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關於休狄‧辛德森的血脈疑問。

*因為疑問而開的腦洞,求大家溫柔的對待、求不鞭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

*題外話有哈漾CP發言。

 

 

最近突然發現,休狄的人設圖裡、有個微妙的地方讓人非常在意,為了防止是我腦袋錯置記錯人物的樣子,我們先打開Google搜尋來回憶一下:特殊傳說-休狄。

 

好的、回憶完畢~就讓我們一起來討論裡面的某個小細節吧!

 

休狄他在小說裡的設定是奇歐妖精的王子,莉莉亞在第一部十七集第102頁是這麼說的:「我的母親是人族的愛那王之女,我的父親是奇歐妖精之王,我兄長的母親也是奇歐妖精。」

看到這裡突然發現有哪裡不對,以往我都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臉還有脾氣上,但看過那麼多的妖精後才驚覺,如果休狄的父母如果都是奇歐妖精,那為什麼休狄的耳朵是圓的?

為了怕自己弄錯什麼,我開始找原著中身為妖精的角色,把人設圖都翻了一下發現,只要是冠有妖精種族名的都是尖耳,最常出現的伊多三兄弟、蝶館的蝶妖精菲兒娜菈、夜妖精哈維恩、大地妖精裝扮的人參學地,幾乎沒有看見例外者。

也有想過是不是繪師在畫時不小心畫錯,但不管是舊版新版、他都是圓耳無誤。

所以這麼推測下來,假使莉莉亞是因為人類血脈而沒有一雙尖耳,那麼仔細想想、休狄他是否也並非完全純血的奇歐妖精?

若把這條假設當作真的、再回頭來看原著,那這麼一來他那彆扭成麻花捲的個性,或許能稍微有些解釋。

 

以下就是我的個人推論:

 

玫瑰倘若不叫玫瑰,依舊不損其芬芳的本質。

然而對休狄來說、他並不是那支本質芳香的玫瑰,他的血脈並不純正。

所以他喊其他人幾乎都是貶低的,一遍遍的強調王子的身份,連自稱都是「本王子」,緊緊抓住條條框框,試圖從外在打造出尊貴又高高在上的格調。

他不與所謂的下等人交往,唯二任可的是席雷家的兩兄弟,而這兩位狩人能在王宮為難時救下他,必定也是王室中承認的、能夠來往的貴賓。

他不做所謂下等人的工作,例如輪流煮飯;他不肯放下自尊、拉下面子道歉;他不願意敞開心房去了解其他人的想法。

或許這一切都該從「他不」改成「他不能」。

看著冰炎學長的例子就能知道,強到像鬼的黑袍足夠讓所有人敬佩,但即使是好戰、感情比較單純的獸王族,在燄之谷中依然有敵視他的武士,只因為他是「無法繼承純正王室血脈的異血子」。

那在本質自私自利、看起來更複雜的妖精中,休狄要面對的留言蜚語或許要更恐怖、也更傷人,偏偏他又是王族中第一順位的繼承人,不能逃、就只能迎面而上。

因此他不能踏錯任何一步,否則等著他的也許就是萬劫不復,或許休狄也曾經是個柔軟又可愛的孩子,如果真的是這種情況,光是想像就能猜到一些慣例劇情,關於他是怎麼被惡意刺傷、最後只敢豎起滿身尖刺對著他人,不管靠近他的是善意或心懷不軌。

休狄端起高傲作為刀劍警惕,然而只有被傷害過的人、才會隨時隨地都舉著武器準備反擊,這是種多難過、多痛的認知。

就連他最重視的戴洛和阿斯利安,休狄都在用最彆扭的方式在關心他們,連一點點的柔軟都沒有露出來,說不定成為黑袍也是想和他們多點交集,才加入公會中來接任務。

而休狄一直隱藏著實力,可能也是為了不被公會使喚、或是避免危及性命的任務?一直到封閉性很高的魔森林裡,他才拿出幻武,甚至還烤了麵包給漾漾。

這些自尊自傲到不近人情的背後,到底有沒有藏著惶惶不安的自卑?尤其看他對莉莉亞的嚴厲和鄙視,感覺有種必須這麼否定和他相似的妹妹,才能強調他是不同的意味在裡頭。

自從發現這個小問題,總覺得那巴掌,或許他就是想這麼對著自己揮的。

 

以上。

 

當然這些都只是推論,感覺原作可以分分鐘鐘把我的臉打腫,請大家隨意的看看就好~有任何問題都拜託大家溫柔的跟我討論,求不要戳碎我的小心靈。゚(゚´ω`゚)゚。如果有任何新靈感、我想到會再繼續補充~

 

題外話:

順便來說說為什麼會發現這個點,因為我會在腦內播放CP小劇場,前兩天是漾漾用手摩娑著哈維恩的耳朵,因為摸太久了還被問:「為什麼您要這麼執著我的耳朵?」,結果漾漾一臉認真又專注的回說,「你不懂,能摸到尖耳朵、這可是原世界人都夢寐以求的浪漫。」

然後突然想起我那篇卡啊卡的休漾,原本想看看他們適不適合這種PLAY,結果意外抓出這個點啦!!所以這就是摸耳朵引發的一場腦洞XD?


评论(16)
热度(14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