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、06(主重→漾,副哈漾)

06、


「你看著那邊的冰炎殿下居然還不能明白嗎?」哈維恩挑起一邊的眉毛,充滿嘲諷的開口,話裡直指在一旁看熱鬧的學長。

看著一臉『關我屁事』的學長躺槍,我忍不住在心裡哼哼的笑,現在要換你被爆料了,終於被現世報了吧!

「靠!」對我的幸災樂禍,學長直接回了一個杯子給我的腦袋,但這次還沒感受到痛楚襲來,旁邊的然就已經先接住了那個凶器微笑著開口:「在我面前對我的族人、我的弟弟動手,冰炎殿下當我是空氣嗎?」

對著然黑氣四溢的威脅,學長難得沒有多作反駁,只是哼了一聲又把頭扭回去,怒瞪著哈維恩說:「現在又關我什麼事了,難道你要說未來的我也喜歡上這個白癡了嗎?」

「……的確是這樣沒錯。因為您與我家大人間有光影村的竊聽術法,所以當時我們所有人之中、最接近我所侍奉之主的,冰炎殿下如果稱居第二,那沒有人敢自稱第一。」哈維恩皺起了雙眉,似乎是對學長稱呼我的方式十分不滿,手在腰間虛握了一下,摸空之後有些悻悻然的放下。

不過哈維恩居然還給出了肯定的答案!!天啊明年的今天會不會就是我的忌日?

我努力把身體縮到然的後面,擋住學長的目光,雖然現在還有然幫我擋著,但是我總是要回學校上課的,然也不可能整天跟在我身邊,我會不會被事後報復啊,又有點想哭了嗚嗚嗚……

「冰炎殿下甚至還曾經死了一次,是為了從鬼族手中救大人離開時發生的憾事。因此在時間交際之處進行復活儀式時,大人曾經決定要要接替您的沉睡,讓冰炎殿下的時間得以繼續。雖然最後因為一些原因沒有收取這種代價,但兩位之間的羈絆也因此難以理清。」

「我為褚死了嗎!」學長訝異的睜大眼睛,小聲的自言自語,但還是被我聽見了,「這倒也不是不可能……」

聽到這句話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,我居然吼了學長,「什麼叫不是不可能啊!學長絕對、絕對不該為了我這種人去死!」

像我這種衰人死了就死了,學長這樣強悍厲害的人,怎麼看都對這個世界更有價值吧!用他的命換我這種人,實在是、實在是……別開這種玩笑了,未來的我怎麼不死得快一點,居然還要學長來救!

聽到了我的心聲,學長頓了一下、面無表情的看向我,離開座椅大步的踏到我面前。我被學長強大的壓力逼迫起身後退,然雖然有點莫名其妙,但還是警戒的護在我身前,「冰炎殿下,我想我們似乎沒有哪裡惹到你了?」

學長紅色的眼睛裡沒有任何情感,他望了然一眼然後迅速的抓住人往旁邊丟開,淬不及防之下然踉蹌了好幾步、幾乎摔倒在地。趁著這個空擋,學長欺到了我的身前,全身明顯的散發出高漲冰冷的怒意,然後高高舉起右手。

 

「啪!」

在學長把手舉起來的時候,我就已經先閉上眼睛,但預料中的劇痛卻沒有落在我的臉上,那個幾乎毫無保留的耳光,落在不知何時擋到我前面的哈維恩臉上。

我跟學長都錯愕不已的看向他,對我們的視線毫不在意,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夜妖精亮起治癒術法,敷上了腫起來的側臉,自顧自的治好自己然後轉而面向我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,畢竟第一次有人這樣為我擋下攻擊,本來該承受這些的應該是我才對,不敢、也不想面對他責備的眼光,我忍不住低頭逃避對方的視線。

「這不是您的錯。」充滿安撫意味的聲音響起,低沉如大提琴般好聽,一點一滴撫平我畏懼不安的心情。

「請您不要妄自菲薄、不要像剛剛那樣貶低自己。不管您覺得自己多不值得、不管您有什麼樣的缺點,對我來說都是這個世界上最無可取代的珍寶,我愛您。」轉過來的哈維恩已經把臉治療完畢,剩下嘴角的一絲黑血可以看出他曾經受過傷,他伸出手來扶住我的後頸,讓額頭與我相抵。

「我感謝世界上所有的神,謝謝祂們讓您誕生在這個世界上,不用特別做些什麼,您光是存在就是我的奇蹟。而且因為您、我甚至得到了從未想像過的幸福與滿足,您已經……可以選擇原諒自己了。」

哈維恩的話讓我驚訝得瞪大眼睛,對於這個人要我原諒自己的要求,我的身體有些無可遏止的微微的發抖,連聲音都受到影響的微顫。

 

「為什麼…你會知道……?」

明明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的、但他為什麼會知道?

 

──知道我究竟有多憎恨著自己的出生,懷疑自己為什麼沒有在被生下來那天就乾脆死去。

 

每次被衰進醫院、每次受傷流血,看著老爸老媽擔心的眼淚、咬牙為我支付昂貴的醫藥費,卻半個字都沒有怪過我;那些無辜被我波及到的路人,還有起鬨者事不關己的惡意嘲弄,這些我過去人生不斷重複的事情,每一次都讓我更深刻的明白……

我的存在是錯誤的。

 

即使進了學校之後,學長他們也常常對我說要肯定自己,但我從來就不知道,我該拿什麼、又有什麼資格來這麼認為,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衰人而已。

我是真的不懂。

所有負面的想法被我一點一點的累積起來,然後緊緊鎖在心底最深的地方,我一直都在等待哪一天那道堤防會被壓垮,然後我就能永遠的放棄讓自己幸福的可能性,結束這一切、選擇讓世界更美好。

眼前這個人卻看穿了我的全部黑暗,儘管如此、他卻還是握住了我的手、說我是個值得的人,把渾身泥濘骯髒的我擁進懷裡、要我也珍惜自己。

沒有優點也沒關係、不夠強悍也沒關係,只要存在、只要活著就好了,從來沒有人這麼對我這麼說過。

看著眼前的夜妖精,我的眼眶有點微濕。所以我也可以稍為這麼認為了嗎?對於我是『值得被愛、值得活著』的這件事。

「是的,您非常值得被珍惜、被深愛、您就是我的全世界,要我再重複多少次都可以,我愛著您。」

「如果能再早點遇上您就好了。」哈維恩輕輕嘆息,黑色指尖依戀不捨的摩娑著我的雙頰,「這是我此生唯一遺憾的事,我想守護您的安危,不論是身體或是心靈、希望都能為您剔除所有外界的惡意跟傷害。」

看著這雙直率剔透的黑眼,我開始有點明白未來的我在想什麼,為什麼會選擇愛上這個夜妖精了。

不過……我微微瞇起眼觀察他,這個人難道也有讀心術嗎、為什麼我在想的內容他好像都知道?然後頭頂得到了溫柔的拍撫,哈維恩在我面前微微挺胸,刻意表現得有些自傲的說,「因為我一直、一直都在注視著您,所以關於您的事我都知道。」

他甚至還把頭湊到我面前來,一副『求拍拍、求稱讚』的大型犬模樣,看他黑暗帥氣的形像有些崩壞,讓我不禁噗的一聲噴笑出來,真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頭,剛剛難過的感覺好像也都不太重要了。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這回略微有點沉重,不過這一章想表達的是我最近的體悟_(:3_Z)_

人生而在世,總是會遇到很多很多的痛苦,有不能原諒的人、不能原諒的事;被世界的潛規則壓迫、沒有辦法成為所謂『大眾主流』的其中之一。

逐漸每天長大、隨著日子過去,會發現最痛苦的是,自己已經沒有辦法選擇「愛自己」了。

悔恨、苦痛、自責,傷害了某些人、也被他人傷害,我們終究成為了坑坑疤疤的自己,完全不是過去自己所期待的模樣。

但即使是如此、還是希望大家都能試著原諒自己,明白即使是這樣那樣的缺點,都是造成獨一無二「自己」的成分之一。

要對自己再好一點,覺得自己是值得被愛的,沒有辦法為他人所愛,那就試著多愛自己一點;然後也不要忘記對那些,同樣無法珍惜自己的人說一句「你值得。」

吃自己喜歡的東西、和有同樣興趣的人交流,然後每天再艱難再絕望,也請都稱讚自己一句我好棒;我認識的人曾經說過:「忍住眼淚就跟憋尿一樣,一直忍著就會出現問題了。」

所以該哭的時候就要好好的哭出來,不好意思被看到的話建議可以邊洗澡邊哭。

祈禱大家心裡都能長存陽光,無論是怎樣的黑暗,都能凝聚起穿透它的力量。


评论(2)
热度(10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