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、05(主重→漾,副哈漾)

05、

*從這篇到結局有許多部分待修文,寫的時候比較匆促,若有OOC求輕輕放過。(摀臉)


「見過首領大人、以及我未來所侍奉之主,我名為哈維恩,隸屬沉默森林一支的夜妖精。」對方恭敬的對我們彎腰施禮,跟剛剛對待重柳的態度完全不同,「我等冒昧前來,造成了諸多麻煩真的十分抱歉。」

似乎是我一直注視著他不放的眼神造成了困擾,名為哈維恩的夜妖精疑惑的轉向我。

照裡來說我應該要快點轉移視線,不能再一直這麼沒禮貌的看著人家,但是總覺得身體完全不受控制,一想到要移開視線就覺得難過極了,連心臟都因此發出悲傷的哭泣。

仔細的把我從頭觀察到腳,然後哈維恩嘴角勾起了愉快的微笑,恍然大悟的對我說,「沒事的,是我和您兩人與黑山君交換的陣法在起作用,為的就是在您生命結束重新轉生後,當我和您的靈魂再次相遇時,能第一眼就認出彼此的契約效果。」

哈維恩抬起右手,一條發光的絲線隱隱約約從空氣中浮現,從他的右小姆指連接到我左手的小指上,仔細看上面是由密密麻麻的陣法串連而成,微光就像會呼吸般規律的明滅閃爍,「當初您怕自己會因為忘了我而愛上他人,所以用了妖師之力稍微改良過,把我們兩人的愛戀也刻了一些進去,縱使身體沒有記憶、靈魂也會記得。因為您先前身上沒有陣法,所以契約感應到不對勁,開始針對靈魂做起了連接。」

「在我從空間通道回去之後,應該就會自動解除了。」

 

原來如此,是因為陣法的問題、這樣我就放心了……才怪啊啊啊啊!!!慢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我說!哈維恩剛剛說今天是他和『他所所侍奉之主』的婚禮,他剛剛喊我『未來所侍奉之主』,還有那個聽起來就很明顯給出答案的契約內容容容容!

「等等!我我我我我、我們是一對嗎、在未來?!」我覺得今天最突破我承受度的就是這個消息了!!未來的我除了被男人喜歡之外,還主動喜歡上男人了嗎?!

在今天之前,我的理想對象都是嬌小又可愛的女孩子啊!未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我說!!!

「是的!父親跟母親……在您的時間點上還是伯父還有伯母,也很支持我們的事,請您不用擔心!」對方驕傲的挺起胸膛,炫耀似的繼續驚人大爆料,「雖然首領大人、冥玥大人兩位對我的監守自盜不太滿意,但給予過考驗之後,也同樣替我們許下了祝福。」

沒想到居然連老爸老媽都接受了,老姊跟然也給我們祝福了呢,原來我們家這麼開放啊哈哈哈……

好想逃避現實。

如果現在地板上有洞,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埋進去!

「您不必勉強自己現在就接受這個未來。」看著我可以說是驚悚的反應,哈維恩無奈的笑著安慰我,語氣聽起來相當寵溺,「當初我們也是經歷了許多的風雨、共同面對了許多難題與阻礙,最終才走在一起的。」

而剛剛一直沉默著的重柳,突然抽出一把透明的長刀向哈維恩背後砍來,我還來不及喊出小心,夜妖精就俐落的翻了個身,踏著對方的刀背跳出好一段距離,「想偷襲嗎?我就知道你這個白色種族不安好心,以為這樣可以毀了大人親手為我做的結婚禮袍、中斷婚禮嗎?早點做夢去吧!」

「你居然連褚冥漾的轉世都預先契約了!明明就只是個刻意誘拐未成年的變態而已,褚冥漾到底是看上你哪一點?當初要不是你從中作梗,我才是離他最近的那一個!」重柳咬牙切齒的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,好幾把透明的短刀向著對方的臉丟去,大有把對方直接毀容的氣勢。

「大人今天就要跟我結婚了!明知事不可為、你什麼時候才要放棄?」就像是怕繼續亂動會把禮服弄皺、弄髒,哈維恩直接在原地動都沒動,對重柳翻了個白眼,直接架起結界擋下短刀的襲擊。

還打算繼續攻擊的重柳,被從地上竄起的黑色影子緊緊束縛住,他的行動遲緩了起來,就像是背負了千斤重的東西在身上那樣,而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很多細小的結晶,維持了哈維恩術法的運行。

 

「怎麼可能放棄、怎麼可能放棄啊?!」被擋下攻擊的重柳皺著眉毛,就算被束縛住了也掙扎的向前,臉色像是在忍受什麼似的有些猙獰,那種困獸般的模樣連我都想叫他別再掙扎了。

最後他終於承受不住、拄著刀撐住自己的重量,面色痛苦的對哈維恩大喊,「明明是黑色種族、卻心軟到讓人擔憂,明明是從黑暗裡誕生、靈魂卻比其他種族都要乾淨明亮,待在他身邊、就足以洗去所有對這糟糕世界的失望!你要我拿什麼放棄?!」

「不管我隱藏的多好、總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不對勁,痛苦時他的擔心是我最大的救贖。甚至為我難以癒合傷口的體質,他鑽研了無數的藥草知識,就怕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倒下,現在他調製的特效藥之珍貴,就連醫療班的人都要反過來向他討教!」

「如果無法給予我愛情的話,那為什麼又要對我釋出那麼多的溫柔?!」

在重柳大喊完之後,場面簡直是一片沉默。

雖然是跟我有關的事,但這種完全不知道劇情、就被直接跳到結局的修羅場狀態,跟本就是某種羞恥PLAY了,讓我好想現在就昏過去,聽著那些不屬於我的真情告白,我這個當事人真的超尷尬的。

而學長居然還一臉看好戲的樣子,甚至自動自發的續起了茶,跟本是把我的困擾拿來當作笑料配了吧!

聽著我的抱怨,學長施捨似的丟了一個『你明白就好』的眼神過來,我敢肯定學長的天地良心都被啃光光了,這麼看學弟的笑話還有天理嗎!

而旁邊的然依舊一直維持著微笑的表情,不過散發出來的黑色氣息越來越重,總覺得前面那兩個互吵得很歡樂的兩位,等等可能會受到某些不幸的攻擊,果然還是自家人比較好,然果然是最疼我的嗚嗚。

 

「聽說喝了酒的人智商會下降,果然不是傳聞而已,看你喝的瓶數明明不多、怎麼犯起蠢來照樣驚人?」哈維恩嘆了一口氣,打破了沉默的氣氛,看著重柳的眼神裡滿滿都是鄙視。

「大人他本來是要自己過來一趟的。」

重柳似乎被這消息驚嚇到了,神情緊張想找出什麼似的左顧右盼,我也跟著悄悄探頭,如果未來的我有來,我還真想看看他長成了什麼樣子,弄出了這麼多讓人黑線的事情,「幸好其他的重柳族人鑑定之後,確認這邊有相同的靈魂在通道附近,為了避免意外產生所以沒有讓他過來。」

對這個答案,重柳明顯的鬆了一口氣,我則是有點小失望,人總是會好奇自己未來是什麼樣子的。

「如果大人他親自來聽到了你說的這些,肯定會很自責,然後想出各種辦法來把你推得遠遠的,你確定這樣也無所謂?畢竟大人一直以來最討厭的、就是身邊珍惜的人因為他而受傷了。當然依我個人意見、是相當歡迎你這麼做,我所侍奉之主注視的有我一個就夠了,你這個死電燈泡!」哈維恩充滿惡意的嘲諷著,可以看得出他真的很想這麼幹,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「即使大人從來沒有發現過你的心意,但他從很久以前、就一直將你放在心中無可取代的位置上,即使只是限定朋友的範圍,那也是珍貴得無以復加的摯友。」

重柳沉默的不發一語,臉色逐漸回歸平靜無痕的模樣,好半晌才重新開口,「我想知道我輸在哪裡。」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監守自盜的哈維恩~讓我們為他點一百個讚~!!

說實在這樣到底有沒有虐到重柳啊_(:3_Z)_我為了修文自撸了太多遍,有點疲乏了嚶QAQ

不夠虐的話拜託跟我反應,我再想想該怎麼讓他哭哭唷OWO

下一章哈漾全面上線,副哈漾的副跟本可以拿掉啦!!不愧是我的新歡CP,不知不覺甜頭就全部都給他們了耶嘿~


评论
热度(10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