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重愛、番外01(重漾)

番外、當年的誤會01。

 

在各種驚險與驚嚇之下,褚冥漾一行人終於追上了任務隊伍,但終於有空好好敘舊時,式青目瞪口呆的盯著褚冥漾,他身為獨角獸的本能告訴他,才短短幾個月不見,原本未成年、現在當然也還是未成年的小朋友,居然已經有過初體驗了!!

 

『你居然已經體驗過了──!!嘖嘖現在的小朋友真是不容小覷,對方是怎樣的大美人啊?』然後式青被手上傳來的大力痛感嚇了一跳,對他充滿善意的調侃,褚冥漾眼底露出了很深的恐懼,可以感覺道細微顫抖正從交握的手上傳來。

 

褚冥漾幾乎是不動聲色的眼神飄移,確認沒有人注意到這邊之後,戴著面具般的笑容、牛頭不對馬嘴的說,「對啊,這一路發生了不少事呢。我還有學會很多不錯的符咒,式青大哥要不要幫我看看?」

 

式青聽出了他話裡有話的意思,只是滿腹疑惑的點頭應允,然後兩人回到據說保密性一流的房間裡,關上門的瞬間、隔音的結界環繞上他們。

 

褚冥漾在結界設立的同時放鬆下來,他瞬間有些腿軟的幾乎跪倒在地,只能緊緊抓著身邊人寬大的衣袖支撐,他的臉色因為緊張而有些發白,聲音微弱但又急迫的說出懇求,「拜託、式青大哥,幫我保密好嗎、求求你不要告訴任何人!」

 

如果因為式青的反常讓他露出破綻,被重柳發現他根本就記得之前的事,或許就又得失去所有記憶了,褚冥樣慌亂的只想著要怎麼遏止這種可能,沒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有多讓人誤會。

 

「等等,這是……」發生什麼事了?還一頭霧水的獨角獸瞬間一凜,對褚冥漾此刻反常的態度,他聯想到了某個糟糕、恐怖的可能,所以他只是溫和扶起坐倒的人,像個親切的鄰家大哥哥那樣說,「當然啊,我可不是會到處亂說話的那種人,剛剛只是我有點太驚訝了,窺探小朋友的隱私真是抱歉啊!」

 

雖然已經得到了對方口頭的承諾,但平時很好說話的褚冥漾,此時卻執著的不可思議,他伸出了手、讓力量感纏繞在其上,這是最高等的起誓方法,「那麼、不管是對任何人,式青大哥都絕不能告訴他們這件事。」

 

將手掌抵上褚冥漾的手,式青一改平常色瞇瞇的模樣,雖然臉上還是掛著微笑、但眼底充滿認真的說,「我發誓。」

 

 

在晚上分配房間時,式青用「偽裝就要好好做全套」的理由,賴死賴活的跟褚冥漾分到同一間,他刻意比褚冥漾更早就寢、然後裝出熟睡的樣子,甚至還胡亂的說了些夢話。

 

默默聽著少年的呼吸聲逐漸變得平穩規律,然後越來越小直到安靜無聲,詭譎的沉默突然蔓延開來,像是房間裡只剩他一頭獨角獸在呼吸,式青悄悄的躺在床上睜開一點眼縫,轉頭偷覷在他之後才躺上床的小朋友,對方一反常態用棉被把自己緊緊裹住,只留下口鼻露在外面,他的心又下沉了幾分。

 

從薄軟的棉被中滑出來,式青躡手躡腳的偷偷下床,蹲到床邊時不意外感受到結界的存在,隔絕觸碰的同時也阻斷了聲音,但他的目的也不是要突破結界。

 

將臉頰旁阻礙視線的長髮撩到耳後,他仔細的觀察褚冥漾的嘴型,辨認出對方此時不斷喃喃唸著的,果真是「不要、求求你住手、拜託出去」之類的夢囈,式青覺得他的推測恐怕是八九不離十了,他用力的揉亂自己的頭髮,頭一次對亂用鑑別他人是否純潔的能力,感到有點後悔。

 

畢竟是已經活過了不短的年歲,式青心中盤算著算什麼時、至少涉世未深的妖師還看不出端倪,他就這樣不動聲色了好幾天,如同先前約定的那般沒有洩漏半句,最後終於讓褚冥漾對他放下戒心,不再經常神經緊繃的待在他附近。

 

於是在某次目送妖師被夜妖精抓去補課,也得到哈維恩那不會讓人太早離開的暗示後,他用心靈傳訊約了大美人和病美人,希望兩人能跟他單獨談談。

 

他不想讓褚小朋友只能假裝一切如常、默默把傷害吞進肚子裡,然後在睡著時才不由自主的洩漏那份痛苦,不管是誰、敢對他們家的小朋友出手就得付出代價!

 

但只有他一個人難以揪出兇手到底是誰,式青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眼前的兩人都擁有明亮正直的眼神,在知道這個消息後,絕對不會以高高在上的姿態,做出傷害褚冥漾的惡事來。

 

在夏碎和冰炎的房間裡,看著每天都渴望能靠近的對象就在眼前,式青卻沒有半點像平常那樣發花癡的心情,他只是在房間裡焦急不安的踱步,苦思要怎麼繞過誓言的約束。

 

「你到底要說什麼?」冰炎對獨角獸難得沒有湊過來亂蹭、只是在原地磨磨蹭蹭的行為感到狐疑,但時間實在是耗太久了,最後他被對方轉得有點不耐煩的開口,卻只得到式青哀怨的一瞥,「可以的話我也很想用說的啊!但是我對褚小朋友立過最高級的誓言,一個字都不會洩漏了。」

 

「褚?他怎麼了嗎。」那雙紅眸疑惑的看向夏碎,只得到對方同樣疑惑的回應,「我也不清楚、除了他最近有點用功到嚇人之外,我沒發現有什麼不妥的地方。」

 

「那就是不妥的地方了!」式青幾乎要跳起來,所有的線索都指往相同的方向,他想說服自己褚冥漾一點事也沒有,跟本就完全不可能,他皺著臉用力抓了抓頭說,「沒錯,我現在只是要避免一些誤會而已,先說好、我完全不討厭褚。」

 

然後獨角獸倏地拍上了夏碎的肩膀,沒有厘頭卻滿臉認真的表示,「假設、假設而已,你現在是褚小朋友。」

 

然後式青維持了這個動作好一陣子,最後滿臉痛苦的退開,「我什麼都沒有『說』,你們能明白嗎?」

 

冰炎還在一頭霧水的狀態,反倒是夏碎先看懂了式青的弦外之音,式青說過他不討厭褚冥漾,但卻碰觸對方時卻會一臉難受,而獨角獸生理上無法接受的、就只有不純潔的人,他幾乎摔了手裡的杯子,「難道、你是說……!」

 

「就是那個難道。」式青躊躇了一下開口,今天之前他也是考慮了很多,但如果不讓美人們知情,等後來又有了個萬一、就沒辦法在關鍵時幫助褚冥漾了,「如果可以,拜託請你們不要跟他追問詳細過程,褚他最近每晚都在反覆做著惡夢,不停哀求某個人放開他,隔天起來之後我偷偷摸過枕頭、幾乎整個都是濕的……如果能夠騙得了自己的話,我也希望那只是口水而已。」

 

這麼明顯的暗示、連冰炎都聽懂他在說什麼了,他錯愕的睜大眼睛,「怎麼會!」

 

「……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。」放下手裡的杯子,夏碎扶著額頭嘆口氣,語氣帶著自責的說,「大概在半個月前,褚某天早上喉嚨非常沙啞,他說自己可能有點著涼,但是差不多半天就完全痊癒了。也是從那天開始他努力了起來……雖然褚有特別掩飾過,但感覺的到、他在掙脫各種壓制的部分上特別專注。」

 

「而、而且那天學長身上有某種花的味道,那種花長老有說過絕對不能亂碰,說是催情效果很強烈、中了就只能被吃掉,而且還是主動求對方把你吃掉,不過學長看起來手腳都在,好像沒有哪裡少掉什麼?」怯生生的聲音從桌子底下傳來,三人錯愕的看著人參精從土裡冒出來,不知道在那裏旁聽多久了。

 

冰炎嘖了一聲、直接把人從地板中拔出來,給了個「敢跑就試試看」的兇惡眼神,讓對方被嚇得只能在椅子裡瑟瑟發抖,連話都不敢說只能拼命點頭。

 

「這樣就全部情況就都對的上了……」冰炎疲憊的扶住額頭,銀白的頭髮散落滿身,「接下來的問題,就是要怎麼找到下手的那個混帳了。」

 

但從式青的話來推斷,他的學弟看起來似乎有了很深的陰影,甚至完全不想讓他們知道,冰炎也能理解自己學弟的顧慮,秘密一但說出口就不再是秘密,妖師的身份就已經讓他處境艱難,就算他如今是什麼也沒有做錯的被害者,但各種流言蜚語、惡意針對依舊足以壓死他幾百次。

 

所以冰炎也沒打算再揭一次褚冥漾的傷疤,現場的重勘可以請夏碎來,若是真找不到線索的話、得考慮讓雪野千冬歲也出手幫忙。

 

不過目前既然是每夜的惡夢,或許可以委託羽裡讓他從夢連結潛入,憑他的能力絕對能瞞過褚冥漾,冰炎深深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

「試試看吧。」

 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漾漾這令人誤會的小妖精,看看大家都很擔心你呢,簡直是可愛的好夥伴們(欸)不過當初在寫時II-3還沒出版,完全沒想到友情組居然全都追上來,BUG就只能讓他隨風而去了。

然後因為我一直都抓不住西瑞的感覺,所以阿雞在我家都沒有戲份,其實我還滿喜歡他的男子力的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但如風般飄丿的殺手就是難以駕馭啊!!

總之、磨磨蹭蹭的終於把番外最開頭釋出啦~每次看都會想再添點東西上去,不知不覺就拖到現在了,然後下篇就是上肉啦!讓我們弄哭那個褚漾漾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!!

原本猶豫著要整篇七千字修完一起放,但我真的非常想沒完沒了的修改各處細節,決定先放一篇作為警惕、這樣我就會焦急的想放完全部了~

最後,就讓我們在二次元腦洞各種強迫PLAY,三次元的肉還是要兩邊都有共識才好吃喔!!真正愛你的人會尊重你、為你克制,雖然我似乎很囉嗦、但還是要呼籲一下,請大家不要嫌棄我婆婆媽媽嚶嚶嚶(つд⊂)

评论
热度(17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