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輝之下。

【特傳】當過去遇上未來、08(完)(主重→漾,微哈漾)

08、(完)


 

「最後這裡有個重要情報必須傳達給冰炎殿下。」哈維恩深出手指抵在學長的那塊鱗片上,散發微光的咒法開始纏繞在上面,印出淺亮的美麗花紋,「您身上的詛咒在時間的交際之處能夠完全解除,請您在明年年初與大人參與輪船旅遊之後,再偕同光神的貓眼前往交涉。那時能得到白川主欠下的人情,交換代價時會相對比較容易。」

觀察著手上被加工過的鱗片,學長和然都露出了瞭然的表情,似乎只有我在狀況外。學長什麼時候中了詛咒,我怎麼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來?!而且居然能夠詛咒到學長,該不會是火星中的火星人之王吧!

「不愧是從未來回來的情報,真的非常有價值,萬分感謝你的協助。」學長鄭重的向哈維恩彎腰道了謝,對方卻搖搖頭退開,「此事並非我的功勞,要感謝的只有妖師一族千年不變的堅持。而您的安好亦是我所侍奉之主最深的祈願,在黑色夜空的眷顧之下,希望您與他的未來都能平穩、安順、再無煩憂。」

「原來如此……依舊多謝你的祝福,在精靈主神的看顧之下,祈祝你與所侍奉之主亦能安逸、無憂、長伴彼此左右再無紛擾。」學長有些複雜的露出微笑,用一串落落長的祝福回給對方,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會講類似的祝詞,只會乾巴巴的幾句祝福你一切順利之類的。

 

然後一串細小的鈴聲響起,就像有人配著一串鈴鐺走路,聲響由遠到近逐漸靠向我們,哈維恩跟重柳臉色大變的衝到空間通道前。

然後一隻白皙的手從裡面探了出來,很明顯跟哈維恩身上的禮服是同款,深黑色的衣服上繡滿了墨綠色的藤蔓圖樣,茶綠水晶刻成的葉片栩栩如生,隨著手部的動作叮噹輕響。

「大人,您太亂來了!萬一引起靈魂的碰撞、遭到時間的抹殺就糟糕了。」哈維恩小心翼翼的握住那隻手,將之推回通道裡面,轉頭對我們充滿歉意的說道:「看來對面能維持的時間已經到達極限,真的十分抱歉,我們必須離開此處了。」

「無妨,能夠在今天與兩位相遇,並且得到如此多的情報,實在是我們的幸運。」然帶著微笑與兩位躬身告別,學長和我也同樣微微彎腰。

哈維恩跟重柳兩個也鄭重的向我們回禮,然後在哈維恩踏入空間通道後的那一瞬間,我看到一隻雪白的鳥從重柳的斗篷下飛走。

發現我注意到他的小動作,重柳將食指豎在唇前、比出了一個『噓』的動作,彎起了一個勢在必得的笑容。

重柳無聲的對我開口,憑嘴型很明顯得可以看出他想說的話,然後他也跟著跳入了空間通道之中。

 

『這一次、我絕不讓給他。』

 

「咦?!」還來不及做出反應,我就先感到一陣茫然,腦袋裡好像有什麼在不斷粉碎,就像我手中不斷化為細末的深藍鱗片。

重柳跟哈維恩原本還很清晰的形象,就像滴到墨水般緩緩暈開,連對話都稍微有些模糊了起來。

 

剛剛這裡、好像有誰在?

好像是相當重要的人,但卻完全記不起來了,只剩兩個淡淡的黑影。

然後我一轉頭就對上同樣扶著頭的學長跟然,在腦袋轉過來之前,我就已經先抓住了然的手。

雖然記憶已經有點模糊了,但最重要的幾項我都還是記得的!

緊緊的握住總覺得還是不夠,好像然會趁我不注意時又偷偷跑掉那樣,我手指換了個位置用力十指交扣,然試著動了動手腕、有些無奈的開口,「漾漾,我不會跑掉的,你真的可以不用抓得這麼…呃、緊?」

「不要!」我幾乎是賴在然的身上,用過去習慣的姿勢仰頭望著然,「你居然把我的記憶洗掉十幾年,自己跟姊姊兩個人辛苦了那麼久,錯過的相處時間我現在就要開始補回來!」

「還有學長、謝謝你為我做了那麼多,我會努力的。」努力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,好到足以讓你驕傲的說『不愧是我的直屬學弟』。

我忍不住對學長露出了微笑,學長也難得沒有打擊我,只是伸手平舉在我眼前握拳,我也伸出空著的那隻手,和學長拳對拳的碰了一下,他難得的鼓勵笑容在我面前展現,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」

我嘿嘿的傻笑起來,期間當然還是緊抱著然的手臂,對於我纏人的行徑沒轍,然好氣又好笑的搓亂我的頭髮,然後真的任由我癱在他肩膀上,努力的慢慢往回挪動。

 

回到大家烤肉的地方時,還遇到正準備來找人的夏碎學長,他對我像沒骨頭一樣、整個賴在然身上的行為似乎有點訝異,「褚這是……怎麼了?腳受傷嗎?」

旁邊一直在關注夏碎學長的千冬歲,看到我的樣子不太對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也有點擔心的湊過來,「漾漾,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我看了看千冬歲,然後又看了看夏碎學長,忍不住招了招手示意千冬歲靠過來一點,然後我把手拍在千冬歲肩膀上,語重心長的小聲耳語,「千冬歲,你以後如果看到夏碎學長和然走在一起,絕對、絕對要去調查他們之間討論了什麼,不然肯定會遺憾終身。」

千冬歲對我說的話一臉疑惑,我也能理解我剛剛的話有多沒頭沒腦,然一臉好笑的看著我、然後在我們周身佈下了隔音的陣法,我嘆了一口氣恢復了普通音量,「我剛剛才知道,然是我哥哥,而且是有血緣關係的那種,他把我關於他的記憶通通洗光光了,就為了能更好的保護我,然後自己擋下所有的危險。不覺得聽起來跟夏碎學長的行徑有點像嗎?這樣他疏遠你又照顧你的事,大概就說得通了,他恐怕也做好了為你犧牲的某種覺悟,然後怕你會傷心才對你不太親近。」

「所以我簡直不敢想像,如果然和夏碎學長站在同一陣線,又會想出多少驚人的方法就為了保護我們。」

難得看到完全震驚到失語的千冬歲,好半晌他才擠出了一點聲音,「難道是、替身嗎?!」

「這倒是相當有可能,畢竟你們身上有著某種術法的連繫,若不是因為我個人也是個術師,大約也感覺不到這術法的運作。」一旁的然微笑著幫腔,絲毫不在意他坑了夏碎學長一把。

千冬歲沉默了好半晌,可以看出他非常的糾結與掙扎,然後他最後呼出了一口氣,「謝謝你們,我會好好的去查查這件事的,如果屬實的話我也好早點做準備。」

「加油!」我真心誠意的祝福千冬歲能和夏碎學長解開心結,不要再有互相錯過的遺憾。

此時喵喵快樂的跳過來,然也順勢撤銷了結界,「你們在這邊說什麼悄悄話嗎?要交換禮物囉!」

「走吧。」微笑的和然互看,我鬆了壓在然身上的重量,只剩兩隻手還互相牽著,喵喵看到後有點疑惑,但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說:「你們的感情變得好好喔,難道是烤肉大會的功勞嗎?」

我想了想,這一切似乎轉變都是因為吃太多烤肉,讓我到森林裡散步而引起的,我打從心底感謝那兩個已經剩下模糊印象的人,於是我也笑著回應喵喵。

「沒錯喔,都是烤肉大會的功勞,我們明年再一起來烤肉吧!」

 

明年的我、肯定能成為更好的自己,希望到時候還能像這樣,跟大家聚在一起歡笑、分享活著才能體會的幸福跟喜悅。

 

 

 

END.

作者的話:

完結了~突然覺得好寂寞唷QWQ!漾漾在結局也終於稍為擺脫過往的桎梏,變得開朗起來了(拭淚)

這個世界的漾漾應該會逐漸走上不一樣的道路吧,終於不用再背負學長的性命來肯定自己,感覺心理層面上就比較健康。

然後重柳放出去的那隻白鳥,大家可以自由心證裡面放了什麼情報,比如說《攻略褚漾漾的一百零一種方法》之類的,總之重柳應該把他前面問出來的失敗點都放進去啦,嘖嘖嘖他也變心機了呢。

然後番外設定還在處理中,暫時應該是不會釋出,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,如果這篇文有帶給大家一些愉快與萌、眼淚與歡笑,那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了,感謝在此和你們相遇、讓我們下一篇文再見OWO/


评论(10)
热度(12)

大家好,這邊是待夕靄,灣家人。
新手上路,萌的範圍很廣很深。

目前主愛特傳All→漾,主要為冰樣舊愛,跟哈漾新歡、亞凡亞,以及全職傘修為前提的All→葉。

定期活動地點: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loudintwilight

螞蟻:
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2049

© 夕輝之下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