祝福的表情,「伊默亞,終於決定要去追求了嗎?你存有好感已經很久的那位女性。」

 

「是啊,剛剛的那些劇情就算不是真實,但也讓我明白生命中的無常總是來得太快,我不想直到最後一刻才悔恨,不曾向對方表明過心意、不曾理解會讓對方感到幸福的事、甚至是不曾為對方生命裡帶來半點美好燦爛。」被稱作是伊默亞的精靈將手放在胸口,就算感覺已經被徹底的洗過一遍,但他還是多少能回憶起剛剛在褚冥玥眼前逝去,那份滿滿都是遺憾、捨不得閉上眼的心情。

 

「但我聽說後天能力繼承者,對長壽種族永久不改的面容有些介意。」身為好友的精靈仔細思索過後,向對方分享了他無意間得到的情報,就算是精靈、也是要知己知彼,才能抓住最想要的,「即使對方很忠貞、矢志不渝也一樣。」

 

伊默亞先是有些訝異、然後笑了開來,自己喜歡的人常常維持著一副高傲表情,滿懷自信的模樣總是吸引不少人,但沒想到她卻懷有這麼特別的想法,實在是可愛得讓人覺得意外,「無妨,能改變自己外貌的術法有千百種,如果她很介意這點,我也並非是拘泥表面的人,能陪她一起慢慢變老,也是一種體驗人生的美好方式。」

 

點頭對他的朋友表示感謝,伊默亞笑著結束了對話,然後追隨著褚冥玥腳步而去,他用精靈特有的優雅聲音、呼喚那名美麗女性的姓名,在對方轉頭留步後充滿疑惑的眼裡,流淌著生機勃勃的燦亮光輝。

 

而這又是現在才正要開始譜寫、另一段屬於妖師與精靈的故事了。

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終於開啟1號HE路線了(*´ω`)人(´ω`*)看到大家都還活著,我一邊打一邊覺得欣慰不已。 

當然這篇也藏了一些自己喜歡的小細節鋪梗,除非有金錢作為代價,否則不輕易插手時間的無殿,究竟是為因何而動呢?

明明有醫療班來輔助,為什麼不是大家都熟悉的輔長或黑色仙人掌?

需要妖師一族親自上陣拍電影的理由,真的只是這些而已嗎? 

賭上爺爺的名譽(並不是),詳細就讓我們一起看下一篇的解謎吧~( ゚∀゚)o彡゚ 

然後原篇結局的部分,會接續到《世界終將為你們祝福》及《世界毀滅的那一日》兩篇,謝謝大家~!! 

不過然意外的作死說,如果他誠心悔過、寧死不改的想法被知道了,他大概就不是跪一個晚上的洗衣板了٩(。・ω・。)و

 


评论(4)
热度(13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