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、07(主重→漾,副哈漾)

07、


一直在旁邊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學長,突然走到我面前再次把手抬高,我反射性的閉上眼,卻只是感覺到另一隻手放到我的頭上摸了摸,「褚,對不起。」

張開眼睛看到學長難得歉意萬分的表情,亮紅色的眼睛看起來比平常都溫柔,「我只是氣你不夠愛惜自己的性命,但這樣子對你動手是我的錯,你一直都比你自己認為的要更有價值。我們總是等著你自己發現這件事、然後肯定自己,沒有注意到你已經太久沒有被人重視過,沒能理解你至今仍然徬徨不安的理由,這些都是我們的錯、真的很對不起。」

「沒、沒關係啦…!」頭一次被學長這麼鄭重的道歉,我嚇到都快跳起來了,不過我也終於明白學長生氣的原因,總覺得有點彆扭,這麼多年的習慣要一朝改過感覺不太容易。

但學長其實也沒什麼資格說我的,每次都看他把自己弄得一身是傷,卻都沒有好好治療,「那學長、你也要跟我約定,會好好珍惜自己,絕對絕對不要輕易的死去。」

尤其是為了我而死,我對學長伸出了小指,緊緊盯著學長不放,學長嘆了一口氣然後勾上了我的小指,紅色的線條爬上我們的小指,「我答應你。」

然後放開我小指的瞬間,學長被然用力的往腹部痛揍一拳,頭一次看到學長痛到皺眉,但他卻率先向然道了歉,然後只得到一聲怒哼作為回應,「真的相當抱歉。」

 

「……該回正題了,你剛剛話還沒說完。」重柳一臉冰冷的對哈維恩開口,語氣相當直接,像是對我們幾個忽略他自顧自的互動相當不滿,但其實剛剛張開眼睛時,我有看到他也有為我擋巴掌的動作,只是哈維恩要更快一點而已,這算是……鬧彆扭了?

顯然也發現這件事的哈維恩只是低哼了一聲,便繼續剛剛的話題,「原本照理來說,冰炎殿下與大人的感情算是漸入佳境,如同延續千年前未能完成的遺憾。但是後來冰炎殿下背後的血脈種族從中作梗,為我和大人之間製造了不少機會,我們倆的感情進展能這麼快,大約還要感謝燄之谷。」

「如果不是當年在復活法陣裡被燄之谷的狼族殺到怕了,大人也不會選擇從冰炎殿下身邊逃開;要知道他身後還有一個冰牙族等著報復妖師。」

對著提出疑問的重柳,哈維恩幾乎算是毫無保留的回答,「所以你明白了嗎?你為我所侍奉之主的付出確實很多,若是大人當下就知道你為他做了多少,最後他會選擇誰恐怕還難以預料。但你的態度是一個大問題,大人一直以來都很擅長自我懷疑。因為經常被你用冰冷、甚至是故意帶點暴力的舉動對待,大人他大概是認為你之所以幫助他的理由,是因為他們一族有拯救世界免於傾覆的能力,與他這個人的靈魂與人格無關。」

重柳驚訝的瞪大了眼睛,「我從未如此想過!」

「你沒說大人怎麼會知道?我當初也是用了不少力氣,才讓大人接受我侍奉他是理所當然的現實,其他任何『如果他不是妖師』、『如果我不是夜妖精』之類的假設,都是不具意義的空想,現實就是現實、無人可以扭轉。」

「既然你這麼說,那他轉世後的承諾你是怎麼拐到的?人類靈魂一旦重新輪迴,種族可不一定會再是妖師了。」重柳皺起雙眉,好看的唇緊抿起來,對哈維恩剛剛給出的答案不太滿意,我也有點緊張的豎起耳朵等待答案。

「愛這種感情是能每天一點一滴逐漸加深的,就算一開始動機只是如此,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讓我和大人契合漸深,我愛我家大人的感情超越種族、身份、性別,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了吧?」

「只要靈魂、內在還是他,外在的一切怎樣都無所謂,『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將我們分開』,我就是用這句話來回應大人對我的求婚之詞,不管轉生幾次、無論種族性別,我都會再次找到大人,然後對他許下誓言。」

原來未來是我先求婚的嗎?聽起來還滿帥氣的,不知道有沒有準備鮮花跟戒指、然後單膝下跪。

 

聽著哈維恩的告白,我突然有點羨慕起未來的我了,能跟這麼好、包容我所有優缺點的人在一起,是我現在難以想像的事。畢竟會發生什麼變數誰也不知道,一想到我在未來如果沒有辦法跟哈維恩相遇,就讓人無法不去恐懼。

重柳深吸了好幾口氣、然後將刀挽出了一個刀花回鞘,狠狠的盯著哈維恩,「如果你之後對他有半點不妥,不管付出什麼代價、我都絕對會從你那裡把他搶過來。」

「哼!你就在夢裡想想吧,我死都不會給你機會的。」

不屑的瞪了他一眼,哈維恩掏出了三塊深藍的鱗片分給我、學長跟然,「時間恐怕差不多要到了,鱗片裡面是力量的凝聚,原本作為擾亂時空的代價,三位與我們的記憶、還有這段時間用過的術法,都會作為平衡時間的代價被取走。」

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所以說我剛剛經歷的那些傷心快樂、知曉的那些重要事情,全部都沒辦法記得嗎?難道我們今天所經歷的不過都只是徒勞而已?

看到我露出相當沮喪的表情,哈維恩有點慌了手腳,忙亂地解釋著,「這塊鱗片的目的就是能作為代價,讓三位今日得到的情報得以留存部分,因為時間匆促、因此準備的代價不足以完整的保留記憶,因此幾位對我和重柳的存在恐怕不會留下太多,主要是那些關於妖師方面的相關情報會留存下來,以及希望未來冰與炎殿下的那件憾事不會再次發生。」

雖然對方努力的想安慰我,但我卻更加難過了,這麼讓我覺得溫暖的人,我卻只能保存一點點的印象,要是未來我們錯過了怎麼辦……

哈維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最後輕輕在我額頭上留下了一個吻,「您可以用妖師之力為您自身祈禱,祝福我們在未來必定會相遇。」

「我、我還不會用所謂的妖師之力……」我困窘的低下頭,頭一次為自己如此學藝不精而想要撞牆。

「妖師之力只要心想、就能事成,不用考慮得太複雜,您可以的。」哈維恩安慰我,我按照他的話在心中用力的祈禱,然後掏出隨身的紙筆把這件事簡明概要的記下來。

我怕只想今天這一次還不太給力,覺得還是每天都重複祈禱會比較放心,但那的所謂的代價支付之後,大概就不會記得這些了,手寫記起來是最安全的方法。

 

拜託、不論是哪個神都好,請保佑我跟這個人一定要在未來再次相遇,然後一起獲得幸福。

 

 

TBC.

 

作者的話:

謝謝大家!我愛你們ヾ(*´∀`*)ノ!! 


评论
热度(9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